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商用车 >

"两会"应对公路制造"四高二乱"者治罪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5日 09:49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搜狐博客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一、中国物流业运输成为镣铐下的舞蹈

       中国古代早有山林强人劫路断道专干杀人越货之营生勾当,但这盗抢匪劫行径几千年后至今却没发生本质性的变化,唯一不同的是如今的打劫者却是打着“公路法”旗号,却干着与古时强盗和当下索马里海盗一样的祸国殃民、亡党亡国的罪孽勾当,天下老百姓怨声载道。近年来,虽执政党政府不断下发有关杜绝乱罚款乱收费的文书,但由于形成不了法律性文件,因此不能对公路乱罚款乱收费者定罪治罪,而如同一张张废纸和手纸。越来越猖獗猖狂,物流业运输成为镣铐下的舞蹈。

       物流运输业主的主要成本负担在三个环节:一是油价,高运输成本中的油价支付给了垄断油企;二是公路的各种缴费和罚款,支付给了行政性的国有公路管理公司;三是交通运输行业中的巨额腐败成本。当下,中国运输业的一大部分利润都被经营高油价的垄断油企和高收费的国有管理部门拿走。高油价、高收费、高额罚款都是政府行政手段垄断定价所为,行政垄断手段和腐败侵蚀了整个国民经济和大众的利益。

       据有关媒体报导:澳大利亚、印尼等国的煤炭虽经长途跋涉运抵中国港口,但到岸价比起内蒙古、山西、陕西的煤运到东南沿海的高昂成本,仍然具有压倒性地竞争优势。

       从海南运送20吨的绿色农产品辣椒到上海,全程公路运输的总费用约为14500元,本来这种绿色农产品的运输在路桥费上是有优惠的,但在经过广东时还是要多征收500元的过路费,途经其他省会还得雁过拔毛,最终货物运到上海的蔬菜批发市场,还需要500元的进场费,辣椒从产地到市场,总费用一下就连翻了几个斤头,直接推高了物流业运输成本致使物价暴涨,物流公司、司机和城市民众都成了天价暴利公路的牺牲品和“冤大头”。

       前年,大同市的交管部门曾经做过一次实验,用红岩牌16吨的载重汽车按照规定装载,从大同运往天津,一路上这辆车没有任何违规行为,但到达天津后这辆货车还是亏损了3500多元。从广州到北京货运费用竞然要比到美国还贵,全国公路上无处不在的收费站正在变成一个个张着血盆大口的“拦路虎”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提款机’!

       某地警察一说罚钱,送菜司机跑都不让你跑,逮住了得重复罚款。拉货送货的微面司机若被某地警察或路政执法人员逮住,虽运输的货物价值不足100元,但人货混装惩处罚单的数额是三万到十万,执法理由是:微面和大卡车一样,是按照那个法律条例是罚款3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因此,有不少微面司机干脆连车都不敢要而逃之夭夭。边罚边跑,几乎是整个物流业的一种常态。

       乱罚款乱收费堵住了民生民计物流进城的最后一公里,致使商品成本自然也坐上了直升机,翻番上涨。当前,通胀压力居高不下、菜价直线上涨的原因,其实菜田里的菜价并不高甚至低到农民亏本,而市场销售的菜价却节节攀升,生产价格和销售价格反差如此之大,原因就在运输过程中历经重重运输关卡,运输成本外加各种乱罚款、乱收费叠加起来,比国际运输路线更昂贵,中国当今最暴利行业当数路桥的乱罚款乱收费。

       前年,河南禹州农民时建峰,冒用军车牌照偷运砂石偷逃过路费2361次,挣得20余万元。当地法院做出判决,时某犯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200万元,并追缴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

