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汽车台资讯 >

第八届中国汽车网络媒体高层论坛报道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30日 06:12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汽车点评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卷首语:后金融风暴时代的责任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是对后金融风暴时代主流社会心态回归最好的写照——全球金融危机导致的实体经济危机探底反弹、中国扩内需、保增长、防通胀等等宏观经济举措相继有条不紊地出台……当反思这场当代“虚拟经济”的金融衍生物吞噬了实体经济的N多财富时、人类会情不自禁地扪心自问:究竟是什么万恶之源将21世纪的人类社会回拖了十年二十年?为什么道德的标杆在金融衍生物前会形如虚设?!当下我们探及的不仅仅包括人类全社会的责任,还包括个人的责任感,更包含了亟需重塑的企业社会责任!这其中就蕴含了媒体及媒体人的社会、企业、个人的责任、权利与义务……

第八届中国汽车网络媒体高层论坛报道

第八届中国汽车网络媒体高层论坛合影

  “中国主流汽车网络媒体高层论坛”正是这一大环境下进入了它的第八个年头——自2003年在全国、亚太地区乃至全球创办这一汽车产业新闻界唯一的高层论坛至今,“中国主流汽车网络媒体高层论坛”见证了中国传媒界日新月异的嬗变,正是由于作为媒体战略人的谢卫列所独到的前瞻性与独创性——请注意:八年来在中国的汽车行业、乃至产业传媒界尚无一家传媒机构再聚合出如此全面的、新的汽车产业新闻高层论坛或峰会,说明其当年的媒体战略的超前视野和韬略得到了业界的首肯、以及时间的检验,从而在业界树立起这一高层论坛所不可复制&克隆的权威性!可以这么描述——凡是在“中国主流汽车网络媒体高层论坛”上获邀主办&出席的网站都是中国传媒界的强势新兴媒体,获邀莅临的网络媒体人都是中国新媒体界的佼佼者和未来的精英领袖!

  因此,在后金融风暴时代谈及责任、不啻是对中国主流的汽车网络媒体的精英团队进行的一场道德荡涤和教化,更是通过会聚探求共识,延展新媒体在传媒界前所未有的力度与强度,在广度上实现与社会生活、尤其是汽车社会生活的和谐践行对接,这就是“中国主流汽车网络媒体高层论坛”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的举办主旨所在!

  作为这一高层论坛的发起人和论坛主席,资深媒体战略人谢卫列八年来持之以恒、坚持不懈、凭借其特有的韧性与耐力,将“中国主流汽车网络媒体高层论坛”打造成为中国产业新闻界学术交流的一个重要窗口,赢得了包括在美国纽约刚刚结束的首届“中美企业峰会”中美企业界、财经界专家学者的高度评价!几年来谢卫列在这一论坛上所阐述的学术观点——“产业新闻社会化”的传播理论创新、“细分市场的超细分服务”企业营销理念,“超限不对称”商业竞合观点、“全媒体”巧实力传播理念,以及播客和微博的率先引入等等都已形成中国产经、财经界的经典媒体战略实施案例,并在传媒界、商业营销界形成以个人品牌为核心的全媒体整合传播平台,其中就包括了“中国主流汽车网络媒体高层论坛”这一中国传媒战略研讨的长效运行机制!

  在本届论坛隆重举办之际遭遇青海玉树大地震,“中国主流网络媒体高层论坛”的各主办方积极组织捐款,怀着悲悯之心投身慈善之举、扶危济困、普度众生的人文情怀得到了全面的诠释,这本身所彰显出的责任更为这届论坛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也是在玉树赈灾中唯一由中国主流网络媒体人自发组织地捐助活动!

