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汽车台资讯 >

安全行车不只是口号 长途客运情况调查纪实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30日 05:52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新华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新华网北京12月2日电(记者 刘东波、张军)近年来,全国各地重特大交通事故频发,其中大部分与大客车有关。我国公路客运的真实状态是什么样的?存在什么样的安全隐患?

  10月24日至25日,记者一行2人乘坐长途卧铺客车,由成都出发前往上海,途经四川、陕西、河南、安徽、江苏、上海,历时近30小时,行程约2300公里。行程中,记者目睹的种种交通违法行为,无不是可能导致重大事故的安全隐患,亟待引起高度重视。

  大客车司机的方向盘掌握着很多乘客的生命,安全行车不能只是一句口号。

  从成都出发:超速加超员

  在成都城北汽车站,记者买了2张卧铺客车票,每张560元,座位号是1、2号。

  24日9时,记者安检进站后,发现所乘的卧铺大巴为尼奥普兰客车,车牌号沪B46481。司机甲和副驾驶已到位。记者上车时,车内还没有乘客。司机要求记者坐后排,记者出示车票座号,得到的回答是“不按号坐”,且态度强硬。经交涉,记者选择了侧对驾驶座位的第二排两个下铺位。

  全车有36个铺位(横向3排布置)、1个驾驶座位和1个副驾驶座位,核载38人。厕所在车厢右后部,车厢中部侧窗玻璃旁有2个安全锤,车厢顶部有1个安全窗,驾驶区安装有GPS监控装置和6个监控摄像头,仪表台放着一盒印有本班线联系人及电话的名片。过道较窄,勉强能侧身通过。

  9时30分,车辆出发,乘客只有记者2人。在出站口,登记工作人员上车检查清点了乘客人数,登记后放行。车辆由司机甲驾驶,由市区向北驶往绕城高速方向,副驾驶开始不断接打电话,联系沿途乘客上车的时间地点。10分钟后,绕城高速城北入口附近,车辆停靠在一个公交站旁,陆续上来一批乘客。

  10时,车辆行驶在成绵高速公路,车速加快,GPS装置发出连续的“滴”声报警,伴有“超速行驶,请减速”的语音提示。随后的1小时内,GPS装置不时发出类似的报警声,记者用自带的导航仪测了一下,速度基本在每小时100至110公里。

  11时,车辆驶离成绵高速公路,进入德阳市境内。半小时后,车辆驶入德阳市中江县城区,突然减慢了速度,副驾驶对着手机大喊:“桥上,我们在桥上,看见没有……”,司机甲连按了两声喇叭示意,随后车在桥边停下,2名乘客上了车。又走了20分钟,车辆在101省道中江县某段停下,上来3名乘客,其中一人怀抱婴儿。

  在205省道绵阳段,司机甲驾驶动作很激烈,不时在弯道超车,跟车距离很近。记者留意到,在限速每小时60公里的路段,车辆最高时速达到87公里。

  12时20分,车辆在绵阳市三台县城区停下,上来一大批乘客,有2个乘客各带1名幼儿。一小时后,车辆在绵阳市区青龙大道停下,副驾驶下车,司机乙上车。随后,又陆续上来5名乘客。

  此时,不包括1名婴儿和2名幼儿,车内共有39人,超员1人,最后上来的5人中,4人暂时合用第一排的3个铺位,另外1人坐在副驾驶位置。

  14时,车辆由司机乙驾驶,驶入绵广高速公路,已经连续开车4个半小时的司机甲在第一排左侧下铺躺下休息。

  四川至陕西:超员检查过关

  15时,车辆继续行驶着,乘客们大都选择了睡觉来打发时间。一名男乘客掏出一根烟准备点上,被司机乙看到立即制止。几分钟后,男乘客忍不住带着烟去了厕所。

  16时,车辆行驶至沪陕高速公路川陕交界附近,因车上有1名超员乘客,司机很有应对检查的经验,将无铺位的一名男乘客请去厕所抽烟,这样车内便成了一人一位。几分钟后,车辆进入省际检查站,被拦停,一交警上车,在车厢前部检查了车内情况,登记后放行。

  车辆驶出西汉高速公路韩家坝出口,司机甲用话筒介绍了行程注意事项:一是车厢内禁止吸烟,厕所是唯一的特区;二是呕吐袋在前排取用,用完后统一放入厕所废纸篓;三是每隔六七小时停车一次,每次休息约20分钟。