       因这一天价过路费而引起全世界的观注和国人的愤怒,这场有损于执政党公信力的闹剧最终以惩罚368万元过路费草草收场。民众要问中国公路如果不存在公路乱罚款乱收费,农民时建峰纵使吃了豹子胆也不敢逃路费,而被判无期之罪。据了解,一些物流运输公司平均每辆车一年被罚款3万多元,“买路钱”已经成为当下物流公司必须要支付的一部分高昂成本。

       一些地方的公路部门和交警执法车在公路上围追堵截、钓鱼执法现象严重,就连城管也参与了乱罚款乱收费,美其名曰“联合执法”,其实质是胡作非为、乱象丛生的乱罚款乱收费。

       在这些所谓的执法者执法过程中,一些地区的交警公开和移动隐蔽测速拍照(注:隐蔽测速是典型的公路三乱行为),货车在公路上被各种理由或没有理由罚款,司机在停车带停车被罚几百元还不开票。更有甚者交警竟然一个不拉地毫无理由地向过往司机们手里塞罚单,甚至连罚款的理由都懒得说,只要塞上“买路钱”后就放行而且不用开罚单。

       公路货运的最大费用首先是交警的狮子大开口的乱罚款,其次是沿途多如牛毛的过桥过路收费。以前这些费用是按照货车的核定载重量来交的,但现在很多高速公路开始进行重复的计重收费,所以大家就开始绕路跑,尽量不走高价的高速公路。

       特别是在一些贫困地区运管站和当地政府为了养活一大批不劳而获、臃肿庞大且不断膨胀起来的“公家人”,就主要靠各种途径的乱罚款乱收费和乱税收来发工资和滥发福利,所罚款项当地财政按比例进行分脏。更恶劣的是部分目无法制地区竞存在自行制定的检查与处罚标准,因此出现了此罚彼不罚、你罚我再罚重罚的现象,当下的政府出台的治超限载嬗变为利益集团快速敛财的通道。此恶性循环,各路司机苦不堪言而敢怒不敢言、怨声载道。

       目前,在一些地区的二级公路上对超限超载罚款是极其严厉的,超30%罚三千,超50%罚五千,超100%罚两万以上,当地交警、运政、路政部门的查扣中的乱罚款乱收费,就能轻而易举地收获一笔相当大数额的不义之财。

       在眼下油费和人工成本都在不断上涨的情况下,物流企业的利润也是越来越少,纵然如此,但为了生存下去,司机们也不得不铤而走险只能继续超载。车辆如果私自改装,会被处以5000元至100000元罚款,这也是导致超限超载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之一。除了缴纳巨额罚款,司机们还要承担超长的收费年限,这些费用让货车司机不堪重负,有个别司机携全家老小全部自弑身亡。

       物流业运输的恶性竞争导致运费不涨而与此同时油价飞涨,另加上乱罚款乱收费导致跑运输的成本暴涨,为求生存司机们不得不超载或是改装使用超限车,私自把车加长加宽,即使明知道要被罚,也要冒险上路。因在国家车辆《公告》中标准车辆在路上也被罚,超一毫米是罚,超十米也是罚,司机们索性就多超多拉,将小命给豁上去了。这也是近年来,不断有货车司机闯关冲卡,撞死“执法”者的报导屡见不鲜、不绝于耳。“民不惧死,何以死惧乎”?!

       当下中国的路桥抢掠业的暴利远超石油、证券、房地产、金融等行业。据去年一位河南的维权司机称:全国每年的公路罚款高达4100亿元以上。形成了“压价→超限超载→运力过剩→再超限超载”的恶性循环链条。

       由于中国公路的收费站高密度、高收费、高腐败、乱罚款、乱收费,这“三高二乱”,造成货车在尚未出厂上路之前,就已经“被超载”和“被逼上梁山”了。市场体制错位与无法可循,以及高价的运输成本逼着车主不超载不超限就不能营利。

