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汽车台资讯 >

标致雪铁龙将拨更多力量在中国市场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4日 13:12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互联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加速产品投放

《汽车商业评论》:2007年的时候PSA在中国只有一个合资公司,产品也比较单调,标致的产品就是307和206,雪铁龙就是爱丽舍和凯旋,C5应该是你来之前已经规划好的。你当时觉得PSA的中国产品策略是什么状况?在观察了中国市场的形势之后,你对产品的规划有没有具体的调整?

标志市场部部长:博闻先生

博闻:2007年6月我刚来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很简单,就是先去看看中国市场的整个结构,什么卖得好,什么卖得不好。如果卖得不好,原因是什么,给出一个诊断。基本调研结束之后,我发现东风雪铁龙(微博)在中级车区间几乎没有产品,但中国的中级车卖得最好。

2007年8月,我就决定要上世嘉C4的三厢版。但是有一个问题,欧洲那边没有C4三厢版,这就需要设计部门和研发部门迅速组织一个队伍,把两厢版改成三厢版,包括工业配套上,大家都得配合。于是,我这边所有相关人员做了很多工作,也得到了合资公司一定的支持。在2007年10月时,我们就已经立项。在立项两年后,世嘉三厢版就上市了。一个产品从零开始,两年上市,应该是比较快的了。现在看东风雪铁龙的销量,也是世嘉三厢版卖得最好。

在你来之前,实际上肯定已经有一些产品立项了,因为PSA在中国不可能没有自己的产品。你是不是取消了什么产品,立了世嘉三厢版的项?

实际上,没有哪个项目是从产品计划书中拿出去了,但世嘉是我加进去的。在这点上,我和刘卫东是迅速达成共识,也正是有了我的努力和合资公司的要求,大家才一拍即合。

因为真正的产品计划里就没有几款产品,而且产品开发时间表我觉得非常慢。当时需要做两件事:一是根据市场的需求,加一部分产品进去;二是已经在产品计划中的这些产品,让研发速度再快一些,投放市场的时间再提前。具体讲,就是在标致回到中国三年的时间,怎么能让标致有更多的产品出来,让雪铁龙这边也有源源不断的产品出来。

如果按照这样的说法,实际上合资公司的这两个品牌,在世嘉出来之前,基本上没有什么产品,相当于一种停滞状态。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这的确是需要承认的事实。

其实,中国战略的转折点是斯特雷夫2007年2月开始掌管集团后促成的。他认为,中国市场正在攀新高,这种时候必须得通过各种方法抓住这个机会,如果为中国市场服务、制定中国产品计划的人还留在法国做事,这不可想象,必须到中国去,看看那边到底怎么回事、市场和消费者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也是我在2007年6月份的时候被派到这边来的原因。

我们知道神龙2006年投放的一款车凯旋,实际也是由两厢改成三厢的,这款车并不成功。

凯旋这款车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因为凯旋投放市场时,斯特雷夫还没上任。凯旋也是我主导的,但当时只是在巴黎总部的雪铁龙品牌和神龙进行合作,双方对话比较少,结果可想而知。

凯旋的大小是符合中国的,但车的内饰配置不是非常高,这就导致它两边都靠不上,中方对这款车的诊断跟我们一样。

富康虽然在老产品里卖得不是最好的,但还是建立起很好的口碑。神龙后来将富康切换成了爱丽舍,是因为富康这个名字太土了还是怎么样?你对富康品牌怎么看?未来有没有可能恢复?

富康的投放在中国和欧洲几乎是同步的,中国也就比欧洲晚一年,这个车很好看,而且它是神龙公司起步时候的拳头产品,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对富康很有感情,但恢复富康这个产品品牌目前没有考虑。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原来富康的目标消费群体,集团和神龙肯定不会放弃,也会做出其他产品满足他们的要求。

开始我以为是法国人要坚持投放两厢车,后来了解到中方也很喜欢这个车,这样产能就搞得很大,造成了后面的包袱。

你说了句公道话。很多时候大家谈到雪铁龙在中国的经历,都觉得是法国人想往中国放什么的产品,就放什么产品,实际上不是这样。每一次都是大家商量、合作的结果。但我们的确需要做到如何让这种合作更紧密。

跟长安谈合作时,PSA好像没什么产品了,DS是小众车型,卖不上量,长安可能会觉得没有产品可卖。但产品的规划你们肯定也做了,先进口DS5、DS3、DS4,再国产DS5。你怎么看待这个产品的未来?

