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工程机械 >

首富梁稳根与他的草莽兄弟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4日 14:00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重庆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在中国股市。三一重工是工程机械行业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2011年7月,三一重工以市值215.84亿美元首次进入英国《金融时报》全球500强排行榜。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2011年成为福布斯、胡润富豪榜双料首富。而创造这个企业王国的,是梁稳根、唐修国、毛中吾和袁金华四“兄弟”。到后来,核心层又加入了向文波。

       2011年10月上旬的一天,在位于湖南长沙的三一集团总部食堂,以55岁的董事长梁稳根为首,几十个人在一张近30米长的餐桌旁落座。他们平时一日三餐都一起吃,总裁助理以上级别的人必须参加,迟到的还会被罚100元。

       那天,正是福布斯富豪榜发榜的日子。而在之前,胡润富豪榜已经发布。根据榜单,梁稳根在2011年成为福布斯、胡润富豪榜双料首富。为此,三一集团总裁唐修国在饭桌上打趣说:“你们不知道梁总是首富了吗?怎么还是这几个菜?”一桌人哄堂大笑。

       在两大富豪榜上,三一集团成为造富人数最多的公司,共有7人上榜,梁稳根等创业兄弟一个都不少。

       生于草莽

       不知哈佛在哪方

       梁稳根出生在湖南省涟源市茅塘镇的一个小山村,小时候见过的最大世面,是跟着做篾匠的父亲坐火车。1983年从中南工业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湖南涟源市的兵器工业部洪源机械厂工作。也就是在厂里,他结识了后来一起创业的唐修国、毛中吾和袁金华。

       唐修国在一次晨跑时遇到了梁稳根,梁稳根对他说:“如果我是你,我三年跑到华盛顿。”梁稳根说这话,是想激励唐修国去考哈佛大学的研究生;只是当时梁稳根并不知道哈佛大学应该在波士顿而不是在华盛顿。去哈佛读书是梁稳根的一个梦想,但他当时已经28岁,并成了家,而唐修国只有21岁。

       “他是有社会阅历的,经历过做小手工艺品谋生的阶段,袁金华也下过几年乡,但我和毛中吾只是应届毕业生。”

       一起创业的四位兄弟是在洪源机械厂凑齐的。四人中,梁稳根年龄最大,老成持重又喜欢谈论时政,还会制造故事。唐修国戴着一副大眼镜,经常笑呵呵的。毛中吾言谈犀利,他当过工人,读过夜大。袁金华下过乡,后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

       当年梁稳根拉着大家辞职办企业,说法很蛊惑人心:“做一块试验田,探索现代企业管理。”1986年,四人凑了6万元本金自主创业。在的前几年里做了贩羊、焊片等不怎么赚钱的买卖,最终靠新材料站稳了脚跟。到了1993年,他们的三一新型材料厂产值已经过亿。

       研究生毕业的向文波在1991年加入三一。1994年前后,向文波认定了混凝土机械行业的前景。于是,梁稳根和向文波带着300万元本钱到长沙创立了三一重工。

       偷师学艺

       最终替代进口货

       但2000年之前的中国工程机械市场,仍是舶来品的天下。卡特彼勒、小松、日立建机、利勃海尔等国际品牌占据了90%的市场份额。剩下的10%,还要被徐工、中联重科等国企瓜分。尽管如此,三一却从1997年开始“进攻”挖掘机市场。唐修国从1998年起,连续4年在各种公司会议上讨论挖掘机的制造。

       2002年3月,梁稳根亲自坐镇第一期挖掘机的生产。液压系统是进口日本小松的,发动机采购德国的,油缸是三一自己生产的。一套装备配在一起,结果是完全不能工作。一期30台挖掘机全军覆没,最终被当成废铁贱卖。

       于是唐修国想弄明白很多东西,为此他去日本企业偷师。

       曾经让三一又爱又恨的日本供应商,唐修国基本都拜访过了。小松、神岗、五十铃、川崎、KYB一路看下来,他发现三一的制造水平很一般。

       麻省理工专门研究丰田模式的小组曾经被三一请到了工厂里。从丰田的精益思想,及其经营思想到三一未来的生产方式,一堂堂课听下来,三一的领导者们不得不承认,过去的发展有些过于“粗放”了。

       在当时,梁稳根提出了“品质改变世界”,还给三一立下了军令状:技术创新、服务创新、质量精益求精。

       “这个行业的特点是产品容易坏。如果我们能够保证在品质上比德国货差不了太多,再在服务上弥补一些,大家就有可能选三一的产品。”三一重工副总裁何真临说,比如德国产品能用4年,我们的能用3年。但他们的机器坏了维修跟不上,三一能快速提供维修服务。这就是创新。

