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汽车台资讯 >

造车造酒 山西煤老板转身新领域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3日 17:44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新京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今年8月8日,民营煤炭企业山西成功集团投身造车的处女作———“成功一号”微面,以“从天而降”的方式在呼伦贝尔草原上亮相。?受访者供图

煤老板,以往受到关注,总是与矿难、封口费、团购悍马、成栋购楼等相关。近日,山西煤老板再次引发关注,则是由于他们的转型。在淡出煤炭业之后,汽车、教育、白酒等产业,甚至电子商务,都出现了他们的身影。

从2004年至今,连续6年时间里,山西对煤炭资源进行了持续整合。很多煤老板退出煤矿经营时,获得了经济补偿。手握重金的他们如何华丽转身?上千亿元的游资将投向何处?随着时间推移,很多煤老板转型投资的项目逐渐浮出水面。

煤老板50亿元投汾酒

8月初,山西省吕梁市的一个投资项目吸引了全国的注目。30多名煤老板共同出资50亿元,在吕梁市建设一个“杏花村酒业集中发展区”,规模相当于现在汾酒集团的三倍。这个集中发展区,也是山西省转型发展的第一个实验区。

“煤老板的钱没有别的味道,投资白酒很正常。”汾酒党委副书记阚秉华表示,产业区项目将由汾酒负责具体运营,意在整合山西境内的上千家白酒企业。阚秉华强调,不要戴有色眼镜看待来自煤老板的钱。

这个投资达50亿元的项目只是山西煤老板寻求转型的冰山一角。

煤炭,又被称为“黑金”。它在山西国民经济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由于历史原因形成的煤矿“多小散乱”格局,也造成了资源浪费、环境污染、生态破坏、安全事故频发等诸多问题。

上千亿资金如何投资

从2004年开始,山西省开始了煤炭资源整合。在2004年的“煤炭产权改革”中,山西省共关闭4000多座非法煤矿。2006年,山西省政府出台了《煤炭资源整合和有偿使用办法》,使得年产在9万吨以下的煤矿全部出局。此后,煤炭资源的整合一浪高过一浪。

2009年4月15日,山西省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到2010年底,全省矿井数量控制目标为1000座,兼并重组整合后煤矿企业规模原则上不低于300万吨/年,且全部实现以综采为主的机械化开采。

如今,很多私营煤矿早已改姓“国”。煤老板们则获得了现金、股权以及其他方式的补偿。根据非官方的估算,煤企整顿“挤”出了上千亿元的资金。

退出老本行之后,对于这些手持重金的煤老板们,钱该如何花出去,如何继续创造财富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

民营煤企转型造车

为将煤老板手中的资金留在山西境内,2009年7月13日,山西省政府办下发了《关于促进民间资本进入我省鼓励类投资领域的意见》,引导民间资本投资基础设施领域,在财政及税费等九个方面对民间资本进行优惠。

在这样的形势下,帮助“前煤老板们”找项目,成了各级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杏花村酒业集中发展区”就是吕梁市政府牵线搭桥的项目。

吕梁市副市长、杏花村酒业集中发展区建设领导组副组长张中生说,煤炭资源整合后,吕梁市至少有400亿元资金退出了煤焦领域。今年3月中旬,张中生带着几个“前煤老板”去茅台、五粮液等酒厂考察,从中看到了商机。他们很快商量决定,并成立了中汾酒业投资有限公司,项目立即上马。按照规划,酒业集中发展区可安排3万余人就业,带动酿酒高粱产区10万户农民致富,汾酒增加销售收入100亿元以上。

今年8月,民营煤炭企业山西成功集团斥资数亿投身造车的处女作“成功一号”微面在呼伦贝尔草原上首次亮相。为突破利润瓶颈,成功集团董事长马国利通过4年的调整部署,使这家“每年挖煤挣十多个亿”的民营煤企成功迈入汽车制造业。

煤老板投资多个领域

今年年初,由21位“煤老板”联合组成的汾阳市煤炭企业转型发展联合协会挂牌成立,协会筹集资金3亿元,准备与市政府联合新建两所高中、一所职业中学。

在太原、临汾等地,由“前煤老板”合资成立的养殖、花卉、建材等项目,也逐渐进入了收效阶段。

随着山西煤炭业整合,“前煤老板们”通过新的项目,与“黑金”时代告别。对于那些昔日的煤老板来说,他们也认为退出煤炭领域不是坏事。

“前煤老板”孔祥生说,当初,有部分人觉得自己受了损失,但现在看来,煤炭资源整合既是对生产力的解放,也是对煤老板的解放。“过去,我们是挣钱多点,但安全压力太大,整天在提心吊胆中过日子。现在,终于可以平心静气地干点事业,享受充实的生活了。”? (记者 田丛 实习生 刘兰兰)