       超载车辆出现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至今骤增,这种车辆的产生源于两个方面:一是卡车车企在产品技术设计时就放大了能够超载的尺码,以迎合车主能够超载的愿望,为此还以此为产品的卖点,这就是被业内称之为“大车小标”;二是车主为了多拉货多苦钱,花钱请汽车修理厂家和个体修理户将小吨位货车改装成超载车辆。因使了大量银子铺路,年检时也能从交警车管所堂而皇之地顺利过关。

       现在政府尚未出台与新的交通安全法配套的汽车改装法规,汽车改装可以加装什么不能加装什么没个标准,这也是非法改装车难以斩草除根的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仅靠交运、交警与城管进行突击性地联合执法来治理汽车超限超载运输,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一社会问题。

       二、公路“收费还贷”已嬗变成追逐利益的“提款机”

       我国的高速公路收费标准过高与建设体制有关。西方一些国家的高速公路都是由政府投资,属于公共设施。在我国高速公路目前的融资模式下,一些地方政府为了改善交通基础设施以招商引资,引进了企业贷款修路,但是很多地方公路贷款还完了还在收费。一旦收了就会一直持续,就没有不收的机制。

       “贷款修路,收费还贷” 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这个在工业化初期和原始积累初期采取的短期对策,却被一些利益部门和集团无限放大。由于收费公路政策能给地方政府及收费企业带来巨大利润,因此,尽管许多公路“收费还贷”已演变成与民争利的掠夺者、地方政府和企业追逐利益的“提款机”。

       虽然我国公路最高收费年限为30年,但由于收费标准畸高,根本无需30年就可收回成本、偿清贷款;虽然国家规定已偿清贷款的公路必须终止收费,但地方政府往往又将之卖给企业变成经营性公路,并且一再倒卖,使其收费年限远超过30年,甚至有一直收下去的架势。

       由于公路收费标准由地方政府部门说了算,而公路是政府投资建设的,政府部门与公路经营方之间存在利益关联,因此制定的收费标准就高不就低,公路的“消费者”则毫无发言权,正是当今中国公路乱收费乱罚款得以泛滥成灾的根本原因。

       “政府还贷公路”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15年,在收费期限届满前还清贷款的必须终止收费。但由于“经营性公路”收费期限可放宽至30年,给一些地方政府带来了寻租空间——成为地方政府的“提款机。普通公路使用者已缴纳车辆购置税、车船保用税、燃油税等税费,还要重复交过路费。由于我国收费公路过多,以至于掩盖了公路的公益性本质。

       取消二级公路的收费前年已写进了国务院的法规。但却在法规留了一个口子,就是在中西部的二级公路,如果满足连续里程60公里以上,并且经过依法批准的,可以过渡性收费。有了这样一个口子,事实上又造成很多地区有乱收费的现象。虽制定了取消二级公路收费的可行性时间表,但一直得不到有效执行。

       全国各地几乎所有的“二级还贷公路”的“还贷”只是个幌子,贷款还完了还在收费,撤销的收费站又重新收费,甚至有些钱的去向也不甚明了。路没修道路没建,银子全落进了贪官污吏的口袋中。支持或变相支持乱收费乱罚款,是一些地方政府部门的高能腐败与低效管理不作为的必然结果。长此以往,社会各企事业单位和个人承担的成本越来越高,阶段矛盾与斗争越来越尖锐,贫困民众的反抗与抗衡也会越来越激烈。

       中国高速公路变成了高价公路,中国的公路已不再是公路,而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官家人”的私家路。虽已开征了“燃油税”,但全国各地的收费站不仅还岿然不动,而且还有越建越多的趋势,既得利益集团死保一批收费站,行车人负担增加,进而最终恶果既使政府承诺失言、执政党公信力威信扫地又使其民心民意丧失殆尽。

       在经济发展中,如果产业链上各环节的利润收益不公或者悬殊过大,特别是面向市场的终端生产环节利润过低,而中介或基础环节利润过高的话,那么,对整个经济发展特别是实体经济将是致命打击。

热词:

  • "两会"
  • 公路
  • 运输
  • 商用车
  • 驭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