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汽车台资讯 >

京城堵车年损上百亿 低价公交政策不变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9日 08:56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央视国际-经济半小时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天通苑,堵车的队伍长达四五公里,放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尽头,千军万马挤在一起,大车小车已经分不清你我,2个小时的时间,开不到2公里的路程。

京城堵车年损146亿 低价公交成不变政策

公交本姓“公”

  不知道什么时候,首都北京,被大家起了个别名,叫“首堵”,堵车的堵,这话不好听,但交通拥堵确实一直是个让北京老百姓头疼的问题。

  据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测算,北京市每天因为堵车造成的社会成本达到4000万元,核算下来相当于每年损失146亿元。不知道这个数字怎么出来的,也不知道准不准。抽象的数字,还是不如镜头更直观。我们今天就先来看看一段堵车的画面,拍摄地点位于北京一个叫天通苑的地方,拍摄者是一位家住天通苑的摄影师,叫陆岗。

京城堵车年损146亿 低价公交成不变政策

天通苑终于“通”了

  这是2004年7月的早上,堵车的队伍长达四五公里,放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尽头。

  2007年8月的早上,为了避开堵车人们选择绕行到河边,但他们发现就连河边的小道,也堵得水泄不通。

  千军万马挤在一起,大车小车已经分不清你我。

  2个小时的时间,开了不到2公里的路程,公共汽车上有人焦急的向前探望,有人在发短信请假,无助又无奈。

  天通苑居民陆岗:“有四五公里远,而且非常震撼,你眼睛里看的除了车还是车,你看这是上班的时候,上班的那一条路堵着,很多人说绕道走,走河边,河边也是堵,没有不堵的地方,看堵的行人自行车已经没有地了,有焦急往前探望,还有发短信给单位请假什么的,而且很无奈的表情,堵在那真是纹丝不动。”

  陆岗是天通苑社区的一位普通住户,也是这些照片的作者,他告诉记者,对于生活在天通苑的人来说,堵车早已成为了一种习惯和无奈。

  陆岗:“六点半就开始堵,一片车灯,一片车的海洋。”

  天通苑居住区位于北京市北五环以外,是北京最大的居民聚集区,居住人口超过30万人,然而画面上的这条横穿天通苑大社区的立汤路,却是这里进城最近、最便捷的唯一通道,几乎每天早上,这条道路都会成为“停车场”,而到了晚高峰,拥堵场景又会在反方向的出城路面上演。

  陆岗:“有的时候晚上十一二点,从城里回来还堵,那会因为下了点雨,堵车堵的我们在立汤路,家就在马路旁边,从家探出楼上的灯光,就是回不了家,因为你堵得寸步难行。”

  由于常年交通拥堵、出行不便,入住天通苑4年多来,陆岗的岳父母却只到过家里两次。

  陆岗:“因为受不了那个罪,为什么我跟岳父岳母有一年说到我们家来看看,他从西郊过来,然后我还是开车带他们过来,然后堵得他心脏病犯了。”

  陆岗告诉记者,在天通苑,堵车不是新闻,如果不堵车才是大新闻,一些生活在这里的居民也无奈地把天通苑称为“天堵苑”,把出行比喻为难于上青天,一位网友在自己的博客上写到:要是有人问我世界上什么地方最堵车,我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他:天通苑!

  天通苑日复一日的拥堵成了当地30多万居民的一块心病。但这个月开始,一条快速通道把地处北五环外的天通苑与北京市中心直接联到了一起,那就是历时4年建成的北京地铁5号线。有人说,随着5号线的开通,天通苑终于“通”了。那现在天通苑居民怎么出行呢?

  这是一个星期一的早晨,家住在天通苑某小区的刘平早早的出门了,6点55分她从432路公车下车后,跟随着人流,快步地走向不远处的地铁5号线天通苑站。

  天通苑居民刘平:“来得及,没问题,主要怕晚一点人太多了,所以早一点。”

  7点钟,刘平准时进站,掏出自己的地铁一卡通,排队刷卡,读卡器上显示为票价2元,走上站台,7点07分,刘平将要乘坐的地铁列车已经缓缓的驶来,上车后记者注意到,尽管才是运行的第二站,但车厢内早已没有了空座位,刘平对此却不以为然,一路上她兴奋的指着窗外的立汤路,给记者描述着过去这里堵车的场景。

  刘平:“等于刚才两个堵点都过去了。”

  记者:“最堵的时候什么状况?”

