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摩托车 >

长安汽车重组再遇挫 *ST轻骑停工事件调查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6日 13:28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投资者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2012年4月9日下午,《投资者报》记者位于山东省济南市和平路34号的济南轻骑摩托车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ST轻骑,下称轻骑股份),发现在公司大门口正中间拉着约3米多的条幅,上面写着“兵装欺诈轻骑员工”,在大门右侧的栅栏上则缠着写有“我们要公平公正民主”的条幅,白色条幅上的黑色大字分外醒目。

       此时,大约七八名保安分别站立在工厂大门的两侧,当记者拿出相机准备拍照时,被其制止。

       正对公司大门的是一栋高5层的灰白色的小楼,这是2007年已破产的轻骑集团曾经的办公楼。墙上的白漆已经剥落,显露出衰败和萧条的痕迹。门前聚集着约三十多名工人,他们纷纷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3月26日公司向员工下发的一纸职工安置方案成为了此次停工事件的导火索。

       据现场工人介绍,当时企业性质公转私、买断工龄金额低、新公司注册资金仅100万元等问题引发了工人们的停工抗议,而企业将性质转变、注册资金等问题被解释成“失误”更导致工人“失去信心”。更有工人对记者直言“很茫然”、“心里没底”,而停工聚集在这里的员工在上午会更多。

       这是2012年以来短短4个月内,央企长安汽车集团在重组地方国企时,遭遇的第二次工人集体停工维权事件。

       2012年1月13日至16日期间,被长安汽车集团重组的昌河汽车发生了震动汽车业界的工人集体停工事件,工人们从最初要求保留昌河铃木的汽车生产资质,逐步演变成对长安汽车集团重组之后企业长期低工资、内部薪资差距悬殊的强烈不满。

       在昌河停工事件爆发的同时,长安汽车集团对*ST轻骑的重组正在如火如荼进行。2011年12月30日,证监会批复了*ST轻骑与中国长安旗下零部件企业湖南天雁进行资产整体置换的重大资产重组方案。对于长安汽车集团而言,这意味着其在零部件资产重组方面取得了阶段性突破。

       2012年3月24日,*ST轻骑发布公告称,长安汽车集团对轻骑股份的重组方案获得证监会批准。3月28日,一份新成立的轻骑有限公司的复印件在轻骑工人们之间流传,工人停工风潮由此开始蔓延。

       国企变私营

       引发工人停工抗议

       根据证监会批准的重组方案,长安汽车集团以其持有的湖南天雁机械公司100%股权与轻骑股份的全部资产和负债进行置换,湖南天雁的评估价值为3.85亿元,与轻骑股份评估价值5.88亿元有2.03亿元差额,由长安汽车集团以现金补足。中国兵装集团将其持有的*ST轻骑全部3.1亿股转让给长安汽车集团。

       湖南天雁借轻骑股份的壳资源上市后 ,轻骑股份将成为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但名称要变更为“济南轻骑摩托车有限公司”(下称轻骑摩托)。按照现在直接的隶属关系,轻骑摩托隶属于重庆南方摩托车有限责任公司,南方摩托隶属于长安汽车集团,长安汽车集团隶属于中国兵装集团。

       资产置换后,轻骑股份现有工人的劳动关系平移到轻骑有限。据《投资者报》记者了解,目前工人最不满的集中在两点,一是买断工龄的一次性补偿金太低,一般在三四万元之间,而管理层的补偿金约在十几万元,工人与管理层之间差距悬殊;二是平移后的轻骑有限性质为私营,而此前轻骑股份性质为国有,质疑公司管理层欺骗员工。

       3月28日,一份新成立的轻骑有限的税务登记证复印件开始在厂子里流传。该复印件显示,公司性质为“私营有限责任公司”。

       《投资者报》记者在4月9日下午来到济南和平路34号的轻骑股份,在原轻骑集团办公楼下,见到了坚持停工的30多名工人,他们大多数都穿着轻骑股份的工作服,或坐或站地聚集在楼门口,七嘴八舌地议论厂里的买断补偿金和未来的生计。

       “我们怎么突然就从国有企业变成私营企业了?这不是坑骗工人吗?”在场职工如此议论。

       一旦本次资产置换完成,轻骑股份的员工将“平移”到新的轻骑有限,而关于职工安置方面,买断工龄(解除劳动合同)的员工经济补偿金标准为:本人此前12个月的平均月工资乘以本人补偿月数,而补偿月数则为工龄每满一年算1个补偿月数。