新诺视线传播机构总编辑 谢卫列

  根据清华大学传媒经济与管理中心的《2010中国传媒产业发展报告<2010传媒蓝皮书>的统计》:2009年中国传媒业总产值达到4907.96亿元人民币,比上一年度增长了16.3%;预计2010年中国传媒产业总产值将达到5620亿元,产业总值升幅为14.5%……其中的加力“引擎”就来自新媒体!新媒体目前尚无规范的定义,其宽泛的“广义”是指传统媒体的数字化,包括平面媒体外延“增值”出的电子出版物、数字报刊和触摸媒介;广播媒体的数字音频&视频广播;电视媒体的数字电视&移动电视;当然新媒体还包含了IPTV、网络视频、动画、WAP、手机电视、短信、微博等移动传媒&互联网,中国传媒战略的颠覆就源自新媒体的移动传媒的“病毒”式几何阶数激增——中国网民现已达到4.04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28.9%,首度超过了世界平均水平的22%;手机上网的网民2.33亿人,超过了欧盟的手机上网总人数!互联网经济市场“容积”攀升至743亿元人民币。

第八届中国汽车网络媒体高层论坛报道

新诺视线传播机构 谢卫列

  进一步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92%的行政村、99.1%的乡镇都已接通互联网,在涉及移动传媒(新媒体)的基础网络建设上,中国已实现了在国家宏观传播战略上的“弯道超车”,与国际社会的交互信息对接交流大平台业已架构成型,这也意味着传统媒介的战略空间已被挤压至必须实施一揽子制度化转型解决方案的战略拐点,新媒体的挑战将会间接影响国家软实力战略布局的转轨精准度,同时直接影响中国文化传播产业从传媒大国转进传媒强国!新中国传媒在其60余载的发展历程中业已构成了由1943种报纸、9468种期刊、296座电视台等主流业态、报纸期印逾2万亿;但新媒体的网站却在8年来激增至323万个!2004年至今,中国传媒产业产值翻番,其中贡献率“最大化”的是新媒体(移动传媒),它的产值已占中国传媒产业总产值的31%,虽说是“三分天下”,但如果考量是短短五年间这一时空变量,我想没人怀疑在下个五年新媒体增量放大所带来的中国传媒产业的彻底颠覆——很可能是“倒三七开”,即新媒体产业链占总产值的70%强!因此,新媒体的受众群届时将超过当前传统报刊广电等媒介的受众群,实现公民社会精准的无缝隙传播,我希望中国将呈现给国际社会的将是一个经济更加稳健、政治更加清明,百姓生活更加富足的和谐社会。

  中国传媒战略之所以亟待创新,相当程度上是长期人为固化的超稳定非线性“运动”所带来的“淤积”,然而国家三网融合和信息产业政策,尤其是多头监管的格局下使原有的战略布局出现“破局”征兆,因此,一方面要有前瞻性“全相位”战略预期——要逾越3G在4G中提前布局,另一方面要从政策环境切入,打破地域传媒“寡头化”的“淤积”,利用新媒体对现有传统媒介的信息垄断进行颠覆性“卡位”、借此整合媒体战略的布局,这两步落子实为棋盘博弈中的“做活眼”。

  中国传媒战略之所以亟需颠覆,一是在全球数字传播大格局中如果我们没有争下一席半席之地,那么无论是技术标准,还是传播影响力都将陷入又一轮没有话语权的被动定势!二是“云计算”、“智慧地球”等技术创新潮流在战略走向上有了创新“时间窗”,一旦“关闭”则会使中国的传媒产业,尤其是新媒体行业陷入战略被动——当下在没有政策性资源支持的前提下,如何在各相关各职能部门监管体系中寻求突破,加大衍生内容(产品)的增量,通过边际效应强化品牌资源增值、提升运营绩效,在新老媒体的流程交集中利用相对稀缺的技术衍生内容等服务资源,已成为当下传媒业的“不二法门”,但这种价值链相当脆弱,开句玩笑——不颠覆当下的传媒战略,新媒体不仅“黔”驴技会穷,“粤”驴、“蜀”驴、“沪”驴、“京”驴都会技穷!

