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商用车 >

重卡司机:货运运费能否回归合理?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01日 12:47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商用汽车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公路安全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实施已将近两个月,从上述几篇文章来看,条例实施对改变超载超限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对改变货运市场存在的顽症作用有限。本篇将从四位货车司机的故事来进一步了解:为何用户不得不超载超限?目前阻碍公路货运市场发展的难题有哪些?

       “什么时候运费能涨上去”

       有着16年驾龄的司机张增燕来自山东,开的是一辆310马力的东风天龙,常年跑青岛—焦作的货运班线。当记者提及《条例》时,张增燕表示知道这个政策,也知道7月开始实施,但没有太多关注,主要是因为“动静不是很大,对当地货运市场的影响也不大”。

       张师傅是替别人开车的,拉的是进出口货物,从青岛港拉进口货物到河南焦作,然后从焦作拉出口货物到青岛。他告诉记者,现在主要问题是运价太低。以他跑的这条线为例,吨公里的运价仅为2毛钱,低的时候甚至能到一毛七八,跑一趟才2000元,刨除各种费用支出,基本挣不到钱。

       张师傅说,他现在最大的心愿是运价涨上去,油能便宜点。“现在的运价跟几年前差不多,甚至更低,但油料、过桥过路费、人工等成本都涨了。这么低的运价,依然有许多车抢着干,你说我们能不拉吗?”张师傅说。而且货主跟司机结款时也会压价,比如说好160元一吨的货,结算时却按照100元一吨来结算。面对这样的情况,司机也没办法,收入进一步受到影响。

       正因为如此,以前车辆都超载,但一般会控制在30%以内,这样即使被抓到,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也就罚200元。相对于多挣到的钱,用户仍倾向于超载。《条例》实施后,相比以前,超载查得更严了,检查力度也大,但至于《条例》提到的“根据非法从事超限运输的数量、频率规定了吊销资质证、责令停业整顿”,张师傅表示还没有看到这一规定执行的例子,因此影响有限。“在我看来,超载很难杜绝,青岛货车太多了,你不拉,马上就有别人干,运价又这么低,不多拉怎么挣钱?”张师傅说。

       “再干一两年就不想干了”

       付国锋是吉林人,有着典型东北人的脾气:直爽、实在,他对自己的评价也是务实、实在。他开的是解放悍威,是一辆轿运车,服务于一汽-大众。付师傅平时就喜欢车,干这一行后更是爱上了开车。但是他却说,再干一两年就不想干了,现在跑一趟活的钱都不够雇司机的。“运价一分不涨,油价却飕飕地猛涨,过桥过路费用也涨了,感觉压力特别大。”付师傅说。

       运价低,活还不好找。付师傅常跑四川和福建,他先从长春把车运到四川,再从四川运到福建,然后再配货回去。为了等到合适的配货,付师傅曾在福州呆了一个月,这期间的支出就花了上千元。付师傅告诉记者,不算雇佣司机的开支,一个月也就挣几千元;如果算上司机的费用,基本上就所剩无几了。

       “我听说过《条例》,7月1日开始实施后,也没什么影响,无论四川还是福建,对超载超限治理都不是很严,给交警、路政塞点钱就能放行。而且,现在轿运车竞争很激烈,路上有很多轿运车都是不符合国家标准规定的。”对此,付师傅一肚子怨言。

       根据《条例》规定,在公路上行驶的车辆,车货总体的外廓尺寸、轴荷或者总质量超过公路、公路桥梁、公路隧道、汽车渡船限定标准,由公路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可以处3万元以下罚款。所以此前有媒体报道,7月1日将是轿运车的大限。

       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我的车能装12辆轿车,上下两层各6辆,这还是少的了,有些车能装十几辆,甚至20辆,都是双排车。根据规定,这样的车根本不允许上路。可是天天在马路上都能看到双排车,根本不受政策影响。这样一来,我们怎么竞争得过人家。”付师傅感叹。

