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摩托车 >

细解达喀尔拉力赛的由来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1日 14:02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北京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危机四伏的达喀尔赛场。
危机四伏的达喀尔赛场。


       达喀尔为何总与死神接吻

       2012年元旦,达喀尔拉力赛的轰鸣刚刚响起,阿根廷籍摩托车手博埃罗和一对车迷父子就不幸罹难。随后的第二赛段中,法国籍摩托车手塞巴斯蒂安·库又遭遇事故陷入昏迷。在达喀尔拉力赛34年的历史上,至今有据可查的、与赛事相关的遇难者已达到了61人,只有1980年、1989年、1993年、1995年、1999年、2000年、2002年和2004年8个年头没有与“死神”碰面,那么为什么达喀尔拉力赛总是被“死神”垂青呢?为此,本报记者采访了曾7次驾车参与达喀尔拉力赛的国内知名赛车手卢宁军、2009年赴南美采访达喀尔拉力赛并亲历坠机险情的中央电视台记者尹路以及同样在2009年赴南美采访达喀尔拉力赛的《汽车导报·中国赛车杂志》执行主编刘志峰,试图从他们的口中找到问题的答案。

       刘志峰:“死亡率能够控制到目前这个水平,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组委会有许多的预案,比如摩托车上有一个安全按钮,遇到紧急情况按下去之后,直接会联系到组委会的安保系统,然后10到30分钟就会有人来救援,类似的方案还有很多,你会发现出现事故的几率真的比想象得少很多。所以达喀尔拉力赛真的非常安全。人走在路上也会有意外发生,对于达喀尔拉力赛这样规模,这样在横向和纵向上做这么大动作的赛事,死亡率能够控制到目前这个水平,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卢宁军:“有时警察和观众一样疯狂,车一来,帽子都丢上天了。”

       发生事故是难免的,因为赛车、服务车、车迷的车,这么多车辆,在一两天时间里,赶往同一个方向,对于道路和设施都会是超负荷运转,想要不出事故实在有些难。安全规定可以要求车手,但是观众却完全处于无政府状态,南美人又特别热情,所以赛道的秩序特别混乱,经常是观众直接就把赛道堵上了。维持秩序的警察的确有,但如果是1万个车迷,却只有100个警察,警察就和没有差不多了,何况有时候警察也和观众一样疯狂,车一来,帽子都丢上天了。

       尹路:“竞技性和难度大大提高,车手为了追求成绩,开得很快。”

       达喀尔拉力赛创立的前10年,也有伤亡,但大多数不是因为比赛本身,而是因为非洲当地动荡的局势,比如死于挨冷枪啊,踩地雷啊。随着参赛人数增多,特别是厂商赛队进入达喀尔拉力赛以后,赛事的竞技性和难度都大大提高了,车手为了追求成绩,开得很快,组委会设计赛段的时候也提高了难度,所以这些年死亡的赛手比例在提高。

       达喀尔的前世今生

       达喀尔拉力赛的前身叫做“巴黎至达喀尔拉力赛”,由法国人蒂耶里·萨宾于1978年12月26日创办。萨宾本人对于自己亲手创办的这个赛事的描述是“A challenge for those who go,A dream for those who stay behind(参与者的一次挑战,旁观者的一个梦想)”。这也成为了至今每个参与和梦想着达喀尔的人的座右铭。

       第一届达喀尔拉力赛于1978年12月26日从法国巴黎出发,到1979年1月14日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的玫瑰湖畔结束,全长10000公里,共有80辆汽车、90辆摩托车、12辆卡车共计182辆赛车参赛,最终有74辆车抵达终点。比赛走到第8届的时候,1986年1月14日,萨宾乘坐的直升机遭遇沙暴坠毁,萨宾与法国歌手丹尼尔·巴拉沃涅、记者纳塔利·奥登特等共5人遇难。

       萨宾死后,他的父亲吉尔伯特·萨宾接管了达喀尔拉力赛,但因为吉尔伯特的心并不在达喀尔拉力赛上,因而赛事日渐衰微。1993年后,吉尔伯特将达喀尔拉力赛卖给了“Amaury Sport Organisation(阿毛里体育集团,简称A.S.O.)”。

       1994年,达喀尔拉力赛的终点第一次不设置在非洲而设置在欧洲,1995年,达喀尔拉力赛的起点也第一次不设在法国巴黎,到了2008年,因为非洲毛里塔尼亚的恐怖袭击导致四名法国游客丧生,当年的达喀尔拉力赛被迫取消,并从2009年开始正式迁往南美。

       在2012年达喀尔拉力赛之前,南美版的达喀尔拉力赛只经过阿根廷和智利两个国家,比赛线路为环形,起点和终点都是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而2012年增加了秘鲁,比赛线路不再为环形,终点设在秘鲁首都利马。

       达喀尔的死前死后

       “死神”频频光顾达喀尔拉力赛,那么组委会是如何来应对和善后的呢?

       “我去参赛之前,一般都在中国买一份商业保险,一般的保险公司一听你要去跑拉力赛,怕风险太大,通常不给承保,只能去北京买,保额不算高,40万吧,这是‘亡’的情况。”卢宁军说,“组委会还会给买个基本的保险。”

       “车手在填写报名表的时候,会有一个选项,问是否要组委会替你购买一份商业保险,绝大多数参与比赛的车手都会选择由组委会购买,因为这样往往比个人购买还要便宜。”对于记者和其他赛事工作人员的情况,尹路说,“记者和车手都一样,全交给保险公司,这叫‘让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儿’。”

       组委会在确认车手以及与赛事相关的人等都有了保险保障之后,还要与车手等参与者签署一个类似“生死文书”式的协议。卢宁军对“生死文书”的提法不大认同:“没那么夸张。”不过他也说:“车手一旦出事儿,组委会是不管的,就是走保险。这些年也见过身亡车手的家属找组委会讨说法的情况,但是没用。”

       但如果是赛车撞死了观众,或与赛事无关的人因赛事而死,那组委会就会掏腰包。尹路说:“会根据当地生活指数进行赔偿,南美我不太清楚,非洲是5万欧元,南美生活指数更高,应该赔得更多一些。”

热词:

  • 达喀尔拉力赛摩托车组
  • 达喀尔拉力赛历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