  刘平:“迟到,但是没办法。”

  记者:“能堵多长时间?”

  刘平:“这说不好,两个小时吧,都有可能。”

  如今的地铁5号线,平均时速36公里,最高时速到达80公里,飞驰的地铁列车畅通无阻的行驶,将刘平记忆深处的那些拥堵点瞬间抛在了身后。在经过了15个站点,不到40分钟的行驶以后,7点45分,刘平到达了东单换乘站,由于她的工作单位在西单,所以她还需要在这里换乘地铁1号线。刘平对这里的换乘通道已经非常的熟悉,由于是无障碍换乘,所以她无需再刷卡购票,5分钟后便顺利上车,经过王府井、天安门东、天安门西3站之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西单,这时出站口的电子时钟上显示的时间是7点58分。

  刘平:“正好五十分,好象是7:07出发的,提前了,其实我是八点半上班,现在八点钟就已经到了。”

  2元钱的车费、50分钟的行程,让刘平顺顺利利的从五环外的住家来到了位于市中心的单位,而在5号线开通以前,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在过去,她需要先乘坐公车到13号线立水桥站,再从立水桥到东直门,然后换乘2号线到建国门,最后换乘1号线到西单,而现在不仅省时还省钱,过去每天来回12元钱的车费,如今却只需要4元钱。

天通苑:梦想照进现实

  家住北京天通苑的刘平自从搭上了地铁五号线,每天花在上班路上的时间少多了,交通不再是个让他头疼的事,不过,对天通苑的居民来说,五号线带来的这场变化,还不能仅仅用时间和金钱来衡量,这里不少人的生活方式也随着五号线的开通,在悄然发生着改变。

  十一长假后的第一个上班日,陆岗也惊喜的发现,原来每天早高峰必堵的立汤路上,车龙不见了,他又拿出照相机,记录下了这过去只有在春节才能见到的场景。照片上稀稀拉拉的几辆车,路面显得十分空旷,同一个位置、同样是周一上班的高峰期,这和以前拥堵时的场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陆岗:“有很大一部分也是放弃车辆坐地铁了,所以,就形成了这边的交通通畅了,所以地铁五号线功不可没。”

  根据北京交管局统计数字显示,地铁5号线开通一周,天通苑地区报堵下降近72%,天通苑出现了7年头一次早高峰不堵车的奇迹,这里的居民们为此欢呼叫好,更有人把它形容为“天通苑人的重生”。

  陆岗:“我们把这个地铁比成为我们的生命线也好,希望之路,这都不过分,现在我们坐了地铁五号线,我们深刻体会到我们有半个钟头从我们五环之外的天通苑,能够站在长安街东单,以前不可想象,半个钟头我连三公里都出不去。”

  而刘平,更是因为5号线的开通,事业上有了变动,跳槽到了目前自己心仪已久的单位。

  刘平:“在亚运村之所以工作了四年都没有换地方,就是因为交通的问题,成了我一个换工作的最大的障碍,现在我觉得五号线开通择业范围更大了,可以到城里来上班。”

  刘平告诉记者,除了工作上的变化,很多细微之处也足以体现生活质量的提高。

  刘平:“我周四的时候,给人家做红娘去介绍相亲,回来的时候坐五号线,挺晚的十点多钟吧,周五的时候,跟同事去唱歌,在月坛那边,也是回来坐的五号线回来,如果要是光这一周打车就二三百块钱,就省下来了。”

  陆岗:“还有人说,咱们组织一个网友的聚会,说咱们去簋街,哪怕喝到十点钟,咱们坐地铁五号线回来,什么都不耽误,也安安全全的。”

  以前,不少居民把天通苑叫卧城,因为交通拥堵,晚上回家已是深夜,只能上床睡觉,现在,我们看到有了地铁五号线这条便捷的通道,他们的生活变得丰富了,而对大多数北京市民来说,他们最近更关心的还不是五号线开通,而是另一条消息:北京地铁全面降价。

  在降价以前,9月26日,北京市举行了轨道交通路网票制票价的听证会,与会听政代表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许光建的开场白让在场的人都笑了。

  “我从1998年开始参加北京的听证会,这次好像是第一次关于降价的听证会,印象非常深刻。”

  此次听证会向听政代表提交了两套方案:第一、单一票制方案确定票价为2元,不论乘车距离长短和换乘次数;第二、计程票制方案2元起价、4元封顶。最后,25名听证代表中的绝大多数选择了前者,10月7日,北京地铁正式降价,给老百姓带来了实实在在的优惠。

  市民街坊:“地铁特方便,然后还便宜。”

  市民:“我是从万寿路那边到龙泽,要倒1号线,2号线,13号线。”

  记者:“你每天倒三号线的话,花费多少现在?”