       “跑货运都需要超载”

       “现在都需要超载。”胡新林的一句话引起周边车主、司机一阵会心的笑。这位来自江西的车主在北京跑货运,是位“80后”,爱音乐也爱上网,并且开通了微博,可以说是新一代的司机。对于信息和资讯的接受和理解,自然比其他上年纪的司机要快。

       当记者提及《条例》时,他表示已经知道,并且知道已实施了两个月。他明显感觉到,7月1日以后,北京治理超载超限严了许多。“现在北京的司机都不敢超载,而且能不超的都尽量不超。虽然以前超载也是交罚款,但《条例》实施后,罚款是以前的三四倍。”胡师傅坦言,从《条例》开始实施后,相关部门查处力度增大了,处罚力度也有所加大,所以7月到现在他都没有超载过,车辆装货时都很注意,多一吨都有可能被罚。据胡师傅介绍,他身边的司机朋友也很少敢超载。

       政策有力度,但是货运市场并没有因为载重量回归正常而出现运价上调的情况。“现在的货运不好跑,油价涨得这么厉害,这两年涨了十几个点。但是运价难调,即使调,也是货主考虑到油价涨了,给你补点儿油钱。比如我从天津拉砖,之前是55块钱一吨,现在涨到了60块钱,刚好够油价上涨增加的那部分。”胡师傅对于如今的货运市场也是一肚子苦水。他常跑北京—天津线,雇佣了一个司机帮他开车,一天收入大概500元左右。刨除各种费用(包括车辆磨损、折扣等)后,也就剩下200元,而这还不包括雇佣司机的费用。

       “现在市场不好,运价低、竞争激烈,还不能超载,所以我只敢请一个人开车,我负责找货源和配货,分工后现在挣的钱也就基本够开销,如果再多雇一个司机,恐怕就没钱挣了。”胡师傅说。

       “现在赚不到钱了”

       常跑浙江—深圳线的马金在这一行有着丰富的经验。马师傅1996年下岗,为了谋生,次年买了一辆货车跑运输,一直干到现在。作为有着14年驾龄的老司机,马师傅对于这些年货运市场的变化感触颇深。

       “最大的感受就是现在赚不到钱了。以前一个月跑下来,挣两三万元不成问题,现在一个月也就挣3000块钱。”马师傅告诉记者,一是超载抓得严了;二是油价涨得厉害;三是运价没有太大变化;四是其他费用支出都在增加。而马师傅拉的还是价值较高的货物,比如电子产品、布料等,如果是较重的铁矿、砂石料,不超载根本入不敷出。

       谈及《条例》,马师傅表示,浙江、江西等地查得很严,基本上是逢车必查,所以司机都不敢超载。至于吊销资质证、停业整顿等举措,浙江也执行得比较到位。“现在可不比以前,司机只要超载3次被抓到,盖了3次章,就要被取消营运资格,是很严厉的。为此,我们都跟公司签了合同,承诺不超载,因为公司也怕担责任,因此而被取消营业执照。”马师傅说道。

       马师傅表示,以前抓得没那么严的时候,超载3吨、5吨是常有的事,司机也希望多装一点,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核载33吨的车,只敢装到30~31吨,因为过地磅时由于各地的设备精确度不一,如果刚好装33吨,有时候存在被测出超载的可能。

       “现在超载1吨,不但要被罚500元,还要求卸货,卸货费用一般都在1000元左右,还被记录在案,算下来,超载成本远远大于所能带来的收益,不值当。”马师傅说。由于《条例》执行严格,马师傅表示,运价因此上涨了一点,以前拉1吨货是450元,现在涨到了500元,幅度不大。在他看来,虽然运价上调了一些,但已经很难回到以前货运的好时候了。

责任编辑:杨宁

热词:

  • 重卡司机
  • 公路货运
  • 运费
  • 合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