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汽车台资讯 >

北京车牌背后黑色交易:一指标叫价65万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4日 11:44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法治周末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北京车牌背后的黑色交易

  一纸车辆限购令,使得北京市汽车销售市场"怪招"迭出。在利益驱动下,京外地方法院法官甚至与黑中介暗中勾结,制造虚假诉讼来套取车牌从中牟利。一起虚假诉讼,从立案到执行竟只需6天

  “我们没有责任,我们都是按照有关规定办理的。”一谈到利用虚假诉讼过户车牌的话题,京海车管所张警官立刻警觉地竖起一道“保护墙”。

  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车辆管理所京海分所地处西北山区,距北京市区近40公里,主要负责承办海淀区、门头沟区的机动车注册、变更以及驾驶证的申领等业务。

  2011年12月15日,在这里,曾发生黑中介与河北省某县法院法官相勾结、涉嫌制造虚假诉讼过户小客车牌照的事件。

  如今近两个月过去了,从营业厅外墙悬挂的“严防黑中介”“杜绝黑中介”相关内容的巨大条幅上,依然感觉到紧张的气氛。

  事实上,自2011年1月1日《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即限购令实施以来,在利益的驱使下,汽车经销商及中介想尽办法满足客户北京牌照的需求,其手段和渠道可谓五花八门、怪招繁多。

  从最初的预先备案、二手车套牌置换新车,到后来的背户或租赁牌照,乃至通过收买法官、制造虚假诉讼来获取北京牌照,这些在北京车界早已不是秘密,甚至有些人把这当作产业,打通各个环节,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利益链。

  该县法院“办假案”过户车牌的事件被媒体曝光后,两名经办法官被刑事拘留,北京市有关部门及时修订限购令以堵塞漏洞,河北省高级法院表示“将严肃查处,并将调查情况及时向新闻媒体通报”。

  业内人士分析,“虚假诉讼”不单单涉及这个县法院,此事的进一步调查将使更多人受到刑事或行政追究,在北京周边法院及车界或将引发一场“地震”。

  然而,将近两个月过去,此案没有任何新消息,法治周末记者带着种种疑问,展开进一步调查。

  假诉讼立案到执行只需6天

  据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的数据,2011年12月26日公布的本年度第12期个人指标配置:有效个人申请编码总数823665,配置个人指标总数为20178。

  也就是说,摇号中签率不足2.5%,80多万等待买车的人在翘首观望。需求量的急剧增加,导致北京车牌一“号”难求,于是有人打起法院的主意。

  2011版的《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第16条第二款规定:单位和个人在办理车辆购置税、购置税档案转移、二手车销售发票验证、车辆赠与公证等相关手续时,应当出示真实有效的小客车配置指标确认通知书。

  同时,该细则第22条又规定:因法院判决、裁定及个人因婚姻、继承发生财产转移的已注册登记的小客车不适用本细则。

  “谎称债务纠纷提起诉讼,有了法院的一纸文书,汽车过户便顺理成章。”车贩们从“限购令”中看到了一线契机。

  “但这条途径走得并不顺畅。”二手车市一位经纪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正常的民事诉讼,从立案到审结,再到申请执行,一般需要半年时间,卖车人等不起,买车人等不及,往往半途而废,“必须有法官配合才行。”

  相比之下,姚某却干得顺水顺风。据媒体报道,姚某凭借与京外地方法院的关系,一桩虚假诉讼从立案到执行只需要6天时间。

  他只需将一对对卖车人和买车人的身份证件交给法院,“法院收到这些材料后,从聘请代理人,到调解过程,再到判决,会把全部程序都做好”。素不相识的买卖双方产生债务关系,最终裁定以车抵债。

  姚某曾手持多份外地县法院的民事裁定书、调解书等法律文书,对媒体坦言:“经过我手过户的车牌就达近百个。”

  据姚某透露,每笔生意他要给法院人员两万元,而他自己至少可以赚1.5万元左右。“这种买卖每个法院每周最多做5个,如果生意比较集中,还可通过关系找其他法院。”

  同时,姚某也抱怨法院人员“不见钱不办事,真不是东西”。

  正是由于金钱的诱惑,某县法院两名法官铤而走险,驱法院警车赶到京海车管所与姚某会面,一次性办理了三份小客车过户执行手续。

  市法院办公室主任牵线

  “这位法官平时看上去谨小慎微,没想到胆子这么大。”法治周末记者在某县采访时,犯案者的一位同学如此评价。

  据了解,“虚假诉讼”败露后,马某二人先是被停职,旋即被刑事拘留。随后,该县法院院长遭到免职。

  目前,新院长已到任。

  “事实上,马某二人并非‘单独作战’。”知情人告诉记者,同时因同一案件被刑事拘留的还有某市法院党组成员、办公室主任任某。任某现羁押在某县公安局看守所,马某二人则被羁押在市公安局看守所。

  知情人透露,事情缘于某市法院任某,任某与马某是同学,马某与北京车市的黑中介并不认识,任某为了照顾兄弟,给了马某一批“生意”做。

  “起初,任某拿大头,马某拿小头,马某发觉后不干,两人为此还闹过意见,后来才改成利益均分。”上述知情人表示。

  坊间还传闻:“任某利用办公室主任的权力,拿着该市法院的公章直接到北京的车管所办手续,帮人过户了很多车牌,收了不少钱呢……”

  传闻毕竟是传闻,该市法院有没有制造虚假诉讼?任某在本案中扮演什么角色、起什么作用?当地司法机关一位工作人员对法治周末记者说,由于目前还在侦查阶段,尚不确定。

  但有一点可以透露,任某、马某等人涉嫌徇私枉法和受贿两个罪名,已经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如果受贿数额超过10万元,主要犯罪嫌疑人将面临10年以上有期徒刑。