  市民:“现在一趟是2元钱,刚开始是一趟6元,来回12元钱,现在一天来回就4元钱。”

  市民:“以前一天得10元钱,现在只需要4元钱,能够便宜6元钱。”

  那么北京市政府为什么会选择降低轨道交通的价格呢?

  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王海平:“主要是出于让老百姓从我们的发展中得到实惠得到好处的想法,同时也是为了进一步利用我们的价格杠杆来调解我们公共交通的发展,调解地面交通和地下交通合理比例。”

  今年1月1日,北京路面公交全线实行1元起步,刷卡4折、学生票2折的低票价方案,目前地面公交实际平均票价为每人次0.58元,与轨道交通的比价为1:5,而在实施新票制票价后,地面公交与轨道交通比价缩至1:3.45.

  王海平:“我们经过调查,计算出来大概有80.2%的乘客会在这个当中得到好处,就说他的公交(轨道交通)出行的支出会往下压,下降的幅度每人次下降1.3元。”

  而如果实行价格差别的计程票制,则预计有23.6%的乘客平均每次出行支出将增加1.1元。显然,单一票制的方案对乘客最具有吸引力,将在一定程度上分流地面交通流量,缓解交通拥堵,改善空气质量,这一降价,也让北京的公交和地铁票价双双成为全国最低。而记者了解到,北京市地铁运营有限公司2004年到2006年,人次运营成本分别为3.04元、3.02元和2.84元,票价下调为2元后,平均每人次亏损额约1.25元,其亏损将完全由政府来埋单。

  王海平:“这样基本下来估计超过10个亿。”

  据北京市财政局不完全统计,2004年至2006年3年间,北京市财政共投入241.17亿元支持公交、地铁等公交事业发展。2007年,北京市财政预计将安排49.76亿元继续支持公共交通事业。其中,光实施地铁优惠一项,就将补贴10.3亿元。

  王海平:“目前来说北京经济是快速发展,税收各地,地方税收吧,和地方财政应该说增长的速度都很快,每年我们都一直20%以上,今年的话,达到30%,所以说承担这样一个一票价的公交政策,应该说补贴是没有问题的,而且这也是我们公共财政应该承担的一份职责。”

  那么公交、地铁的这些优惠政策,到底可以坚持多久呢?面对我们的镜头,王海平主任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王海平:“事物在发展,交通的情况也在变化和发展,所以的话,客流的情况,运营的情况,也在不断的变化发展,现在的话正在试运营,下一步根据运营的具体情况,北京市地铁交通发展的情况在某些方面做一些具体的完善和修订,但是我想的话,低票价这种公交政策的取向是不会变的。”

  北京轨道交通基本目标:三环路以内,每步行一公里就可到达地铁车站

  看几个数字,都是北京市未来交通的目标:到2010年,公共交通承担全日出行量的40%;城市干道高峰小时平均行程车速达到20公里/小时以上;五环路内85%的通勤出行耗时不超过50分钟;边缘地段到达市中心区的出行时间在1小时以内。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北京市不仅加快了轨道交通网建设,并且降了票价,希望吸引大量车主放弃私家车,改乘地铁出行,然而,这样一来也给地铁运营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记者下午六点钟,在复兴门换乘站拍摄到的画面,放眼望去整个站台人山人海,就如同春运一般,记者看到,尽管关门的提示铃声已经响起,但大量的乘客滞留站台、未能上车,由于乘客实在太多,工作人员不得不用力的往前推,车门始终关不上,里面的乘客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就根本上不去,等了三四趟才能上去,然后特别挤。”

  “确实上不去,然后进去之后,夸张的说就是不用扶,因为你那脚是悬空的。”