对DS的美好未来我是深信不疑的。和长安2005年开始谈成立合资公司时,尽管我还没有分管现在的业务,但已经参与到项目中来,那时法国也没有DS系列,最初也没有想到。当初跟长安交流时,大家有两个共识:一是必须符合中国市场;二是产品必须和神龙是互补的,不能让两家合资公司竞争。

在讨论继续进行时,欧洲2009年DS产品就已经上市了,当时我就想,为什么不能把DS拿到中国来?与此同时,中国市场的数据也表明,宝马、奔驰、奥迪、保时捷等高端车市场的销量和份额也在稳步增长。当时我们已经谈到会在广州建厂,广东也是富有的省份,这些因素综合到一起,就会发现DS是非常好的选择。所以我们就开始跟合作伙伴灌输DS的信息。

长安开始持保留意见,我们就给他们看设计图、看真正的产品,他们一下就被吸引住了。大家就达成了共识,建立合资公司,并且投放高端产品DS。

所以,现在亚洲运营部的干劲儿也非常高,很有激情,因为建立了新的合资公司,而且又是在中国市场上投入了一个新的汽车品牌,这是从无到有、创业的阶段,令人振奋。

长安标致雪铁龙合资公司除了DS以外,可能还包括商用车和合资公司自主品牌的车,如果是这样,会不会令大家对DS的豪华性产生质疑?

不会。奔驰也做卡车也做豪华车,真正做什么车没有问题,重要的是产品质量。当然,绝不应该把DS产品和自主品牌的产品放在同一个生产线上;另一个就是销售渠道,DS一定会是独立的销售渠道和团队,这样会让各方面的形象鲜明。

你的工作应该是两部分,一部分是产品策略,一部分是市场,刚才谈了很多产品规划,,但市场、也就是营销这块业务是不是没太多展开?

工作重点其实是战略,包括产品战略、市场战略,就是对市场的分析、消费者行为分析、前期调研等,传统意义上的营销也就是销售渠道我不负责。

孙总接替我的位置后,他的职能中肯定有一块是产品形象宣传,会通过各种渠道和合资公司合作,使产品形象、品牌形象提高的同时,对销售起到助力作用。而这块业务以前是不在这个部门里的。

改善与合资公司关系

《汽车商业评论》:你2007年来中国的时候,如何看待PSA在中国的情况?

博闻:没有来中国的时候,我对中国市场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觉得中国市场说起来难,其实应该很简单,因为来之前,我已经在PSA巴黎总部和神龙有了四年多的合作;而且我在雪铁龙已经工作了32年,工作起来应该会比较顺畅,但其实一点都不简单,因为这十几年来,中国工业所进行的东西和具有的潜力,是任何一个汽车市场都没有经历过的。

对于我来讲,我觉得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学会谦虚,不管年龄多大,都需要把所有的经历都放在一边,需要从头学起。在中国已经有四年半的时间,这个学习过程还没有完全结束。我感受到的第一点就是,中国市场看起来有一些矛盾的方面,但从宏观上来看,完全遵循一个汽车工业发展的进程。第二点是,PSA已经有这么多年的历史了,不可能对汽车工业没有了解,但是在了解中国消费者的需求方面没有那么积极主动。

所以,这些年我在这些方面下的功夫比较大,真正去了解中国消费者到底需要什么,中国汽车市场的特点到底是什么,然后给出一个相应的答案,这就是我这四年半的工作。这在PSA现在的产品层面已经有了初步的结果。

PSA的车在产品设计层面比较有优势,在全球范围内,大家公认我们的车挺漂亮,但中国消费者对汽车的审美观和欧洲或其他消费时尚有一定差别。正因为此,2008年时,我们在上海建立了中国技术中心,有专门的设计师在了解中国消费者需求的同时,为他们设计出来他们可以接受的车。

PSA在中国并不是单枪匹马,我们有合资公司伙伴,我的另外一个工作重点是,花一定的时间去明白中国合作伙伴的情况,然后通过各种方法和合资公司更好更顺畅地合作下去。现在,我觉得我们和合资公司的工作关系比很多年前要顺畅得多,而且这种趋势还在延续。

