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汽车台资讯 >

“车让人”的汽车文明何时到来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2日 10:12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解放网-解放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车让人观念本该在驾校教育、老司机的口中传递给新手们,但是我们几乎没有这方面的汽车文明教育和理念灌输。

●车让人的问题,本质上是培养与机动性匹配的“仁”的文明性情。

●嘉宾:于海(复旦大学社会学教授)

记者:前几天,本市杨浦区街头出现了一批新型斑马线,在一些学校和社区门口,斑马线前标注了 “车让人”的醒目字样。但效果并不明显,标注后的斑马线起到了一些让车辆减速的作用,大部分驾驶员还是没有让行的习惯。现在的交通状况是,人与车、车与车之间常常互相争抢,您觉得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于海: “车让人”是基本的驾车文明,车占着机动性,又是铁家伙,凭这两条就得让人。虽然 “让人车就动不了”也有事实支持,但多数情况下,我们已经习惯做出选择:即使一车对一人,照样还是不让。追求效率和速度,是我们汽车社会发展迅猛的动力,又是阻碍。律己以善待路人,向来是我们社会公德之短。这种公德的冷漠,转到方向盘上就可能会制造马路乱象。

记者:行人乱穿马路,自行车、助动车非要在机动车道上行驶等情况,让开车的人时时刻刻需要高度警惕,导致脾气再好的人,开车上路都容易得 “路怒症”。是否也因此,让车主和行人相互怨恨?

于海:无论行人犯了什么错,多吃亏、多忍让的必须是车主。因为当汽车进家庭,等于让车主拥有了两项特权:机动性权能和空间权利。城市交通体系中,机动性权能需要更高的自律能力和制度约束。平日无关道德的习惯,如嗜酒,或争强好胜的性格等,一旦带入驾车中,就成为严重问题。所以任何交通法规和制度管理,都更加袒护弱势群体。

我们一些司机似乎得理就不饶人,对于乱穿马路的行人一点也不客气。是因为车主们大多还没有受到汽车文明的教育,大多还不明白一个道理:车主对行人的忍让,无关是非对错,是基本的公德。如果有人非要问到底:凭什么行人犯错也要忍让?因为他们是弱势群体。这一观念本该在驾校教育、老司机的口中传递给新手们,但是我们几乎没有这方面的汽车文明教育和理念灌输。

记者:遗憾的是,就算你想文明开车,环境也不允许。比如某位车主起步慢一点、远远避让行人而停下,后面一排车都会猛按喇叭,催促前车快走。车与车如果相距远一点,就有后车急着超过来插队。似乎在中国城市开车就是容不得半点空间和时间的浪费,大家都急吼吼地要用足每一分时间、每一米距离,怎么会有这样的社会心态?

于海:马路乱象不是单一人群的问题,是整体社会道德的反映。试图文明一点的司机,遇到一大群不文明的司机和不遵守规则的行人,最终也只能被同化。板子主要还得打在司机身上,因为司机手中的机动性和伤害性更大。

有车在今日中国仍然具有社会地位的象征。在许多人眼里,私家车更多是身份性的而非仅仅交通性的。驾车提升了人的身份感,让人获得了自我肯定和自我张扬,也就是常说的 “炫耀性消费”。开车,似乎为的就是这份前所未有的机动能力,从而得到自我肯定和虚荣的满足。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司机们总想着用足每一分时间、每一米空间。

如果更多车主能清醒地意识到,开车是一件消耗资源、为社会增加负担的事情,开车中的不舒坦,本来就应该超过行人的不舒坦,这样的心理机制下,车主们才有可能做到文明礼让,而不是张牙舞爪。

记者:从行人的角度说,马路的路权是否应该以行人为主?当下交通指挥、红绿灯设置、路面规划等,更加关注道路通行。我们对交通的关注,更多放在拥堵问题,而不完全是在安全问题上。

于海:这就涉及到马路乱象的另一个原因:汽车普及导致的路权改变,汽车创造了新的空间秩序。道路资源是中国城市的稀缺资源,在北京、上海等特大城市更是如此。但现实情况是,汽车在路权分配中占了便宜,不仅挤压路人的空间权利,更助长有车族的特权意识,将不平等的路权秩序视为理所当然。所以信号灯不起作用、行人在斑马线上也没有安全等,绝非偶然。

记者:交通文明、汽车文化,我们都离国际水平有很大的差距。国外有些大城市同样人口密度高、面积小、生活节奏快,但他们就能基本做到人车互让、良性循环。您觉得我们目前还有哪些手段可以收到实效?

于海:汽车社会的转型在中国仍处于初级阶段。车文明、车道德方面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既是时代性的,更是人格性的。

作为新空间秩序的最大受益者,驾车人已经被集体形塑了机动一族的特权心理,也就是机动性霸权,让他们从心理上认同了机动性嚣张。这已经不是个别司机的道德问题。现在最管用的仍然是笨办法:比如提供非常完备的监控系统,所有路口都设置摄像头,一旦违规,进行法律上的严惩。其实就像酒驾一样,只要我们真下决心,还是能管住的。最重要的是,空间资源、权利和秩序对机动性的偏爱,不仅生成了马路社会中的强者和弱者,也在培育着各自的身份意识。

今天,当成千上万的新驾车者遇上更多的路人时,全社会突然发现我们远没有为一个必须善待路人的新文明,即汽车文明做好准备。今天,机动性已经平民化。若不驯服机动性,它就会一再地冒犯甚至伤害平民。所以车让人的问题,本质上是培养与机动性匹配的 “仁”的文明性情。

热词:

  • 车让人
  • 汽车文明
  • 汽车
  • 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