  北京法律界人士分析,民事诉讼法规定,法院从立案、审理到执行要实行三分离,而作为民庭法官却能持有协助执行通知书、直接进入执行程序,不能说法院管理没有漏洞。

  记者在某市中级法院曾亲眼看到,审判人员手持一叠文件去盖章,管章人看都不看,把公章和印章使用登记簿交给来人,由他自己盖章自己登记。

  北京某律师告诉记者,他一次到某地方法院复印卷宗,发现该法院的公章就放在打印室不加锁的抽屉里,谁都可以随意加盖。

  2012年2月13日,法治周末记者来到某市中级法院采访。该法院宣传处处长表示,中院领导对这起案件很重视,做了大量工作,但具体怎么重视、做了哪些工作,要等领导回来才能知道。

  北京车管所:这个不能说

  暴露在京海车管所的仅仅是永清县法院办理的三笔“诉讼过户”案件,那么,2011年度,该所共办理了多少起此类车牌过户手续?都是哪些法院审理的?

  “我们有纪律,这个不能说,涉案资料已经全部上调,具体情况你可以到市车管所去采访。”京海车管所张警官热情而谨慎地回绝了记者的提问。

  据媒体披露,中介姚某与某县法官马某二人在京海车管所是第一次接触,“以前都是其他的法官进京办理,地点基本是在京南车管所”。

  这就说明“虚假诉讼”不单单涉及京海车管所。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车辆管理所对此类型过户车牌的数量是否做过统计调查?通过此种手段已经过户的车辆又当如何处理?

  听到记者来意,北京市车管所办公室梁警官以“接受采访须经过市交管局新闻办同意”为由,婉拒了记者。

  法治周末记者拨通北京市交管局新闻办电话,说明情况,经过再三磋商,得到的答复是,先发采访函,经过他们领导批准后再采访。

  “我们已经在想办法堵漏洞。”在京海车管所采访,送记者出门时,张警官指着贴在门廊墙上的《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修订)说,经媒体披露后,为了从根本上杜绝这类情况的再次发生,北京市政府已对实施细则作了修订。

  修订后的细则明确规定:因法院判决、裁定、调解小客车所有权转移,申请在本市办理小客车转移登记或由外省(区、市)转入本市时,现机动车所有人需提交已取得的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证明文件。

  黑市叫价65万元

  北京市对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进行修订后,从法规上堵住了利用虚假判决过户车牌的漏洞,那么能否从根本上杜绝非法取得北京牌照的路径呢?

  法治周末记者来到北京市西四环四季青桥以西,对那里的一些汽车4S店进行了暗访。

  在一家中档车店,记者假装看中一辆标价20多万元的轿车,但没有指标,还必须上北京牌照,请销售经理帮忙。

  “哎呦!一个北京牌照需要十几万呢,车才多少钱?我建议你上外地地方牌照或租别人的京牌,等拿到指标再过户回来。”接待的是位女孩,她用怀疑的目光注视着记者。

  随后记者走进一家高档车店,直接坐进一款标价110万元的豪车,只谈车不谈价钱,最后要求店方解决北京牌照。

  “你想多少钱弄个指标?要告诉我你的心理价位,首先声明一点,我们是卖车的,不卖指标,但听说朋友能办,干这行都有朋友。”销售经理刘某巧舌如簧。

  “以前最早的时候,都是改票,上一个牌照加两万元,到后来备案二手车,再到最后走法院判决,形形色色的途径我都知道,但是据我所知,这些路子都堵死了……”

  说到这里,刘某顿了一下,看看四周:“你真想要,一口价,一个指标65万元,京A的,保证过户到你的名下。”随后口气一转,“我也是听朋友说的,什么路数不确定,不过你要是有低于60万元的指标,我收购。”

  在另一家高档车店,销售经理小军(化名)热情招待记者:“实话实说,你再早来两个月,通过法院诉讼的方法就能办,但去年年底北京严查了一批后,到现在没放松呢,法院途径肯定走不通了。”

  “现在有个途径可以考虑,北京不是每月摇号吗?可确保这批摇号中签者有你,上月我有个客户,给别人交3.5万元,能否兑现月底才知道,我也在等他的信。”

  “不行背户怎么样?有的人拿到指标却不需要买车,把你的车先办到他名下,完了定个协议,车出了事由你方负责,不久前我帮人办了一个,买车人一把给了5万元占用费。”小军不断与记者商量着探讨路径。

  看到记者屡屡摇头,小军说:“这样吧,给我几天时间,我发动所有朋友、关系想办法,争取帮你拿到北京车牌。”

  2月14日下午,就在本稿即将编发之时,销售经理小军给记者打来电话:“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车牌问题解决了,我一个朋友路子野,26万元可搞定,先交5万元定金,怕有风险我可以给你打收据,剩下的交车时付清。”但小军拒绝回答他朋友通过什么途径。

  小军一再叮嘱:“买车人是哪的没关系,今天下午把身份证件拿过来送到总所(北京市车管所),两周后即可拿到车牌,机会难得,错过就办不成了。”

热词:

  • 车牌
  • 车管所
  • 叫价
  • 北京车市
  • 买车
  • 车牌: 车辆号牌是两面分别悬挂在车子前后的板材,通常使用的材质是铝、塑料或贴纸,在板上会显示有关车子的登记号码、登记地区或其他的基本资料。车牌是对各车的编号,通过车牌可以知道车所属省、市、县,车管所根据车牌可以查到车的主人。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