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汽车台资讯 >

官员酒后肇事公款埋单 戴笼头的人何在?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2日 13:40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一年多前,广西临桂县住建局原副局长李富得酒后驾公车将阳某父子2人撞伤,其中父亲被撞成植物人,临桂县财政“借款”133万多元给县住建局,帮李富得交通肇事埋单。12月19日,临桂县财政局员工称,借款至今一分未还。

犹记得2010年的两起经典案例。先是河南省西峡县气象局局长禹相杰驾公车陪领导到景区游玩撞死3人,不到一月后洛宁县邮政局长谷青阳酒后驾车又致5人死亡。而这两起交通肇事案最后都由政府部门慨然埋单。不同的是,这次肇事者所在部门没有直接“出头给钱”,而是先给财政局打了个“欠条”,让其拨款133万,并让李以两套房产作抵押。

借款和放贷要说也算一种自由吧,只要双方签订有法律约束力的合同,注明风险、责任和义务,遭遇变故的人兴许能因此渡过难关。李富得虽是戴罪之身,但出于尽早赔偿受害人家属的需要,他寄望于借款似也没什么不妥。令人不解的是,其时他已被免职,缘何还能让住建局以打报告的形式帮其申请财政局拨款?再就是,既已知晓借款是为赔偿,财政局缘何还照借不误?

这给人许多的遐想。李不在其位了,但势力也许还在,权力场上的关系网依旧未破,昔日的官威令他动动关系的杠杆就轻易撬开了财政局的大门。按照法理常情,恐怕谁也没法向财政局借款。因为作为一个公共部门,财政局自身并不占有资金,所管理的库存全为纳税人的血汗钱。除非是惠及民生的公共投资并履行合法程序,没有任何人有权要求财政局私自拨款。

一个官员应酬醉酒,已然犯错;酒驾公车涉嫌公车私用,又是一错;公车驾驶还撞伤路人,再加一罪。三次触犯戒律,一次比一次严重,却只是免职、免予刑事处罚了事。令人无法容忍的是,这样一个犯罪官员,还能在落马后得以让政府部门团团转地为其借钱赔偿,如此颠覆常识,岂不是在侮辱公众智商?

让财政局拨款牵涉多个部门,而且要一把手签字同意。仅凭李的势力似乎不足以完成这一系列程序。结果却是县领导大笔一挥便通过了,还美其名曰“情况特殊”。情况特殊就能让财政局拿钱帮忙兜底?真是荒唐至极。可怕的行政伦理生态随之凸显,李富得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官员肇事,公款埋单”一再上演是对常识和社会伦理底线的践踏。这几乎称得上是一种赤裸裸的寻租和腐败,折射的还是老得掉牙的问题―――权责边界紊乱,权力在黑箱中行使,财政部门成了一把手的提款机,家长式的山大王做派倾覆了法治的规约。为何如此显然的坏规则还能通行无阻,以致如今133万元借款一分未归,涉事单位和个人都还未受到查处?没有笼头的权力往往沦为某些人手中的提线木偶。那些负责戴笼头和看守的人在哪里?本文相关推荐酒后驾车每年大约死多少人教练车撞残人到底谁埋单谁和肇事警察一起喝的酒人大官员酒后大闹校园交通肇事致人死亡赔偿数额交通肇事致人死亡如何赔偿肇事逃逸死亡赔偿标准酒后肇事预埋单功能怎么用(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借款
  • 酒驾
  • 酒后驾车
  • 公款
  • 死亡赔偿标准
  • 借款: 借款是现代词,是一个专有名词,指的是向银行等金融机构以及其他单位借入的资金,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