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汽车台资讯 >

北京自驾游:库布齐沙漠惊魂穿越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0日 03:40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凤凰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在一阵颠簸之后,我从睡梦中睁开了眼。从受伤的小切中看到街边熟悉的东风标致4S店。家就在前面了!赶紧拿大灯晃了晃前面的拖车,示意他把我放下。在一阵摘钩、放板、下板的过程后,我的“爱妾”终于四平八稳的落到了家门口的地上,看到熟悉的小区,心情万分激动,我终于回到家了!!!

  至此,为期5天的库布齐沙漠穿越之旅终于在困乏和疲惫中划上了一个完整但不完美的句号……

  出师不利

  当我们两辆车驶入八达岭高速公路,向前追赶大部队,车行至八达岭高速居庸关路段时,突然车子一震,左前轮开始剧烈摆动,只剩右前轮的方向还能勉强控制。自己的运气还不错,车坏的地方旁边正好是废弃的老收费站,车道比较宽,而且用隔离墩隔出来很大的一片地方,可以作为紧急停车。刚好车子停到了隔离墩的前面,大家连推带踹(左前轮不受控制,需要用脚踹正)终于将车辆停到了隔离带里面。赶紧给小叶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救援。

  再次进入八达岭高速的时候,天已擦黑,此时已经快晚上7点了。几经周折后,我们终于踏上了前往库布齐的路。

  初入沙漠

  车队一行来到中国第五大沙漠——库布齐沙漠边缘,将轮胎放气至1.8个大气压,正式进入库布齐沙漠,开始穿越之旅。进入沙漠半小时后,大家在一块较平坦的开阔地扎下营,这里正是这几天惊魂之旅的核心——大本营。

  到达大本营后,大家自由在大本营周围小规模穿越,约5点钟左右,包头总领队“海洋”大哥在电台里召集各车回到大本营,准备扎帐篷、做晚饭。

  沙漠惊魂

  凌晨被大漠的风声吵醒,想想今天就要穿越库布齐沙漠十分兴奋。穿好衣服拿出相机朝向东方,在微微晨光中等待着沙漠日出的出现。然而今天却是阴天。收拾睡袋、气垫,为了减轻穿越中的重量和危险,仅留下救援工具和必备的食物、水及衣物。

  这次穿越路线直线距离约44公里,实际行驶距离近150公里,正常穿越时间应为6个小时。在严酷的穿越过程中,初入沙漠的我们由于缺乏寻路经验,经常陷于沙坑、鸡窝中,担在刀锋上。有些不知道保护植被的人压到骆驼草中被骆驼草刺破了轮胎;没有沙漠驾驶技巧的我们由于错用挡位造成发动机温度过高,以至爆水管、呲缸垫……一路上我们就在冲坡、刷锅、飞刀锋的过程中慢慢爬行,而陷车、挖沙、救援、拖拽更使我们的行进变得缓慢。

  继续前行,行驶出3公里左右,电台中传来“小虎”的黑骑士趴窝的消息,赶紧赶过去帮着检查。“小虎”的黑骑士是台新车,行驶里程还不到1万公里,虽然只有2.2升的排量,但在路上没有出过什么问题。这次趴窝是在一次小的颠簸中突然熄火的。大家一起检查了半天,发现控制发动机的保险烧了,换上一个还是不打火,一三缸的高压线也没火,初步判断是曲轴位置传感器的问题,这可挠头了!由于发动机跟切诺基构造不一样,也找不到曲传的位置,搞得大家手足无措。这时天已经慢慢黑下来,直线距离离大本营还有15公里!看来今天是穿不出去了……

  现在7台车中剩下5台车了,然而“明野”的兰手六在之前的飞坡中将两个上支臂损坏,一个拧了麻花,另一个彻底的断裂。看来他的车子就算能继续往前走,也很难再能应付后面更艰苦的路段了。

  “小虎”和“明野”坏在了一个相对较低的位置,手机和无线电的信号非常弱,此时天也大黑、群星闪烁。大家凑合吃了点东西,商量下一步的计划。“赤林”的车子担在了前行2公里左右的沙梁上,“食野太郎”在前面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正在自救。台子里隐隐约约的听到前面其他小队的车也没穿出去,在距大本营直线5公里的地方也已安营扎寨下来。

  小憩了一会儿,“飓风”大哥突然做出了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决定:黑夜中继续向前行进!这可犯了沙漠行车的大忌,视线不良的情况下搞不好会车毁人亡的,经大家协商,我们决定让“明野”和“小虎”两车四人留下等待救援,“飓风”大哥和“四海一家”继续前行追上“食野太郎”,并将“赤林”的车脱困。

  黑暗中,我和赤林拿着手电在沙漠中探路、打点,“飓风”大哥凭借高超的经验当头车探路。经过2个小时的时间,不但找到了“食野太郎”,也将“赤林”的车救了出来。

  惊魂继续

  4月6日周日。6点左右天蒙蒙亮,我们继续前行。昨晚“飓风”大哥作出的决定太明智了!我们露营的地方不但手机信号很足,而且无线电偶尔还能通联到大本营。最关键的是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前面车辆的行车印记。

