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商用车 >

有喜有忧 治超道路仍任重道远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23日 10:38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方得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公路安全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已经正式实施一周年了。

       自去年7月1日正式实施以来,《条例》被认为对商用车行业影响巨大。《条例》实施一年来效果如何?为此,记者走访了一些公路物流市场。

       走在位于北京市南五环附近的西红门物流园中,你很难相信这里是北京。在狭窄的马路上,不断有飞驰的货车经过,并带起大片的灰尘。在马路边上,也停满了等待货源的货车。

       记者走进了一家叫环宇物流的物流公司,当管理人员得知记者的意图之后,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现在不能接受采访!”当记者再三询问原因的时候,这位管理人员手指了指天空,“‘上面’不让接受采访”。

       此路不通,只有另辟新径!通过与各地司机师傅的交谈,还是可以了解一些《条例》对于治理超载超限的效果。

       “罚”字依然当头 物流市场治超效果明显

       《条例》对于超载的威慑力,主要在于罚款较重,并且规定一年之内超载三次可以取消营运证。从记者的调查情况来看,罚款依然是治理超载的主要手段,而且效果明显。对于取消营运证的这一治超利器却较少出现。

       记者在北京市最大的农贸集散地——新发地调查的结论就是,司机们已经形成了共识:那就是拒绝超载。

       夏长征师傅,是一位来自安徽六安的长途货车司机,专营从安徽合肥到北京的运输线路。在谈起对于已经实施了一周年的《条例》的深切的感受时,夏师傅向方得网记者说:“只要被查到超载,(我)就会被罚得很厉害,因此现在都不敢超载了。”

       夏师傅的话得到了大部分货车司机的认同。来自山东济南的齐师傅也表示:“如果(货车)走高速,计重收费,超载交费就会很多;如果走普通公路,交警罚款。这样谁还敢超载啊?”

       从云南拉蔬菜到北京的王金贵师傅告诉记者:“一方面超载会被加重罚款,另一方面由于国家对于农产品运输采取绿色通道政策,只要不超载,农产品运输即可享受免交通行费的政策。所以,还是不超载合算。”

       虽然罚款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超载,但是超载并没有完全杜绝。来自山东的李师傅向记者表示,虽然现在超载查的比较严,但是并不能完全避免。如果价格合适,他的车并不拒绝超载。但是相对以前,超载已经大为减少。

       《条例》实施有盲区 亟待政府部门加强

       据记者了解,对于中长途公路物流运输车,特别是需要走高速公路的车辆,《条例》的实施效果特别明显。但是对于矿物运输和渣土运输车,《条列》的影响力则相对较小,超载情况较为严重。

       骆玉虎师傅,来自安徽阜阳,主要在夜间驾驶自卸车运输建筑材料到位于阜阳市区的建筑工地。骆师傅表示:“拉建筑材料按吨收费且运价较低,超载是肯定的,而且交警管得也比较松,一般也至少要超载一倍。”

       另外一位来自安徽阜阳的张罗汉师傅向记者表示,他驾驶的车辆主要运输火电厂的煤灰,虽然是在白天运输,但是依然超载严重。“平常一次大概能运80吨的煤灰,多的时候能达到100吨以上。如果遇到交警,交一些罚款就可以了。”

       不过,这种情况未来可能会越来越少。骆师傅告诉记者,由于车上运输的渣土和运输建筑材料保护措施较少,车上经常会掉下来一些渣土,影响市容。所以,当地已经开始集中打击超载的行为了。不过并非针对超载,而是影响市容。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认为,在在管理上,缺乏良好的管理制度,还是属于放羊式管理,而且一些交警路政更是徇私枉法。从而导致在《条例》的执行过程中出现盲区。

       未能提高运价 长途艰难 中短途较好

       《条例》的实施,无疑会对运输户的利益产生一定影响,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条例实施能提升运输效率,提高运价,促进公路物流市场发展。那么,事实是否如此呢?

       “《条例》实施后,超载赚不到钱,但是不超载的话,也赚不到钱。”苦恼的夏师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从合肥到北京,平均每吨的运价是225元/吨,按照国家规定,他的车最多只能载重35吨,这样一次的运费就是7875元,除去路上6000元的油费和过路费,仅剩下不到两千元。如果到北京之后能及时找到货源,立即返程,这样还能赚到钱,但是也有例外。例如这次夏师傅到北京,已经等了三天也没找到货源。如果再找不到货源,就只能空车返回,同时也意味着夏师傅这一趟“铁定要赔钱”了。“现在公路运输行业竞争太激烈,如果生意再不好的话,我就准备转行了。”

       在调查的过程中,记者发现像夏师傅这样的司机不在少数。司机大多表示,一般要在北京物流市场等待很久,才能接到货源,有时接不到货源就要赔钱。

       治超道路仍任重道远

       相比之下,中短途运输市场较好,来自河北与山东的货车司机朋友普遍表示市场目前还行。

       例如,山东德州的邱师傅对于公路物流的前景比较看好,目前来说他的车一直没有怎么闲着。邱师傅告诉方得网记者,他的车主要有“常活”,主要在山东德州有一个货站,定期有货源需要运到北京来,虽然不能超载,但是运价较为合适,因此可以保证“旱涝保收”。在目前的物流淡季,他的日子还能过得去。

       记者手记:

       《条例》实施一周年了。想当初,《条例》准备实施时,各方对它都表示了极大的期待。就目前来说,《条例》对于公路超载的治理效果明显,但效果并未达到之前的预期。各地在执行《条例》的力度不一,在不同的领域执行力度也难以统一,因此对于司机朋友造成很多困扰。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条例》在实施的过程中更多的是以罚代管,在加重物流行业负担的同时,并没有很好地杜绝超载的发生。我们希望管理部门应该在治超治限的过程中,表现出更多的人性化,对于超载进行有惩有奖,合理引导司机朋友拒绝超载。

       在《条例》实施一周年之际,我们应该以反思的态度去看待其实施的效果,这样才能更好的治理超载超限问题。

热词:

  • 治超
  • 驭动力
  • 商用车
  • 卡车
  •    

    搜索更多治超 驭动力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