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汽车台资讯 >

价格太贵:正规校车超普通微型车一倍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3日 12:56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新金融观察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除了悲痛,11月16日的甘肃庆阳校车的翻车事故,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令校车市场情绪高涨。 尽管这看起来不太合时宜,上涨的前提是由事故引发,这表现出一种“事后说话”的意味――在此之前,正规校车是一种看似昂贵的消费品,游离于乡村野路或城市干线上庞大的面包车接送孩子市场,它们仅仅具备一点:便宜,就足以令人忘记风险。

经济分析师看好校车市场,轻而易举地列举出几个利好股票的公司,同时煞有介事地提醒这个市场的薄弱之处;话锋转向政策研究者,2010年7月实行的《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有条不紊地将正规校车标准落实;还有,六个被选中的试点县市成为考量中国校车的先锋阵地,尽管良莠不齐的贫富差异,使得实际操作并不简单,但是,正像为校车这一巨大蛋糕挤上最为丰厚的奶油,一切看起来做足了好的准备。

但一落到了实处时――那些生产校车的公司正跃跃欲试地等待潜在客户的到来,在稍显空白的市场面前,小公司与大公司能分庭抗礼;而各种与校车有关的管理公司则正前往注册的路上,大量的信息和数据涌进市场,干扰声不亚于喝彩声,于是――除了悲痛,和因悲痛引发的思考之外,市场的高涨在政策尚不完善的情况下,校车是否能开得平稳,这始终是个在商机下需要解决却不合拍的问题。

新金融记者 曹鸿晖 陈一昀

机遇

“我就是因为看到校车的技术标准已经有了,才开始进入这一行的销售。”王林夕说,他代理的所有校车全部满足“国标”,但他没有想到,大部分潜在客户几乎都只“问了个价”,就再也没有了下文。

对王林夕(化名)来说,“校车”是一个很有机会,却较难操作的项目。他是湖北地区的一名汽车经销商,长期代售各类特种车辆。校车是他销售清单中的新成员,尽管试售了有大约半年之久,各类品牌的校车被标明详细的型号、参数和价位区间,醒目地放在他网站的中间位置,但问津者一直很少,更遑论订单。不过最近,令王林夕感到兴奋的是,主动找到他“问情况”的人越来越多,尽管他内心也十分清楚,这背后有一个十分悲惨的肇因。

11月16日的甘肃庆阳校车翻车事故不仅勾起全国范围内的反思和悲痛,更在校车行业引发了躁动。不仅类似于王林夕这样的经销商们一下子多出了许多潜在客户,在资本市场上,嗅觉敏锐的投资者们早已闻风而动。上周一(11月21日)开盘,与校车生产相关的几大上市公司,如宇通客车、中通客车、金龙客车等,均有不同程度涨幅,其中中通客车更是一度涨停。相关研究报告认为,随着国内校车标准的进一步细化和执行,校车需求将快速扩大。对于有关车企来讲无疑属于利好。

新金融记者采访过程中接触的多位业内人士均大致认同这一观点,一个细分市场竟然需要以许多个生命的消逝为代价才能够换得新生,他们对此普遍感到悲哀,但更多的是质问和愤怒:“校车”从来不是一个新鲜概念,相关技术标准早已制定并颁布实施,可悲剧却仍旧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我就是因为看到校车的技术标准已经有了,才开始进入这一行的销售。”王林夕说,他代理的所有校车全部满足“国标”,“型号上公告的时候都经过了教育部等部门的审批”,自信所售车辆足够安全可靠的王林夕没有想到,大部分潜在客户几乎都只“问了个价”,就再也没有了下文。充斥于各个城市的“非标”校车和“私改”车因为价格低廉或者装载量大,使得正规厂家的“国标”校车几无立锥之地,在这个本就不大的细分市场里再次印证“劣币驱逐良币”的经济学定律。