  静观一下全球传媒现状,用“管中窥豹”来概括——英国70%的地方报纸已关张;美国传媒行当2年来已有15%的从业人员“离休”,像《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电视周刊》等区域性报纸放弃了纸面印刷而改为网络版……可是回首“半”下中国传媒行当,去年仅仅倒下一家《中华新闻工作者报》?这似乎正常的“超常态”预示出现传播体制在制度化转型中是那么艰难!传统媒介的这种超稳定所带来的“休眠”之后还会带来什么,我尚无法预测,但其带来的反作用力是新媒体在挤压中更为强势地爆长性“输出”!Web2.0向3.0的转换“档期”里你会发现新媒体范畴的SNS社交网站、微博的相继面世使信息路径由传统大众媒介传播转换呈个众“媒介”传播、信息“时态”已由被动发布转换为主动“发现”、信息传播“调性”已由定义“分派”转接为自定义“分享”!尤其是微博所带来的高浓缩、碎片化、随机性等革命性传播特性,已经榨干了固步自封的中国传媒行当的最后一滴“尊严”——互联网之后的物联网、3G之后的4G、三网融合后的三屏融合、多媒体之后的全媒体……这些都是颠覆中国传媒策略的创新“路由器”——必由之路也!!物联、4G、三屏、全媒……这几个“关键词”我认为恰恰是今后五年中国传媒战略走出政策性、制度化缺陷的节点所在!

  作为中国新媒体商业模式的探索者之一,我主导的“中国汽车信息联播”已升级为“中国财经评论联播”。我探讨广电作为网络内容集成服务商这一超细分市场创新上,新诺视线传播机构应当讲是形成了一个具有前瞻性的“微循环”战略平台——以个人品牌为先导的全媒体平台,而且全媒体组合都是当下最优质的媒体资源:旅游卫视“爱车空间”、央广经济之声的“汽车风云榜•老谢侃车”和“财经观点”、《中国质量报》&《中国消费者报》的汽车周刊、十大门户网站汽车&财经频道(博客&手机微博),每周一至周日听众、观众、读者、网友合计超过1亿人次,达到万万“当量级”传播,涉及领域不仅仅包括汽车产业,还包括了大财经的N多领域(不包括股市&理财和体育产业),成为中国传媒产业“微循环”范畴内最为活络化、最具受众黏性的“沧海一栗”——即便是在美国洛杉矶举办的2010首届中美企业峰会上,我所介绍的全媒体个人平台仍给与会美国商务部国际贸易局代表、加州众参议员、乃至与会美国企业家留下了深刻印象,当地传媒界高层还专门通过峰会组委员再次安排了高层1:1对话,目的是为了让美国传媒界更多地了解中国传媒的创新!我个人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讲我所创制的全媒体平台,在机制、运营、尤其在绩效比上、完全比肩甚至超出美国主流传媒!

  之所以这么讲一是看传播的路径,二是看传播的影响力,三是看投入与产出的费效比;前不久我与一位世界级的4A公司老总交流,听了他的“阐述”我暗自吃了一惊:我传播的费效比居然比他N多人的团队高2倍?!由此印证了我在每届“中国主流汽车网络媒体高层论坛”上都强调的三个原创观点:一是“因为专业,所以专业”的宗旨,二是“细分市场超细分服务”的理念,三是“超限不对称”(巧实力)传播的策略,正是“三点成一面”的架构才让我在中美企业峰会上有了直接与美国西部财经与传媒界面对面的强势发言权,不身临其境,很难想象排着队先跟你One on One (1:1)“详谈”的美国企业家那紧迫的表情!我对中美企业峰会主席沈群先生讲了一句心里话:“有了国家给我创办的全媒体的机遇,我凭实力应邀参加中美企业峰会很有一种尊严感”。而沈群先生的回答更让我坚定了这种信心,他说:“真没想到中国的传媒能有美国这么发达的传播产业所不具有的个人影响力平台,要知道即便是奥普拉的脱口秀背后也是上百人的团队和公司在运作,而你是一个人?!”

  也许雅虎财经中心总监毛越说的对,我的这种个人全媒体平台不具备普遍意义,而只是个特例;但我从更深层的时候意义讲,这恰恰是中国传媒产业在新媒体的颠覆中成呈现多元化需求里的多样性运营创新的一个缩影,它说明在当下社会化传媒资源流程再造和制度化转型交互影响的大环境下,1个人能做到的,1个团队、1个媒体、1个公司也一样能够做到;当“专一”的个人主观能动性在客观环境下最大化地“挥发”出来时,你就是在超细分市场范畴里“专业”的“阿基米德支点”!这本身就是在颠覆中创新,在创新里颠覆!个人的战略如此,群体的、社会的战略更是如此!