  车队仅存的4辆车继续前行,前行的道路更加艰难,本来较硬的路面被之前通过的大排量车挠得很松,很难选择合适的路线。连绵的沙坡接连不断,超大的沙锅一个接一个。很多沙锅都需要一直沿着锅沿全速行进,一不小心就会掉到锅底很难再冲出来。路上遇到几个很险的刀锋,对驾驶技术有相当大的考验。车子要以全速涮锅冲到刀锋边缘,到边缘的时候还不能太快,速度过快就会飞过刀锋,而刀锋那一面就是七八十度的3层楼深的大沙锅。在一个大刀锋的边缘,头车“飓风”大哥停下正在勘路,后面的“食野太郎”飞速冲了上来,我赶紧挥手示意他减速停车,他的速度稍微慢了一点,一个急刹就斜着担在了刀锋上。这里“食野太郎”刚停下,后面的“赤林”又飞速冲了过来,我再次挥动双臂示意危险,当赤林停下车的时候,车头已经跟刀锋边缘平行,稍慢一下就飞下去了。

  一路继续在陷车、挖沙、拖拽、救援中艰难前行。11点左右,在路过T3的一个打卡点飞下刀锋后,“四海一家”的红自六也在锅边趴窝了,状况跟“小虎”的差不多,估计也是曲轴位置传感器的问题。经过一个小时左右的抢修和劝阻,“四海一家”和副驾执意留在车上继续检查毛病等待救援。

  留下“四海一家”后,只剩3辆车7个人,大家已经疲惫不堪。“赤林”再次陷在一个鸡窝的时候,谁也没力气挖沙子了。半个小时后,返回的“食野太郎”终于将“赤林”的车解救出来。作为小队头车“飓风”大哥的副驾,我在电台里一直引领的后面的车子前行。在连续飞越了几个落差十几、二十多米的大刀锋后,远远的天边出现了一大片骆驼草,这时在电台里能很清楚的听到大本营的声音,我们马上就要到达终点了!

  返穿拯救

  大本营里只剩下“贾尔东”一台北京车了,其他车都陆陆续续返回包头。接下来的时间里,大家商量着救援困在沙漠里的4台车6个人的方案,估计着车辆的损失。之前放弃的3台车比较好找,“明野”他们两台车已经定好了GPS点,我自己弃车的位置离他们也只有3公里左右的距离,只有“四海一家”既没有留下坏车的GPS点,也不知道他自己是否修好又继续前行。

  我们在“黑20”的带领下,很快到达我弃车的位置附近,刮了两天风的沙漠已经变得和我弃车时完全不一样,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具体的弃车方向。我们跟着“黑20”爬上了一个很高的沙坡,用专业望远镜搜了半天也没看到。又用GPS定下我们现在的位置,通过测量“明野”他们的GPS点后,算出了个大概的方向和距离。这样一路向着东南继续搜索……

  再陆续翻过几个沙山后,突然从台子里听到了“剑锋”大哥激动的声音:“找到车啦,就在前面!”我从后座使劲的往前看,看了半天才看到自己的爱切,静静地停在那里等着她的爱人来救。

  由于只是暖气三通管崩了,换了管子加好水,很快就听到爱切发动机的轰鸣声。这时在电台里通联救助“小虎”“明野”的“FJ70”大哥,他们已经修好“小虎”的车正往我们的位置赶过来。但是“明野”车子悬挂系统受伤比较严重,行驶出500米左前桥管断裂,车子彻底趴窝,只能把车弃下带人出来,等哪天再带一根新的前桥重新进来修好才行……

  至此,此次沙漠惊险穿越之旅基本上划上了句号,返回的北京车队还剩我、“赤林”、“贾尔东”、“小虎”和“四海一家”这5辆车……

  遗憾的结尾

  5天的劳顿加上夜路行车,使我离开包头不到100公里就困得不行,在4月8日下午在回京的路上,当车子行驶在京藏高速刚进河北段时,发生了此次出行最严重的事情——我在大雨中把“贾尔东”追尾了。他损失了后杠和尾灯,而我爱切的水箱被发动机顶了个拳头大的洞,水漏了一地。就在离北京200公里的地方,我的爱切再次无法前行。

  雨中爱切被高速巡警的拖车拖了十几公里下了高速,找到了一个焊水箱的修理铺,被黑了1300元拖车费后,又花了2个多小时才用“哥俩好”胶水将漏的地方堵住,凑合能往北京赶,此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

  经过2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绕开高速堵车路段,可是刚进入高速不到2公里,我发现水温表指示已经接近红线!一定是刚才绕道颠簸把补好的水箱又颠漏了。此时已经是4月9日凌晨1点多了,停到紧急停车带检查发现水箱漏的不是特别严重,但是缺水。而且在之前的颠簸中,发动机舱盖的开盖机构可能被颠坏,无法打开发动机盖往水箱里加水!现在只能冒险靠惯性溜车溜到北五环附近。

  到了五环和“贾尔东”进行了短暂的道别,将车辆停到了约好等候的救援拖车上。这下总算可以踏踏实实的闭上眼睛,由拖车带领我和爱切走完此次惊魂之旅的最后一段路程。

热词:

  • 库布齐沙漠
  • 库布齐沙漠: 库布齐沙漠是中国第六大沙漠,也是距北京最近的沙漠。西、北、东三面均以黄河为界,地势南部高,北部低。位于鄂尔多斯高原脊线的北部,内蒙古自治区伊克昭盟杭锦旗、达拉特旗和准格尔旗的部分地区。南部为构造台地,中部为风成沙丘,北部为河漫滩地,总面积约145万公顷,流动沙丘约占61%,长400公里,宽50公里,沙丘高10—60米,像一条黄龙横卧在鄂尔多斯高原北部,横跨内蒙古三旗。形态以沙丘链和格状沙丘为主。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