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商用车 >

大货车为何害怕下高速? 多因怕超载被罚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05日 10:08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羊城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京港澳高速粤北段塞车时,他们宁愿堵车五六个小时也不愿改道???

       大货车为何害怕下高速?

       弯多、坡陡、车祸频频让京港澳高速粤北段(后简称京港澳北)素有“死亡之路”之称,去年12月以来,浓雾、低温、阴雨和道路施工更让这条大动脉雪上加霜。然而,大货车司机宁可在高速路苦等五六个小时,也不愿意分流进与之几乎平行的坪乳公路,导致拥堵更加严重。

       货车司机究竟在害怕什么?

       怕乱

       20公里路开了一小时

       地方公路弯多路窄,途经村庄多,人车混行,尤其是小孩乱跑,小车报复式的急刹……这些都使得这一路不但费时,而且费心。

       2011年12月19日下午3时,记者驱车来到京港澳高速坪石路段,恰逢南行方向封闭施工,警方正在组织入粤车流往坪乳公路分流,不少小车和长途客车都顺利地转入了地方公路,然而,多数大货车依然在收费站前观望。

       下午6时,不少大货车仍在坚持,在记者的苦劝之下,来自宁夏的金师傅终于有些松动:“难走也走吧,修路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跟在金师傅的车后,30多辆重型卡车相继转入了坪乳公路。

       由于分流的大车和小车骤然增多,只有两车道的坪乳公路上,不少小车和一些大客车开始借道北行公路南行,金师傅也在一个上坡处开始缓慢超车。此时,后面的小车被挡住了,无法超车,不停地按喇叭催促金师傅的大车让道。可是此时金师傅已经骑虎难下。2分钟后,金师傅终于成功超越前方的大货车,后面的小车也超车成功,挤到了他的车前。只见那辆小车突然将车停住,金师傅也赶忙猛踩刹车,接着小车按了几下喇叭,扬长而去。而金师傅只得缓慢地半坡起步。

       行至乐昌市梅花镇附近,行人逐渐增多,各种摩托车、三轮车、面的争相抢道,与南行车流遭遇,终于将坪乳公路堵死。金师傅告诉记者,地方公路弯多路窄,途径村庄多,人车混行,颇为费时,最高时速难以超过40公里,而在高速公路上大车一般可以跑到80公里左右;更重要的是费心,小孩乱跑,小车报复式的急刹,大车一个疏忽就会酿成惨剧。

       半个小时后,堵塞的车龙终于疏通,大小车辆开始排队经由梅花收费站重新返回京珠高速,此时,时间是晚上7点10分,而坪石到梅花的路程,不过20公里。

       怕查

       发展“线人”避开路政查车

       超载被查是很多货车司机最担心的,对地方公路不熟的外省司机尤其吃亏。

       除了正在吃晚餐的金师傅,梅花收费站前还有几辆挂湖南车牌的重型卡车正在路旁的修车店进行检修。“走地方公路就是这样,走走停停,对车辆磨损大,油钱也多,100公里的地方公路,油钱比高速公路就要多花200元。”湖南的唐师傅告诉记者。“修完车还继续走地方公路吗?”记者问道。唐师傅摇了摇头:“路难走,风险也高。”

       唐师傅跑长沙到广州这条线已经8个年头了,每次超载比较多的时候,他就会从坪石下高速走一段坪乳公路,避开京港澳高速上的梅花治超站后再上高速。“坪乳公路这一年多路政查车比较少,只有交警查得多,下10次地方公路一般被抓5次,但交警一般只罚200-300元,所以还能承受。”唐师傅告诉记者:“沿梅花再往南行就有可能碰到路政,一旦被抓动辄五六千元,多的要一万多元,多跑几趟车也赚不回来。”

       超载被查是很多货车司机最担心的,每个司机都有自己反治超的办法。像唐师傅这种临近省份的司机,对地方公路比较熟悉的喜欢走一段坪乳线再上高速,而多数北方司机则喜欢在京港澳高速上等消息。金师傅告诉记者,一般梅花治超站有固定的查车时间,而且那个治超站的停车场有限,车满了就不再查车,所以北方司机一般都会在治超站附近发展几个线人,固定给些线人费,线人们就会通知什么时候可以走,什么时候应该在路边等待。

       在采访唐师傅和金师傅的时候,记者发现,几乎所有外省车都从梅花收费站上了高速公路,而挂湘L车牌的郴州大货车是唯一敢沿坪乳线继续前行的。“郴州和韶关是两隔壁,路熟人熟,早就有了‘默契’,出了事也不怕。”唐师傅告诉记者。

       怕抢

       “有人泼盆狗血就拦车要钱”

       敲竹杠“飞车帮”,司机哪个都“伤不起”。

       货车司机不愿走地方公路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怕被人敲竹杠,记者连日来采访了多位货车司机,几乎每个司机都有被人敲竹杠的经历。