       这个法则流传于整个中国工程机械行业之中,使得近年来该行业的进口替代现象愈加明显。2010年底,三一重工、中联重科、山河智能等企业占有全国混凝土拖泵市场80%的份额,液压静力压桩机、混凝土泵车的国内市场占有率为70%。

       平等合作

       梁稳根像老大哥

       在三一集团,梁稳根是“法定”的董事长;唐修国任三一集团总裁,负责集团管理事务;向文波是上市公司三一重工总裁,被梁稳根称为“三一战略第一人”;毛中吾坐镇北京,主管三一电气,同时任H股上市公司三一国际董事局主席;袁金华目前主管三一巴西公司。

       在三一集团,梁稳根和向文波露脸最多。梁稳根也鼓动唐修国多去参加社会活动,但他拒绝了。而作为三一国际董事局主席的毛中吾干脆不出席股东大会,他说:“干点实际的活就完了,去那个干嘛啊?”

       现在不管说起什么事,这几位都称“梁总安排的”。其实按照创业初衷,本来不是这么设计的,兄弟几个早做好了分家的打算。

       “长久合作好是好,但万一合作不好呢?还不如一人做一摊。以后大家互相持股,只有合作没有竞争。”唐修国回忆道。于是,几个人商量好,下一个企业谁做就由谁控股。所以,设在湖南涟源市茅塘乡的三一材料公司,创业四人的股份基本持平,各占20%多。唐修国说:“我们个人是独立的、是平等的,是共事。”

       按照“谁做谁控股”的原则,三一重工几乎就是梁稳根独立控股。后来,其他兄弟都放弃了自己重新创办一家企业的机会,逐一从涟源来到长沙跟随梁稳根,但依然保持着相互间独立、平等的气质。

       能让其他三个创业者不离不弃,梁稳根确实有“老大哥风范”。

       说话算数

       凡有承诺都兑现

       在三一重工的奠基仪式上,梁稳根意气风发,给参加奠基的几十位员工每人发了一块铜牌,并告诉他们:“好好留着,以后会有很好的回报。”

       “牌子不值钱,也就十来块钱一个。和牌子一起的还有一张纸,上面写着人名,证明参加了奠基仪式。”唐修国描述说。牌子发给个人,纸在公司留底。等到三一集团产值过100亿时,拿着牌子可以领10万奖金;产值过1000亿时,能领100万。

       很多人没把梁稳根的话当回事,等到三一兑现10万元奖励时,有些夫妻还因为丢了牌子吵架。“明年三一就1000亿了,一个人100万。”唐修国讪笑:“岂不是吵得更凶。”

       除了铜牌,唐修国说:“我还有一个好东西。”

       这个“好东西”是支笔。2008年2月28日,三一集团高层签署了一个产值过300亿的绩效协议,梁稳根拿起签字的那支笔说:“这支笔我要拍卖,谁要?”唐修国说:“我要了。”

       最终,唐修国以10万元拍下了这支笔。梁稳根说道:“如果哪一年我们产值过了300亿,我300万赎回这支笔。”下面员工一下炸开了锅,梁稳根接着说:“如果公司能够实现1000亿,我1000万赎回。”现在这支笔锁在唐修国的保险柜里,他拒绝了梁稳根今年300万的出价,打算明年卖1000万。

       儿子接班

       先得从调度做起

       民营企业做大后,都有接班人的问题。梁稳根对此是怎样做的呢?

       梁稳根很讲政治,他在三一集团早就提出干部要提拔必须先交入党申请书,他本人在2007年当选为十七大党代表,成为湖南首位成为党代表的民营企业家。

       梁稳根对儿子梁在中的敲打,似乎从来就没有松过。梁在中喜欢车,还真改装了一辆。但梁稳根劝儿子不要开,举了杭州富二代飙车撞死路人的例子,梁在中果然不开了。

       2006年夏天,梁在中从英国华威大学毕业进入三一集团工作,历任车间调度员、财务本部副总经理和团支部书记,16岁就开始旁听董事会,一步步进入接班人角色。

       现在除了毛中吾的孩子还在读初中外,另外四位创业者的孩子已经聚在三一了。

       “梁总儿子走的路基本就是我儿子未来要走的路。”唐修国说。他和向文波的儿子都已经大学毕业来到三一,袁金华的儿子从部队复员之后也到了三一。这三个人和梁在中一样,从车间调度做起。

热词:

  • 梁稳根
  • 三一重工
  • 工程机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