  北京地铁运营公司党委宣传部部长贾鹏:“五号线的客流量已经达到了每天42万人次,上升的幅度是很明显的,同时,加上五号线和既有的四条线路,我们地铁的客流也提升了30%,从198万人次,上升到了上周五的278万人次。”

  由于地铁内过于拥挤,一位肖小姐在乘坐了几天地铁上班以后,还是做出了放弃地铁继续开车上班的决定。

  “后来我是发现人太多了,高峰的时候就是人特别的挤,车厢里,然后后来权衡了一下,还是自己开车最舒服一点吧。”

  而天通苑的一些居民却在上班的时间遇上了限流的麻烦。

  “因为人太多了,它会限制客流,星期五的时候,他们等了五十分钟。”

  针对这些的情况,很多乘客都希望地铁公司能在高峰时期增开一些班次来缓解运营压力,那么对于地铁公司来说,这是否可行?贾鹏告诉记者,10月7日北京地铁已经同时缩小了四条线路列车的最小间隔时间,2号线、13号线和八通线分别缩短了30秒,而1号线更是由原来的3分钟缩至2分45秒,与此同时还把1、2号线老式列车的部分车厢座椅拆除,以增加每趟车200人次的运力。

  贾鹏:“2分30秒是世界级的水平,我们现在正按照这个方向去努力,应该是在今年年底或明年的一季度1号线实现这么一个目标,奥运会之前,2号线,13号线,八通线也朝着这个目标去努力。”

  记者了解到,目前地铁公司除了正在积极攻克缩小运行间隔时间的难关以外,也力争将1号、2号线的新列车尽快投入运营,并尽早完成地铁13号线和八通线列车由目前每列4节车厢增加到每列6节车厢的工作,以满足乘客需要,而就在明年,10号线(含奥运支线)、机场线也将投入运营。

  王海平:“以后还要继续建设更多更长的地铁路线,这样也会分流和分散现在地铁比较客流量比较集中的这样一种状况。”

  王海平告诉记者,北京发展轨道交通的目标是2015年建成19条地铁线路,届时总长度561公里,将超过纽约成为世界地铁线路总长最长的城市,让轨道交通运载的乘客量,由目前的每天200万人次提高到800万人次。

  王海平:“我们的基本目标是这样的,三环路以内,将来的话,每步行一公里,就可以到达地铁车站,这样更方便一些。同时向外围延伸,延伸的话主要考虑一个优先的解决通往新城的轨道交通,这样的话,有利于我们新城的开发和建设,有利于把城市中心的人口和城市功能向新城来缩紧,这是一个思想。”

半小时观察:公共交通以人为本

  北京市实行公交优先、降低票价的政策后,政府每年要花在公交地铁上的补贴每年就接近一百亿。公交姓公,它就应该由公共财政来承担,为大家提供公共服务。

  有人说,北京的情况特殊,市里有钱,当然可以大力发展公交,其他地方没有这么好的条件,只好让公交部门自己想办法,于是出现了公交市场化的说法,多少年了,争来争取,谁都说服不了谁,公交问题也没找出个好办法。

京城堵车年损146亿 低价公交成不变政策

  的确,产生交通问题的原因本来就各不相同,本来就不能用一个办法解决所有的问题,没有“万能药”。北京市的办法也只是在各种方法中,做出了一种选择。其实,还有很多办法可能成本更低,更符合城市实际的财力。比如,在城市规划中做好优化设计,更合理的设置城市功能,减少无效的交通流量;提高公交线路的运行效率,降低公交系统的运营成本;改善公交设施,提供良好的乘坐环境。相信一个人性化、快捷、便利的交通系统,会和低票价一样受到老百姓的欢迎。公交优先的路有很多条,条条大路都会通罗马。

热词:

  • 汽车
  • 汽车: 汽车 原指以可燃气体作动力的运输车辆,也指有自身装备动力驱动的车辆。“汽车”(automobile)英文原意为“自动车”,在日本也称“自动车”(日本汉字中的汽车则是指我们所说的火车)其他文种也多是“自动车”。美国汽车工程师学会标准SAEJ687C中对汽车的定义是:由本身动力驱动,装有驾驶装置,能在固定轨道以外的道路或地域上运送客货或牵引车辆的车辆。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