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汽车台资讯 >

“C-NCAP之父”赵航:最困难时也没退缩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2日 22:40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最遗憾:国内汽车企业的研发投入不够

最困难:2008年C-NCAP遭遇质疑

最自豪:碰上这汽车业发展最快的十年,能为汽车做点事情。

曾几何时,国人买车最看重的就是价格、配置之类,但现在安全性已经成为车辆的最主要因素之一,其中不能不提到C-NCAP(中国新车质量评价规程)的作用。从2006年开始,C-NCAP认证所颁发出去的星级认证,几乎成了大家对这款车辆安全性的主要认识。C-NCAP的实际操刀者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简称中汽研)主任赵航被称为“C-NCAP之父”,成为中国汽车安全的第一人,在2009年中汽研与本报所举办的首届安全沙龙上,他更是发出了“不系安全带,把车做成坦克也不行!”的精彩言论。

大刀阔斧:从事业单位到企业的转变

赵航:“既然转制为企业,就不要扭扭捏捏。”

中汽研员工:“我们都应该感谢赵主任,是他让我们收入倍增。”

1982年,赵航从吉林工业大学汽车专业毕业,1987年赵航从军事交通学院转业进入汽车行业,也相当于“被安排”与汽车结缘,过去的十年,赵航认为是汽车产业发展最快的十年(从百万辆到千万辆,建立了汽车法规),更是他职业生涯的“巅峰十年”。

从中国汽车研究中心的名字来看,更像是事业单位,此前它确实扮演这个角色。1999年赵航接手中汽研主任时,中汽研已从事业单位向企业转变,政府不拨款了,又不给业务,中心曾经有一段时间就是为生存、发工资而奋斗。赵航上任主任后的第一次就职演说就提出了“以科技为先导,以行业服务为主体,以产业化为支撑”的思路,赵航认为,“既然转制为企业,就不要扭扭捏捏。”10年间,中心业务收入增长8倍,年均增长28%;利润总额增长113倍,年均增长70%。资产总额增长10倍,年均增长30%。科技投入增长73倍,年均增长61%。员工从500多名增加到2000多人,并形成了遍布天津、北京、上海、武汉、宁波等地的业务服务网络。2010年,中汽研收入达到14亿元,利润4亿元,利润率甚至比不少整车厂还要高。“我们都应该感谢赵主任,是他让我们收入倍增。”中汽研一员工称。

十二五期间,中汽研还投资18亿兴建中心新园区,建设世界一流的实验室,这让赵航很自豪,相当于弥补以前的科技短板。这些实验室建成后能更好地为汽车行业做服务,达到良性循环的局面。

关键转折:拍板上马C-NCAP

赵航:中汽研一年2000万元的投资是值得的,C-NCAP一下让中汽研的名声大振,即使2000万元做广告也达不到这种效果。

从事业单位转制成科技型企业的中汽研旗下已经有“国际汽车论坛”、“安全论坛”等多品牌,但真正给中汽研带来声誉还是C-NCAP。实际上,C-NCAP2006年也是“被迫”上马的。当时给赵航的触动是,国内汽车出口到国外市场时,碰撞不达标,出现所谓“碰撞门”,国内的车普遍低于国家标准,而国际品牌则是普遍高于其国内标准,中汽研就想制定一个标准(即NCAP),让企业来竞赛,提升水平。中汽研还在论证C-NCAP可行性时,清华大学已经召集厂家开会,并发布消息要做NCAP。清华的做法是让澳大利亚一家大陆保险公司出资做试验室,让企业拿车过来碰撞,企业交试验费,相当于一种商业行为。

“这相当于评价主权在澳大利亚手中。”赵航说,“这不行,要不,我们拿2000万出来做试验。”但要做C-NCAP,仅实验室改造就要1500万元。而当时,中汽研一年的利润也就是7000万元,一下拿出两三千万元来,到底值不值?中汽研内部意见并不统一,赵航力主上马“我们自己掏钱干,要有压倒性优势。”当时,赵航还代表中国去东京参加世界NCAP(新车评价规程)大会,他对NCAP主席说,如果澳大利亚公司可以做中国的C-NCAP,中国也可以做日本的,只要买来一辆车碰一下,马上宣布成绩,那么世界的NCAP就没意义了。

中汽研一年2000万元的投资是值得的,C-NCAP一下让中汽研的名声大振,“即使2000万元做广告也达不到这种效果。”赵航曾对记者称。其实,中汽研在行业里一直是有名的,C-NCAP最终目的就是让汽车厂商、广大消费者都认识到汽车安全的重要性。赵航也坦承,没想到C-NCAP能带来那么大的影响。

未来:顶住压力 决不退缩

赵航:“打电话不接,请吃饭不去。如果不保证公正性和独立性,C-NCAP就没有生命力了。”

C-NCAP给中汽研带来巨大声誉,但也给赵航带来了极大的烦恼。2008年,从央视开始质疑C-NCAP的公正性开始,全国媒体的介入,造成了C-NCAP空前的一场危机,甚至有媒体将中汽研比作另一个“牙防组”。但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赵航也没有悲观,“如果是商业行为,谁会白白掏2000万元来做实验?”赵航说,“通过一正一反的炒作,名声大振,现在都没有人不知道C-NCAP了。”他在困难的时候也没有退缩,因为在C-NCAP的过程中,没有个人的私利,也没有中汽研的私利,他坚信能胜利,并采用了一套方案来应对,并成功地扭转了局面。

当然,在C-NCAP过程中,中汽研也会面临成绩不好企业的公关,甚至还有大企业的老板打电话来说情。“打电话不接,请吃饭不去。”赵航说,“就我顶着,如果不保证公正性和独立性,C-NCAP就没有生命力了。”赵航表示,在C-NCAP不退让的前提下,中汽研和厂家还有其他不少业务,可以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还可以加强合作。

赵航坦承,中汽研就维持现状,日子也过得不错,但不能这样混日子。耗资18亿元的新园区投入使用后,中汽研将迎来新的飞跃,现年56岁的赵航工作会更加忙碌,他甚至没有考虑退休的问题,不过他希望自己退休后能环游世界。

热词:

  • C-NCAP
  • C-NCAP: C-NCAP是将在市场上购买的新车型按照比我国现有强制性标准更严格和更全面的要求进行碰撞安全性能测试,评价结果按星级划分并公开发布,旨在给予消费者系统、客观的车辆信息,促进企业按照更高的安全标准开发和生产,从而有效减少道路交通事故的伤害及损失。C-NCAP要求对一种车型进行车辆速度50km/h与刚性固定壁障100%重叠率的正面碰撞、车辆速度56km/h对可变形壁障40%重叠率的正面偏置碰撞、可变形移动壁障速度50km/h与车辆的侧面碰撞等三种碰撞试验,根据试验数据计算各项试验得分和总分,由总分多少确定星级。评分规则非常细致严格,最高得分为51分,星级最低为1星级,最高为5+。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