       三四万元的补偿金“太低”

       《投资者报》记者了解到,轻骑股份目前在职的车间工人,平均年龄都在四十多岁,大部分人都在车间工作了20年以上。47岁的张书勤(化名)是目前车间中工作年限最长的工人。

       她告诉《投资者报》记者,自1981年16岁入厂,她已经在轻骑工作了31年。这个月刚发的工资1500多元,而她去年的平均工资大约在1300多元。照此计算,张书勤能拿到的买断补偿金大约为4万元。

       围坐在一旁的四五个女工人在旁边讲,大部分的员工工作年限在20多年,月工资基本是1200元~1300元。这意味着她们拿到的买断补偿金在3~4万元左右。

       刘红玉(化名)则向记者说:“我们都四十多岁了,又没有什么技术,再找工作也不好找,下岗了就没有生活来源。这点买断金太低了。”

       据公开资料显示,轻骑股份拥有从业人员6303人,其中在岗人员3382人。工人们透露在岗的一线工人约在2000人左右。按照每人3.5万元的补偿金计算,补偿金约在7000万元。

       而近3000名下岗职工,每月的生活费“由275元提高到868元”,每年支付金额就在3100万元上下。这尚且不包括管理层补偿金。

       据现场的工人反映“领导们都在盼着买断”,工厂总亏损,但领导们每月工资都拿到7000多元,中层干部都在四五千元,班长等小头目的工资也在3000多元。这意味着高层领导能拿到的补偿金额在20万元左右,中层也能拿到十几万元。

       “差距太大了!我们要求企业职工一视同仁。”工人们说。

       4月11日,厂区内时常可以见到停工等消息的车间工人。在轻骑股份办公楼二层的党群工作部办公室里,工会副主席杨晓月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资产重组的相关问题,不是轻骑能解决的,是兵装集团的问题。现在事情已经完全平复了,生产正常。

       她反复对记者强调:“希望媒体不要再介入采访”,轻骑现在也没有对外发言人。记者想找其他部门了解情况,却有一名穿着管理层工作服的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对着保安摆了摆手说:“抓紧把她送走!”

       《投资者报》记者致电轻骑股份,证券事务代表张晓舸在电话中先是表明自己已经“不在轻骑了”,现在接电话是怕证券相关部门有事情,接着却矢口否认,说自己仍在职但是不了解情况,就匆忙挂了电话。

       四千工人停工讨要说法

       在轻骑股份工作了23年的李苗(化名)等多名员工向《投资者报》记者讲述了罢工的始末。

       3月26日,像往常一样来到总装车间上班的员工们接到了轻骑股份发的一份《<关于济南轻骑摩托车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置换所涉及的职工安置方案>实施安排的通知》(济轻股发【2012】27号)。这份达18页的厚厚的文件后面附有《职工劳动关系持续协议书》和《职工劳动关系持续确认函》等7个附件。

       此时,领导层传达的意思是,工人必须在3月30日之前签订《职工劳动关系接续函》,逾期不予办理。李化春(化名)则对记者说:“我们不签字就不许再进厂。”更有工人让记者听了存在手机里的领导讲话录音。

       激愤的工人随即走出车间,到办公楼下聚集,要求领导给说法,并未取得结果。

       3月28日和平路的济南轻骑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装车间(总装厂)几乎所有一线的工人没干活。

       此时工人的手中传阅着一份轻骑有限的税务登记副本的复印件,该文件显示,轻骑有限为“私营有限责任公司”。国有单位变私营,这直接触动了工人们的情绪。还有职工在厂区内贴出轻骑有限营业执照的复印件,该复印件显示,新公司不涉及摩托车制造业务,注册资本仅有100万元。

       消息逐步扩散之后,大部分职工拒绝重签劳动合同,并对轻骑股份和轻骑有限的做法表示不满。

       3月29日,该复印件迅速传到了据和平路总装厂约十五里路外的发动机厂。发动机厂的工人们看到该件时,立即停工抗议;3月28日签了“平移”至新公司(轻骑有限公司)的劳动合同补充协议书的班长们,便去相关部门要回了“协议书”并撕毁。

       3月30日早晨,发动机厂的职工开始停工并走出车间,全都站在了车间外的空地上,并锁上了厂里所有的大门。到了下午5点下班时,和平路总装厂的工人们拦下四五辆厂里的班车,向约十五里外的位于贤文庄的发动机厂驶去。两个厂区的工人在发动机厂停工持续了两天一夜。当时工人约有4000余人,包括在职和下岗的员工的绝大部分。