在资本市场上,经历了初期大涨的“校车概念股”或者后继乏力或者小幅回落。悲观者认为之前的暴涨是游资炒作出来的股价“一日游”,国内校车市场不会因为一次事故得到根本改观;乐观者认为暂时回落属于理性回调,长期来讲依然看好。根本来看,这两种观点虽然相左,却无非对同一事情的“是”“否”判断:在众多事故发生之后,标准校车是否被强制推广,校车服务体系最终能否得到完善。

国标

2010年7月1日,《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正式颁布,并将于明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在此之前为过渡阶段。但由于缺乏相应行政配套措施,使得“国标”只能单纯地局限于“校车”本身,有效范围止于生产企业,对购买者并无约束力。

与“校车”本身一样,校车事故也从来不新鲜。为了更好地保障中小学生上下学的安全,国家层面针对校车安全技术标准的相关规定早已有之。

李弢是位于重庆的国家客车安全检测中心碰撞试验室的主任,最近几天,他为各路媒体所追逐,因为他的另一个身份是《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的主要起草人。该《条件》便是通常所称的“国标”。对于“国标”,李弢有许多要说,可又觉得没什么好说。这种矛盾的心理同样源自于校车运营的现状。“技术标准好定,可执行却是另一码事。”他说。

“前后三年,几易其稿”是李弢对“国标”诞生的描述,他认为这份标准制定得足够小心,也听取了尽可能多的意见。参与制定者中不仅有“国家客车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这类研究机构,还包括多家客车生产企业。

“不少车企都是跟着我们一步一步走来的。”李弢回忆说,在《条件》逐步制定的过程中,多家车企都表现出了足够的热情。“我们每出一次草案,他们差不多都会有相应的样车出来。”这既使得部分车企积累了一定的研发经验,也从侧面说明在制定统一标准的最初,车企都较为看好将来的校车市场,并相应地为抢滩做着技术储备。

“由于一开始也是个新鲜事物,大家都不是很熟悉,一谈起校车就都想到美国。所以在《条件》的制定过程中我们也对美标有所参照。”李弢说:“比如一些厂家的‘大鼻子’校车,很典型的美式。不过在后来的修改阶段,我们也尽量从国情出发。”

几易其稿后,最后成形的《条件》与最初一版已多有不同。由于参照了美国校车标准,将这份“国标”与之作比较便成为了李弢需要经常面对的问题。对此,李弢向新金融记者表示,“国标”较之美标哪一个更安全,“不好量化”。谈及于此,李弢颇有些无奈:“比如说有‘停车’标识的指示臂,我们一开始也是要求的。但是后来考虑到,在美国是因为校车属于特权车,在道路上的优先程度和救护车、消防车差不多一个级别。但在我们国家却没有这种规定。所以我们后来删掉了这一条,不再作硬性要求。”

2010年7月1日,《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正式颁布,并将于明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在此之前为过渡阶段。但由于缺乏相应行政配套措施,使得“国标”只能单纯地局限于“校车”本身,有效范围止于生产企业,对购买者并无约束力。

“技术标准之外的事情,我管不了。也干着急。”李弢说。“国标”虽然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安全,但至少能够提供“更多的安全”,这也是标准制定的道理所在。但是在《条件》颁布了一年多后,我国校车管理混乱的局面并没有得到根本改观。大量“非标”校车和少量“国标”校车并存,《条件》被普遍漠视,甘肃校车事故只是一连串的恶果之一。

在出台相关标准之前,校车制式不一尚有遁词。而如今有章可循,为什么用车单位却依旧纷纷回避?是钱的问题吗?