  我现在又根据个人的巧实力战略转进、提出了更高的“三全”传媒战略目标:全行业360行——全视角360°——全媒体关注 的个人“宏观”战略;同时将个人微观传媒战略“界定”在二个“做作”层面——一是小题大做、二是大题小作,其实这也是我个人全媒体平台中的手机微博战略诉求——没有Twitter、Myspace、Facebook的平台,立足于中国基本国情,依旧可以形成1:1的受众黏性传播!因此,我非常理解和支持新浪网汽车频道主编苏雨农在主旨发言中对微博的推崇,包括猫扑网汽车频道主编宋乐所强调的基于SNS的理念。

  中国传媒产业战略创新只所以先要颠覆,是实证了孔子《论语》中“不破不立”的哲学内涵,尤其是不能忽略了企业乃至个人的社会责任,这也是我确定“第八届中国主流汽车网络媒体高层论坛”主题——“后金融风暴时代的责任”的切入点所在。正如在卷首语中提及的那样,我和中国主流汽车网络媒体的精英们共同创办的“中国汽车公益帮”所蕴含的传媒战略,带有鲜明的公益传播这一社会教化属性,作为发起人我想四年前发起“中国汽车公益榜”、并得到响应只是中国汽车产业在社会公益方面一个零的突破,四年后我们可以看到CSR所代表的企业公民的社会责任已成为和谐社会的一个战略方向,N多汽车企业在跟随中国传媒的公益战略转进、将CSR引入了中国汽车市场;我觉得这种在产业传媒战略中的创新如果能涵盖大财经、大产经各个领域,那才是真真正正的颠覆、实实在在的创新!在我的全媒体平台战略中公益战略是其中最重要的精神支柱&道德标杆,由此虔诚产生的感恩与感化等等无形力量,是我个人微观传媒传略创新的源泉所在,我想国家的传媒战略创新的基础则是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公益”则是宏观传媒战略的社会教化基础。

  基于我个人对于中国传媒战略在颠覆中创新的践行,我认为无论何种技术、何样模式,何类内容,都将在中国传媒产业战略的大格局中拥有立足、或立锥之地!创新一定有一个基本面是相对固化的——基于现有传统媒体的新媒体介入、渗透、直至最后取代!而个人全媒体平台在这一社会系统工程中的流程再造只是其中“沧海半粟”而已。

  九年前我离开软银(soft bank)风投创办的非常汽车网(veryauto)时,我曾对当时的风投管理方代表周志雄先生说过一句话:“我相信基于我对中国传媒的了解,我所建议的多媒体运作(当时还没有“全媒体”的理解——作者按)一定会最终盈利……”九年后我特想说一句话:Thanks、没有风投也一样盈利,而且每一分钱都是myself的!再次感谢soft bank让我自己践行了这一战略构想,让我能有机会凭实力站在首届中美企业峰会的演讲席上讲述媲美美国精神的中国精神——勇于冒险、独立自主、坚持不懈、乐观豁达、成就梦想!!and that’s the way it is.(※事实就是这样——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前主播沃尔特-克朗凯特的“口头禅”——作者按)

  谨以此演讲作为康乃馨呈献给我病重的母亲,感恩她给予我生命、活力!——“棠棣之花、偏其反而”。

热词:

  • 汽车
  • 汽车: 汽车 原指以可燃气体作动力的运输车辆,也指有自身装备动力驱动的车辆。“汽车”(automobile)英文原意为“自动车”,在日本也称“自动车”(日本汉字中的汽车则是指我们所说的火车)其他文种也多是“自动车”。美国汽车工程师学会标准SAEJ687C中对汽车的定义是:由本身动力驱动,装有驾驶装置,能在固定轨道以外的道路或地域上运送客货或牵引车辆的车辆。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