       河南司机姚广德今年年初在湖南分流走下地方公路,突然发现一只鸡“飞”到车头,他吓得连忙刹车,下车查看。突然从路边跑出五六个人,说他把鸡撞死了,要他赔2000元。姚广德告诉记者:“有的人连鸡都懒得扔,直接泼盆狗血到车头就拦车要钱。”

       金师傅更是遭遇过明抢。去年夏天在陕西,天气很热,他就把车窗打开了。因为上坡,车速很慢,突然一个人从窗口爬了进来,拿刀逼着他交出手机和现金。金师傅车上装的是柑橘,劫匪并不感兴趣,在抢了一部手机和几千元现金后便扬长而去。

       河北师傅郑燕青的大车上还装了摄像头,走地方公路时,他不止一次看到有“飞车帮”跳上车掀开篷布,往下扔货物。

       即便梅花镇距离京港澳高速(原京珠高速)近在咫尺,大货车司机也不愿意借道此地,而情愿在高速路上堵着

       相关部门承诺力保平安畅通

       回应

       面对货车司机的担忧,记者采访了韶关市公安和交通部门的相关负责人,他们表示,将尽全力维护好京港澳高速附近地方公路的平安畅通。

       治堵 消极对抗久塞难通

       韶关交警京港澳高速大队的唐警官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货车不肯下高速的情况在全国普遍存在,但是在恶劣天气到来的时候,更增加了京港澳北的交通压力。

       从上月10日开始,因为道路施工、喷洒融雪剂和车祸处理等多种原因,交警部门在大桥、梅花、云岩等多个出口组织车辆分流,并提前联系好高速公路部门在路面可变信息情报板提前进行了发布,但是多数司机依然不肯驶离高速行驶,即便后面的小车和大客车拼命按喇叭,想赶快经地方公路回去,可是大货车司机依然我行我素,导致车流很快长达10余公里。

       “在离分流口数十米远的高速路面,一些司机借口车坏了为由拒绝前行,一些司机干脆把车一锁,跳下车来就跑开,消极对抗。”唐警官告诉记者:“我们再三劝说,货车司机才肯驶出高速路口,可是在收费站前几十米,大货车又停了下来,后面的车依然无法前行。”为了疏导交通,不少民警从上月10日深夜就开始疲于奔命,一直到次日11时道路才完全恢复通畅。

       上月17日下午,京港澳梅花段发生交通事故,交通部门早早地就在信息情报板提示车辆转走地方公路,可是多数大货车依然选择了在高速公路排队等候。

       唐警官见过有货车司机最长等待24小时才同意转上地方公路的,可是春运期间,京港澳高速即将迎来车流新高峰,高峰期每天大小车祸数十起,京港澳大动脉实在等不起。

       打黑 车匪路霸半年未见

       针对重型卡车司机担心的安全问题,乐昌市公安局副局长刘洪对记者表示,通过加大打击力度,坪乳公路沿线针对大货车的盗抢案件已有半年没有出现过。

       据他介绍,2006年-2007年,曾有几个专门针对大货车的盗抢团伙活跃在京珠高速和坪乳公路沿线,乐昌公安局专门组织了专案组进行侦破,先后打掉4个此类团伙,抓获团伙成员40多人,使得京珠北沿线治安明显好转,去年年初,又有一个外地人和本地人相勾结作案的团伙冒出来,再次被一窝端,至今已有半年没有发生过车匪路霸盗抢的案件。

       他表示,为保证即将到来的春运交通安全,乐昌公安局专门出台了针对雨雪、车祸等突发事件分流的相关预案,一个由刑警、交警、特警等多警种组成的68人应急分队也已成立,应急分队将配合地方派出所加大防控、巡逻、打击力度。他承诺:“乐昌警方完全有能力、有信心确保过往车辆及人员的生命财产安全。”

       查超 一天巡查不超三辆

       大货车不愿驶离京港澳高速影响分流的情况也引起了韶关市交通局的关注。韶关市交通局执法局局长沈重表示,安全是第一,通畅第二,处罚并不是目的,司机尽可放心。

       他透露,经广东省政府批准,京港澳北沿线总共有两个治超点,一个是在京港澳梅花段的治超站,一个是在坪乳沿线的流动治超点,为了保障京港澳大动脉的畅通,在突发事件发生时,交通部门将在不影响安全的情况下,对轻微违法行为不予处罚,即便巡查治超,一天查车也不会超过3辆。另外,坪乳公路经过整治,沿线的道路修复已经完工,路面平整,标识标牌齐备,司机也不用担心迷路耽误行程。交通部门御寒的融雪剂和除冰用的机器设备也已到位,完全有能力保障地方公路的畅通。

热词:

  • 大货车
  • 超载
  • 商用车
  • 物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