账本

一辆6米的国标校车一般是35座,最便宜的售价约为12万元;而一辆普通微型车私改后,能达到40座甚至更多,价钱只要6万,是正规校车的一半。”王林夕解释说。在许多人看来,过宽的座椅间距对于孩子来说是一种浪费。

在这一问题的看法上,各方观点并不统一。李弢认为,“真正的校车所有的学校都买得起”,从技术角度看:“门槛并不高,国内这么多家客车生产企业,只要愿意,拥有这个技术能力并不困难。”也就是说,国标校车生产不会存在技术垄断一说,市场会像客车一样充满竞争并提供足够选择。

但即便如此,国标校车发展至今,市场依旧平淡。

由于大量“非标”和私改校车存在,以至于“校车市场”作为独立的细分市场探讨都稍显牵强,从实际情况看,它似乎更应该被划归客车和小型商用车的范畴。

国内客车生产的龙头老大宇通客车在校车标准化生产上属于最早发力的一批。早在“国标”尚未着手制定的2006年,宇通就已经试制了自己最早的校车:“阳光巴士”。据宇通校车事业部经理张强介绍,当时该款车型售价约为20万元。与“旅游客车处于同一价位”。而根据“国标”,宇通已有6米至10米不同规格的各型号校车,根据配置价位在20万到45万之间。

宇通方面认为,专业校车的价格仍然较为“平民化”,但事实的销售数据却并不太令人满意。张强告诉新金融记者,宇通过去两年的专业校车销售量分别为200和700台,今年预计将创历史新高,达到1200台左右。虽然绝对数量很少,但这几个数字却为宇通挣得了国内国标校车市场20%的占有率。而宇通客车2010年年报显示,去年全年宇通各类客车的销售总量为41169辆。

宇通的情况并非孤立,尽管能够将价格做到与普通客车相当,但国内市场却并不买账。

另一知名客车生产商安凯曾一次性获得沙特阿拉伯3000多辆校车订单,安凯市场部一负责人向新金融记者表示,这是国内厂商在校车项目上所有已知订单中最大的一笔,可形成对比的是,安凯校车在国内并无销售,甚至在其网页页面上也找不到相关车型介绍。

扬州亚星客车与宇通客车一样,同为“国标”制定的企业方代表,但是其市场部副总却坦诚,目前亚星校车的具体销售“几乎没有”。

“按需生产”被指是国内国标校车销售不旺的主因。而没有需求的原因听来会令大多数企业感到无奈:太贵。

“一辆6米的国标校车一般是35座,最便宜的售价约为12万元;而一辆普通微型车私改后,能达到40座甚至更多,价钱只要6万,是正规校车的一半。”王林夕解释说。

在许多人看来,过宽的座椅间距对于孩子来说是一种浪费,某些私立幼儿园无力承担国标校车的费用,而私改微型车在运量上却完全可以满足需求。这导致他代理的各类国标校车销售欠佳。

“归根到底,还是钱的问题。”王林夕为了尽可能地将校车推销出去,向潜在的买主更多推荐较低配置的版本。“当然,国标校车几大块不能丢:柠檬黄、‘校车’标识和俗称‘黑匣子’的车载GPS等。”可是即便如此,在廉价的微型车面前,他手中的校车依然缺乏竞争力。

图便宜和私改带来的结果就是牺牲掉舒适与安全。

甘肃庆阳校车事故中的出事车辆核载9人,实载却达到了64人。在唏嘘的同时,这起事件也让王林夕看到了机会——在事故发生后教育部紧急发出的专项整治行动中,大量超载私改校车被查出。与之相伴的,是越来越多向他咨询校车的客户。

尽管还没有订单,但王林夕觉得一直有人问价总比没有强。这些被他视为潜在客户的人,多数是小型私立幼儿园园长。每咨询一句便会附赠一句抱怨。他们抱怨的主题是眼下的紧急专项整治。“紧急”二字果断有力,但是对他们来说,却有些不近人情,简单粗暴。

热词:

  • 校车
  • 国标
  • 太合
  • 微型车
  • 条件
  • 校车: 校车,用来运送学生往返学校的一种交通工具,要求安全,上下车便捷。校车在发达国家比较多见,根据美国交通局的统计资料,在美国目前(截至2011年)一共约48万台校车穿梭于居民区和学校之间,每天要接送2600万名中小学生。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