■ 对话

“转型造车只因迷恋机械”

山西成功集团董事长马国利称,造车投资全面完成需20亿

对话人物:马国利

年龄:43岁

转型领域:汽车制造

投资规模:超10亿元

民营煤炭企业山西成功集团董事长马国利通过4年部署,使这家“每年挖煤挣十多个亿”的民营煤企成功迈入汽车制造业。今年8月8日,该企业投身造车的处女作———“成功一号”微面在呼伦贝尔草原上亮相。

“煤炭产出比较可观”

新京报:你什么时候开始从事煤炭这行?

马国利:我从事煤炭时间并不长,大概十几年。但我经营煤炭业的思路跟别人不一样,有的煤老板只做煤炭开采,有的只做煤炭运输,我现在是开采、运输到贸易整个产业链全部环节都做。坚持布局整条产业链的战略事实证明在后面的竞争中是有优势的。煤炭企业如果没有自己的运输链条的话,在运力资源紧张的情况下会很吃亏。

新京报:现在煤炭这块,成功集团年产规模大概是多少?

马国利:现在年产100万吨左右。山西省从去年开始掀起煤企整顿风暴,我们想继续在煤炭行业立稳脚跟就必须做大。其实成功集团在山西煤企里不算最大,但我们在开采技术、机械化程度和管理安全控制方面在长治是位于前列的。成功集团的利润贡献现在基本还是煤炭贸易支撑。

新京报:你之前提到过,煤炭板块大概稳定在每年10亿元左右的利润,那么扩产之后,投入和产出能成正比吗?

马国利:(笑)其实煤炭企业都比较忌讳谈收益。可以说,产出还是比较可观的,前期的投入至少也在两三个亿,包括修建马路、农田补偿等。

“迷恋一切机械的东西”

新京报:你4年前收购淮海发动机厂开始布局转型造车,当时为什么萌生这样的想法?

马国利:我自己本身是个机械迷,上学时间不长,但自认为还算善于学习,兴趣广泛。我对很多东西都感兴趣,现在自己还学会开飞机,并组建了航空公司。另外,也喜欢研究热气球、发动机等一切机械的东西,这也是我转型想造汽车而不是其他项目的一个初衷吧。

4年前,山西省其实已开始提出产业转型的号召,成功集团那时候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是时候要考虑后续发展,有的煤老板进了股市,有的投资房地产。我选择了造车,这个跨度是很大、很难的,但我觉得政府恰恰鼓励的是这种转型模式。

新京报:转型造车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

马国利:困难不在资金,主要在于零经验,且没有完整的管理团队。山西的汽车基础很薄弱,比如我们现在生产微车,山西没有一个完整的零部件供应配套体系,这些都需要自己从零开始,但土地政策和投资环境方面,我们得到了政府很大的支持,这是出乎我意料的。

“投资汽车要花20亿”

新京报:在汽车上现在投入了多少?

马国利:收购淮海发动机厂前后花了1个多亿,遵义生产基地改造等投了3个亿,长治目前也投了1个多亿。长治我们是计划筹建一个年产20万台的整车基地和60万台的发动机厂,现在厂区和办公楼的建设已经完成,买地等接近两个亿,关键是设备的采购,冲压等生产设备正在跟国外供应商做技术交流和商务谈判,总的成本预算在4个亿左右。光是涂装设备就接近3个亿。预计明年6月份之前陆续完成,一期建成后大概投入11个亿,全部完成大概是20个亿。

现在汽车销售还占不上集团的业务份额,处于纯投入的状态,预计后年开始进入收获期。

新京报:你除了煤炭和汽车外,还涉足其他领域吗?

马国利:我们没有涉足房地产和股票,所以基本可以摆脱资本运作的嫌疑,现在就是单纯汽车和传统煤炭主业。

本报记者 梁静晶

“不懂高科技,但农业是根本”

煤老板车先生投资农产品产业链,“循环经济”年产值约10亿

对话人物:车先生

年龄:62岁

转型领域:农产品

投资规模:约2亿元

山西晋城的车先生脚上穿着一双时下流行的“Crocs”,他浓郁的山西口音缓慢但铿锵,会避开记者尖锐的问题,将话题引到他最自豪的“循环经济”上。他对记者说,自己年事已高,早已不是什么“煤先生”,现在最挂念的是把自己的“农产品一条龙产业链”经营好。

“煤矿保留了49%股份”

新京报:什么时候开始从事煤炭开采?之前的煤矿年产大概多少?

