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摩托车 >

周田 一名参加六届环塔的摩托车手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31日 09:15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央视网汽车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7月10日,维泰杯2012中国环塔(国际)拉力赛正式开始接受报名,在摩托车组中,第一个前来报名的车手是已经连续六届参加环塔拉力赛的周田,今年他加入的是学敏企业车队。

       翻阅以往六届比赛的参赛车手名单,在所有的参赛摩托车手中,只有一名车手坚持参加了每一届比赛,他就是新疆车手周田。昨日,面对记者,周田敞开心扉,讲述了他和摩托车以及环塔的故事。

路过拿冠军从此就中毒

       记者:当初(2005年)为什么会报名参加首届环塔比赛?是出于对摩托车的热爱,还是一时冲动?

       周田:当时报名参赛,绝对不是一时冲动。因为在2005年之前,我就参加过一些中短距离的比赛和一些厂家组织的小型的场地越野赛,而且取得了不少冠军,正渴望着能参加一个长距离比赛,需要一个更大舞台展示自己的时候,环塔如期而至。

       记者:你说环塔之前就已经得过不少冠军,能说说第一次接触摩托车比赛吗?

       周田:我初次接触摩托车是在2001年,刚刚20出头时买了第一辆摩托车——一辆越野摩托车。而就在买车半个月后,在五家渠举办了青格达湖摩托车场地越野赛,而那天我正好路过。但由于当时参赛要交60元的报名费,说真的,我为这60元犹豫了很久,因为当时收入不高,但是周围的朋友和一些不认识的人都在鼓励我,所以狠心掏钱报名参赛。结果拿了越野车专业组的第一名,奖品是一辆价值9800元的摩托车,领奖的时候,周围人群的掌声欢呼,让我非常享受。可以说,那次比赛是我的成名之战,我把获得的奖品卖掉,买了全套的赛车装备,之后,就像中毒一样,只要听到有比赛,只要在疆内,就骑车去参赛。

       记者:那么说在首次参加环塔前,你已经小有名气,可是我记得,首届环塔比赛你就“栽了跟头”,为什么?

       周田:由于是首次参加长距离比赛,所以当时所有的摩托车车队和赛手都没有做好准备,对比赛都很茫然。大到赛车改装和维修,小到吃住行,因为准备不足非常混乱。其实当年我参加的车队是一个赛前准备已经做的很不错的大车队,即使这样,还是发生了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当时对南疆的长距离线路没有概念,有一次在行驶路段错过一个加油站,结果车跑没油了,我就睡在了路边。而且因为首次参加环塔,很兴奋甚至是很冲动,在第一个赛段就爆胎了,爆胎后,觉得用钢圈跑可以继续坚持到终点,但是钢圈彻底变形,赛车大梁也因为颠簸而折断,我也为我的冲动付出了首次参加环塔就在第一赛段退赛的代价。

为冠军三次流下英雄泪

       记者:听说你那次哭了,而且在你参加的六届环塔中,哭了不止一次,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能说说你的眼泪吗?

       周田:六届比赛,我哭了三次。

       第一次就是2005年,当我发现赛车已经连扶都扶不起来时,我彻底崩溃了。不甘心啊,第一次参加环塔,第一个赛段,而且终点就在十几公里外。现在回头想想,还在为自己的年轻气盛而后悔。

       第二次哭,也是最伤心的一次。那是在2008年5月12日,因为那天是汶川大地震,所以我记得很清楚。在那届比赛的最后一个赛段和田河赛段111公里处,我的车莫名其妙地就熄火了,我用自己随身携带的工具开始修理,甚至将发动机解体后重装,然而赛车还是一声不吭。起初一个小时,我还是将所有精力放在修车上,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眼泪已经开始和着风沙流淌,当救援人员赶来时,眼泪、沙子和油污已经糊了我整整一脸,他们几乎都认不出我了。那次哭的最伤心,是因为那一年我离冠军太接近了,而且准备很充分。当年我参加的是鑫源车队,厂家提供的是一款还未面世、可以说是专为环塔打造的全新越野赛车,但也正因为是新车,缺少试车的机会,所以一路上小毛病不断,为了修车,我每个赛段前都会将修车工具和包括减震器在内的常用配件以及机油、汽油都背在身上,每次精简背包首先去掉的是食物和水,就这样,背包的重量始终在13公斤半左右。在赛段中,人可以不吃不喝,但赛车发生故障后,没有工具维修就只能退赛。即便是一边修车一边参赛,那一年由于同组的对手发挥不佳,最后一个赛段只要完成比赛就夺冠的我,还是遗憾的和冠军擦肩而过。

       第三次哭是去年,当时在整个摩托车组中,我落后第一名车手12分钟,这还是在我被罚时1个小时的前提下。而就在我的人和车磨合到了最佳状态,而还剩两个都是我的强项赛段——沙漠赛段,就在这时,组委会连续两天宣布赛段取消,倒数第二赛段取消后,我想还有最后一个赛段,我一定能追回时间,但当最后一个赛段又被取消时,我觉得很窝囊,以往比赛确实是赛车故障,车不能跑了,没办法比了,而这一次,我连个比的机会都没有了,觉得很对不起赞助方。当时,还有电视台的记者在身边,虽然面对着镜头,但是我还是没能忍住眼泪。

赛车改变了他的生活态度

       记者:说到冠军,参加了六届环塔,在圈子了已经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但是,你好像没有一次拿过冠军,以后还继续争夺环塔冠军吗?