       轻骑称误写

       工人“讨价还价”

       据当时在现场的知情人王齐贺(化名)介绍,在发动机厂的二层楼上,工人把总经理、董事栾健、兵装集团委派的副总李国栋堵在办公室里。一直到3月31日当天中午才放行。其间,轻骑股份发动机厂厂长刘旭东想翻墙逃走,却被工人们抓住,最终被逼退到办公室内。

       随着事态恶化,3月30日,轻骑股份澄清说,之前的营业执照办理人“误写”,现在公司已重新办理营业执照,企业性质更改为国企,注册资金改为8000万元。对随意更改营业执照和注册资本额度的做法,轻骑职工强烈怀疑。

       同时,领导向员工传达,“不经公司同意,不准接受媒体的采访。”还强调不签平移合同的工人将不准再来上班。

       此后轻骑股份分别于4月6日和4月9日向职工下达公开信和《济南轻骑资产置换宣传手册》,但对于员工的补偿问题并未有任何改变。

       自3月28日起的大规模停工一直持续到4月8日,在管理层放出话“干活的就在工资的基础上每月加50元”的鼓舞下,大部分工人选择回车间继续生产,但仍有40多名职工选择停产,他们每天8点半来到工厂,聚集在办公大楼门口或车间门口等,“坚决要个说法”。

       而已经复工的赵新(化名)则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我们也是没办法,家里有老有小,总要吃饭啊!”他说,自己先干活挣着钱,等厂里让签平移安置协议的时候自己不会签。他分析道,如果公司不提高补偿标准“到时候还是会走这一步(停工)”。

       长安重组地方国企遇到新包袱

       业内专家向《投资者报》记者分析,长安集团重组轻骑股份,看重的是轻骑股份的壳资源,有利于长安集团旗下资产的整合,同时也增加了融资途径。

       然而,长安集团重组轻骑股份遇到的第一重困境就是累计亏损已“超过10亿元”的轻骑股份的员工安置问题。

       据轻骑股份发布的宣传手册显示,自2000年始,*ST轻骑频繁陷入了重组求生的尴尬处境,结果却一波三折并最终流产。

       而在上世纪90年代轻骑股份却是鼎盛时期。“踏上轻骑,马到成功”的宣传语也彰显出轻骑的勃勃生气。1993年,轻骑股份成功登陆A股市场,成为济南市最早的上市公司。在1997年:轻骑最高产量达168万辆,名列行业第一 。如今,轻骑股份却连年亏损,仅剩残“壳”,面临退市窘境。

       早在此次长安集团重组轻骑股份之前,轻骑的重组就多次搁浅。2001年与印尼的韩氏集团接洽重组夭折;2003年三联集团计划入主却最终打了退堂鼓;2004年与中国化工集团的重组也以失败终结。自从2006年10月兵装集团成为*ST轻骑的第一大股东之后,对于*ST轻骑重组的传闻一直没有中断过。

       资料显示,轻骑集团在1997年前后大肆兼并扩张,先后收购32家濒临倒闭的企业,鼎盛时轻骑集团拥有全资国有企业29个,大大小小的子公司和孙公司达上百家,其中更有20个海外加工厂、海外公司等,涉及的行业涵盖摩托车、汽车、信息、房地产、广告、制药、农业、旅游、餐饮服务等各个行业。

       但是,这些收购中有不少都是承债式收购,为公司带来了沉重的债务负担。何况在2009和2010年连续亏损后,2011年再度亏损1.16亿元,退市紧逼,卖壳也算是“断臂求生”。

       2011年前,中国长安在资本市场上拥有长安汽车、 东安动力、云内动力三家上市公司。但由于对哈飞汽车的重组尚未完成,年初的昌河汽车整合遇阻搁置,长安集团要通过增发等手段募集资金,只能通过旗下零部件企业上市才能实现,而*ST轻骑这一壳资源则能满足让长安集团通过资产置换形式,实现零部件企业湖南天雁的借壳上市。

       据悉,中国长安计划于6月之前完成对*ST轻骑的重组。但此次轻骑摩托职工因为补偿金问题停工抗议,势必影响湖南天雁的借壳上市。今年1月份,长安集团的整合就遇到昌河停工的扰局,时隔两个多月,再度遭遇“停工门”。“大长安”的资本运作路障还很多。

热词:

  • 驭动力
  • 轻骑摩托车
  • 济南轻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