刚过来时,这边是一穷二白的概念,我要开展的工作几乎没有团队来做,我是从零开始把团队建立起来,团队需要对PSA的文化和产品有了解,又要和合资公司协调工作。现在,这个团队已经有35个人,而且其中绝大多数是中国人,这样同合资公司交流的时候就有了先天的优势。我在中国任期的这段时间,更多的还是和神龙公司进行紧密的合作。现在有了第二个合资公司。

现在我即将回到集团,接下来我会把这个孩子交给孙晓东,他的重任就是在现有的基础上,把整个队伍扩大,把同合资公司的紧密合作关系很好地延续下去。

PSA总部跟神龙的日常相处、中法之间以往的关系不是太和谐,现在是不是有一个改变?

改变是肯定的。对于我来讲,一个最大的转折点是,现在法方和神龙公司打交道的人大部分在中国,而不是原来在法国遥控的感觉,现在双方的关系已经越来越祥和。即便犯一些小错,也比原来轻。和神龙关系的改善也令双方进步的速度提升。

我觉得遗憾的是,自己有点老了,如果再年轻几岁,在中国学到的一些东西会教给我,有些事情的处理方式需要改变。

很简单的一个例子,以前如果有人跟我在工作中的意见不统一,我马上会变得很急躁,立刻针锋相对。来中国之后,用同样的方式对待神龙公司就不行,需要真正听对方在说什么,试着理解他们的想法,有时还得保持沉默。就像小水流,有时需要放任自流,如果在水流动的过程中,去加上障碍或堤坝,就会分散水流,很长时间的努力就会毁于一旦,这就是我在中国待四年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

PSA的领导都是三年一届,2007年来,2010年就该换届了,但你实际上留下来了,还参与了亚洲运营部的成立。现在你即将离开,可以说2011年是承上启下的一年。在这一年里你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2011年的确是一个承上启下的年份。这一年的工作重点一是推进和神龙良好融洽的合作关系,二是把第二个合资公司实实在在地建立起来,现在长安PSA已经在2011年11月底建立起来,我比较欣慰。

孙总在中国营销界是赫赫有名的,以神龙为代表的PSA营销又是赫赫有名的不好,业内的观点是,孙总的加盟为PSA在亚洲加了很大的分,提升了PSA形象。你跟孙总的接触应该有几年了,你对孙总有什么印象?

(2011年)5月25日,孙总正式加盟了PSA,之后到法国待了6个月。包括我在内,所有跟孙总工作过、接触过的人,有一些共同的印象:孙总是业内顶尖人才,非常热情、幽默、和善,而且喜欢红酒和奶酪,这些加在一起不可能跟大家搞不好关系。在总部时,很多人说孙总非常好。我看到过几次孙总和合作伙伴神龙的工作,他有很多优越的先天条件去做很多事情、也擅长去做,而我是没办法做的。

最初领导层有小小的担心,孙总是不是可以和PSA的文化、做事方法大面积融合,我们内部叫做这个人是不是完全是PSA的人,因为在PSA的一个特点是人和人的关系很重要,一个外来人在某种程度上会遇到潜在的困难。

但随着这几个月过去,大家一点儿担心都没有了,孙总在这方面根本就没有困难,很多人都很喜欢他。现在孙总的很多见解都被人采用,大家有一个口头禅就是,“晓东说这个了,晓东说那个了”。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因为大家都知道先前PSA在中国做不好,是因为和合资伙伴的关系搞得太复杂。

我非常同意这一点。PSA集团在全球有将近20万人,他们都是为整个集团工作。如果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搞不好,就没有办法搞好工作、没法实现企业目标,所以同合资公司的良好关系也非常重要。

大体上讲,我这几年的确开了一个好头。但两个合资公司的情况不一样,神龙毕竟有20年的历史,长安PSA只有几个月,大家还处于相互认识、了解和磨合的阶段,但大家有积极的愿望。

热词:

  • 雪铁龙
  • 标致雪铁龙
  • 雪铁龙品牌
  • 市场战略
  • PSA
  • 中国产品
  • 雪铁龙: 雪铁龙汽车公司是法国第三大汽车公司,它创立于1915年,创始人是安德列·雪铁龙。主要产品是小客车和轻型载货车。雪铁龙公司总部设在法国巴黎。雇员总数为5万人左右,可年产汽车90万辆。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