       周田:这确实是一大遗憾,大家都叫我无冕之王、千年老二。从2005年开始参加环塔以来,冠军一直是我追求的目标。在2011年之前,由于比赛中没有拿到冠军,我的心态很不好。几乎是每年的环塔之后的那一两个月,脾气非常暴躁,也因此得罪了一些朋友。但是在2011年之后,虽然丢了冠军,但是却很快调整了心态,觉得最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追求冠军的过程。现在想想,比赛其实就是一张人生的综合考卷,需要在动静之中找到平衡。比如在戈壁上骑着赛车高速飞奔的时候,你一定要学会收敛,就像人生得意时你需要低调一样;再比如在比赛中陷入困境,你不能轻易放弃,而是要坚持克服,甚至要享受在克服困难后给你带来的乐趣,这也像我们在生活中遇到困难,要如何学会继续生存。对我参加比赛来说,并不一定每一个困境都是噩梦,每一个冲刺都能带来快感。也正因为想通了这一点,无论是在比赛还是生活中,我的心态调整得很好,在比赛中尽情发挥,在生活中低调做人,碰到再大的困难,我就会想,那么大的沙山我都翻得过,这点困难算什么。可以说在通过不断追求环塔冠军的过程中,我的生活态度已经发生了改变。

       记者:赛车改变了你的生活,那么你的生活是不是也在改变你对赛车的态度?因为在去年比赛前,我看到你的爱人抱着女儿和任贤齐一起合影,有了家庭后,参赛的心态有没有变化?爱人理解支持你参加赛车吗?

       周田:我是2008年结婚的,结婚对我有很大的影响,尤其是在去年有了女儿以后,比赛中有了很大的一份牵挂。即使是在赛道中飞驰时,我的脑海中偶尔也会有家的闪念,会想起女儿的哭泣和笑容。每当这时,我就会提醒自己,稳住。而每当遇到困境时,我也会想起老婆孩子,内心深处的她们正是我战胜困境最大的支持和鼓励。从我结婚那天起,爱人一直很支持我的这份事业。2008年,我们刚结婚,手头就剩下5万元,而我还是坚持举债买了一辆7万多元的赛车,当时爱人还问她的朋友借了5000元。而且,由于我母亲反对我参加比赛,以前我参赛总骗母亲说去出差,结婚后,这个骗人的工作就落在了爱人的头上。了解我的一个朋友给我下了一个很准确的定义:我对自己很刻薄,对爱人一般刻薄,对摩托车很宽容。而我的爱人也跟我开玩笑说过,在我的眼里,她只是“小三”,摩托车才是我的“正房”。虽然她没有反对我参赛,但摩托车比赛的危险性毕竟还是很大,她心里肯定还是有顾虑,所以我也经常带她一起去参加训练比赛,让她了解这台冰冷的钢铁机械给我带来的热情。

拉赞助比翻大沙山还难

       记者:环塔赛事规模越来越大,逐年在增加难度,参加比赛所需要的花费越来越昂贵,即使你每年有赞助,但是你的生活来源是什么?赛车上获得的收益能养家糊口吗?

       周田:赛车上获得的奖品奖金,我几乎又都投在了赛车上。目前,我有自己的实体店,主要经营汽车用品,我的生活来源主要是店面的收入。起初,在介入摩托车赛事后,我也卖过摩托车,开过摩托车修理店,因为父亲早年过世,所以在生活方面,我一直很自强。

       记者:据你了解,目前国内的摩托车手是一个什么样的生存状况呢?

       周田:摩托车手是个弱势群体。现在已经是一个汽车社会了,各大城市都在“禁摩”,说实在的摩托车作为一种交通工具,其安全性确实比汽车差很远,而赞助商的目光是为了吸引更多人的关注,所以每次赛事中,摩托车收的赞助要远远不及汽车,甚至说是可怜。拿我来说,直到去年,才有了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大赞助——乌苏政府,乌苏政府去年投入大量资金建立了一支本土车队。但是其他车手就没有我这么幸运了,甚至昌吉的两名车手几乎是自费参赛。

       据我了解,现在全国没有几个摩托车手能完全依靠比赛来养活自己,做得最好的是红河车队的苏文敏,他参加过达喀尔比赛,实力不俗,赞助商会主动找他,每次比赛有一笔不俗的出场费,有自己的团队和训练,在我们“同行”眼中,他已经是一个“职业车手”了,但即使这样,他也不仅仅是依靠比赛过活,他也有与摩托车相关的“生意”,在我们眼中,他是一个榜样,不光是战绩,还有经营。

       记者:听说你现在参赛也有了出场费,在这六届比赛里,你自己找过赞助商吗?你觉得和赞助商谈判困难还是比赛困难?

       周田: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因为连年征战环塔,虽然独缺一个冠军,但是成绩总体还是很好的,积累了不少经验,竞争实力也在逐年增强,现在已经吸引了不少赞助商的目光,而且再度参赛,也会有5、6万元的出场费,取得好成绩还会有一笔不菲的奖金。但是这些年,为了谈赞助,我也碰了不少钉子,让人像踢皮球一样踢来踢去。说真的,比赛再困难我也没想过放弃,但是,因为拉赞助失败,那种心酸无可言表。

       记者:除了环塔冠军,还有什么更远的追求吗?

       周田:达喀尔,我相信这是每一个摩托车手的终极梦想。虽然目前说参赛很不现实,但我也会一直为这个梦想坚持。

热词:

  • 驭动力
  • 环塔拉力赛
  • 摩托车赛手
  • 周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