车先生: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从原先的炼铁行业转向煤炭开采,先后创办了窑坪煤矿和西陈庄煤矿,到2009年时,一个年产30万吨,另一个年产120万吨。

新京报:2009年煤炭企业重组时,你的煤矿股份是如何分配的?

车先生:我们泽州县下村镇当时共有大小煤矿14个,2009年经过国家的重组,就剩下我的这两个煤矿,其中30万吨的那个要扩大年产量至90万吨。国家在两个煤矿中占51%的股份,我占49%。现在两个煤业公司的经营管理由我两个儿子负责,我不插手。

“新公司年产值约10亿元”

新京报:那你现在忙些什么?

车先生:搞“农业经济循环圈”。具体来讲,就是建立种猪养殖基地,猪粪产出沼气,沼气、沼渣可以用作燃料和绿色有机肥料,投入到农作物生产中,这么一个完整的循环产业链。

新京报:目前经营状况如何?

车先生:这个项目2003年左右开始起步,这两年效益越来越好。现在我们公司有约1000亩地种植农作物,其中500亩是我带领公司员工开垦出来的荒山;种猪厂约有3万头猪,产出的沼气可供气百万吨以上,我们附近三四个村的燃料都由我们公司供应,他们现在已经完全用沼气替代了煤。

目前,我们公司下设养殖业公司、沼气公司、农产品加工转化公司,年产值大概在10亿元左右。虽然经济效益确实比不上之前采煤,但从社会效益来看我觉得比以前好。

“不懂股票、房地产”

新京报:为什么要选择转型做农业?转型过程中遇到了什么困难?

车先生:我们那里的人文化程度不高,什么高科技、新兴产业的我不懂,也搞不起来;但农业是根本,既可以解决村里人的吃饭问题,又能节约能源,我觉得是个好事。刚办企业的时候资金和技术都有困难,后来镇政府、省政府给提供了不少补助资金,我们又从外面专门请来了建厂房和设备的专家,慢慢才上了轨道。

新京报:现在你的企业除了从事煤炭、农业外,还涉及什么行业?

车先生:还有机械公司、建材公司和旅游公司。从今年开始,我还投资给村里修路、修学校,建老年公寓等,回馈社会。

新京报:你投资股票、房地产吗?

车先生:(笑)没有,我就专心搞农业,那些我不懂。

本报记者 沈玮青

“转做建材生意要从头学起”

陈先生放弃煤矿转做建材,称“不但企业要转型,人也要转型”

对话人物:陈先生

年龄:46岁

转型领域:建材

投资规模:自称“钱不多”

陈先生话不多,煤企重组后就离开山西朔州到内蒙古从事建材生意的他,对于过去的“煤老板”生涯不愿多谈。他说,人要向前看,“不但企业要转型,人也要转型”。

“矿小不是很赚钱”

新京报:你什么时候开始从事煤炭业?之前的煤矿年产大概多少?

陈先生:2007年,我从朋友那里承包了一处年产7万吨的小型煤矿,2009年山西省刚出台重组政策不久,我就退出了生产。

新京报:为什么选择退出,而不是继续做股东?

陈先生:由于我的矿本来规模就很小,属于国家明确关停的类型,之前不是很赚钱;重组后所占的股份也少,因此决定退出以后就不再参与煤矿生产了。正好我有个朋友在内蒙古搞建筑公司,所以就拿了政府补偿煤矿的资金来了内蒙古做建材生意。

新京报:为什么去内蒙古?目前经营情况如何?

陈先生:内蒙古现在是全国发展最快的省份之一,很多地区的城市建设刚起步,有着大量的基础建设项目,需要大量建筑材料。现在的生意有朋友帮忙,经营状况尚可,比我原先预想的要好。

“其实人也需要转型”

新京报:在转型中遇到了什么困难?

陈先生:转型初期有点不适应,心理上还是有点接受不了。以前也没做过建材生意,什么都要从头学,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不太容易。不过我这个人性格比较乐观,人还是要向前看,都说煤企转型,其实人也需要转型,我这不就“转”了嘛。

(记者 沈玮青)

热词:

  • 汽车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