  随后,车辆在一处设施较简陋的休息点停下,大家纷纷下车。20分钟后,在司机的招呼下,大家陆续上车。在小睡了一会儿后,司机甲接过司机乙的方向盘开车。司机乙取出一个床垫铺在过道上,供那名没有铺位的男乘客躺下休息。司机乙自己似乎同样很疲惫,没多久也睡着了。

  车辆上了高速公路,在崇山峻岭间蜿蜒前行。

 ? 陕西至河南:疲劳驾驶让人揪心

  19时29分,天色已暗。司机甲已连续开车近3个小时,开始打哈欠;20时,车辆行驶在西汉高速公路秦岭段,在过一段长坡时,5分钟内,司机甲连续踩了3次急刹车,脸部显露倦容。

  21时8分,车辆在一个隧道内行驶,司机甲连续出现3次明显的低头、闭眼动作,司机甲似乎随时都可能睡着。记者感觉到车辆不时偏离车道,又被迅速调整回来。

  终于,在一次重重的低头后,司机甲猛地抬起头,摇晃了一下脑袋,随手打开了左侧边窗,一阵凉风袭来,司机甲也清醒了许多,回归正常驾驶状态,在隧道内频繁变道、超车,按喇叭的频率也提高了很多。

  22时40分,经过连续6个小时的困顿,司机甲终于将车开出高速公路,在商洛东出口停车休息。20分钟后,车辆继续上路,司机甲太累了,被司机乙替下后倒头便睡。

  司机乙的驾驶风格要沉稳些,车子行驶得相对比较平稳。

  到了10月25日零时,司机乙开始打哈欠。记者浅睡了几分钟,随后被一阵颤动惊醒,抬头一看,前方有一货车正快速变道,客车被迫紧急刹车。

  2时30分,连续开车3个多小时后,司机乙更显疲态,不时打着哈欠。过了大约半小时,前方一马平川,偶尔见一两辆货车,司机乙似乎抵不住困意了,将车辆行驶在中间车道,自己不断调整身体姿势,做换手、挠头等动作,以驱逐疲倦。

  3时35分,车辆驶入信阳服务区,停车休息35分钟。司机甲这一觉睡得不错,起来后挺精神,还绕车检查了轮胎和发动机的工作状态,随后坐上了驾驶位。

 ? 安徽至江苏:“花样”驾驶令人惊心

  6时,天色渐亮,车辆已行至沪陕高速公路安徽段,司机甲继续开车,车内大部分乘客都在睡着,不时传来阵阵呼噜声,GPS装置偶尔发出几声超速提示音。

  6时20分,司机甲又犯困了。开窗太冷,这次他选择了戴上耳机听音乐,后又拨打了一个电话,在打了20多分钟的电话后,似乎精神了,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插在裤袋里,哼着小曲驾车前行。

  一个多小时后,车辆进入江苏境内。9时10分,车辆驶出高速公路南京出口,停在一处停车休息点。大家吃了顿热乎的早饭,两位司机洗了把脸,精神了很多。

  接着,改由司机乙驾驶车辆。此时的他开车小动作不少,不时回头看车厢内情况,边操作手机边驾驶,偶尔双手脱把,开着车居然还站起来抬头整理窗帘。记者的心也随着他的动作悬起又放下。

  11时30分,车辆驶出沪宁高速公路常州出口,在常州市区辗转后停在一个停车场,有3名乘客下车,司机当场给他们联系了转乘车辆。记者询问司机还要多久才能到上海,得知后面在无锡、苏州等地均要停站下客,到达上海至少要3个小时以上。因下午在上海还有行程安排,记者只得选择在常州下车,搭乘高铁赶往上海,告别了这趟让人揪心的长途客运之旅。

热词:

  • 司机
  • 车辆
  • 驾驶
  • 乘客
  • 20
  • 司机: 司机,也就是掌握“机”的人。机器出现在人类社会上,是瓦特发明蒸汽机之后。从那时候开始,就出现了司机一词。从这个意义引申开来,所有掌管机器的人,都可称呼为司机。亦可称“驾驶员”,是指驾驶和控制车辆的人,包括路面车辆和铁路车辆在内。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