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汽车台 > 商用车 >

揭秘货车超载背后的利益链条(图)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21日 10:49 | 进入汽车论坛 | 来源:乌鲁木齐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为了加大承载量,获得更多利润,近年来新疆一些运输车主们置国家法规而不顾,铤而走险。国家规定,厢式货车身长不超过13米,但有人通过与生产厂家进行幕后交易,使身长17米的厢式货车拥有了13米车型的正规出厂合格证;有的车主雇佣“车托”把风报信,与执法部门周旋在超限检测站周围。

8月16日1时45分,在吐乌大高速公路乌拉泊超载超限检查站,超载车辆正在逐一过磅。

  据记者了解,由于超限超载车辆与日俱增,致使疆内公路损毁严重,桥梁安全隐患突出,加大加强治超工作,呼声越来越高…… 

  8月16日1时45分,在吐乌大高速公路乌拉泊超载超限检查站,超载车辆正在逐一过磅。

  1 上路前超载车有厂家帮出“合格证”

  8月15日上午,市民韩先生约见记者爆料称,自己曾经是一名货车司机,也曾跑过超载的货车,超载影响货车的制动,很容易造成交通事故。

  “我想说的是生产厂家出具合格证的问题。”这是韩先生此次要透露的重点,他一边说一边拿出一张法院判决书。

  按照判决书上认定的内容,2007年10月,巴基斯坦商人委托他买一辆拉羊的货车,随后韩先生联系到新疆天山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按照要求,厂家为他生产制造了HOWO型牵引车和栅栏型半挂车各一辆。

  货车出厂后,厂家却以车型不符合国家标准而拒绝发合格证,而紧接着就有一名该厂的业务员张某要韩先生交3000元,称只要交钱就会给他一个的合格证。

  “既然不符合国家标准,又为什么出钱就能办呢?”韩先生说,当时他很想不通,就托人打探一番,才知道不符合标准的货车想要有个“合格证”并不难。

  对韩先生透露的内容,8月15日下午,记者来到新疆天山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调查暗访。

  记者称自己在一家运输公司上班,前来为公司采购牵引车和挂车,用来拉百吨以上的钢材。一名业务经理推荐北奔重卡三轴牵引车,他表示这种车的马力高达480,完全可以承担运输百吨以上的货物。

  随后,他又向记者推荐了一款半挂式车,“国家标准半挂车的长度不超过13米。但如果有需要,我们可以将长度增加至17米,或者更长。”该业务经理表示。

  记者表示有意购买17米的半挂式车,但又有点担心车辆合格证和落户的问题。

  “我们可以给你出具标准车的合格证。”业务经理说,这样的非标准车,厂家可以提供标准车的合格证,但在落户问题上需要自己想办法。他还建议记者这样的非标准车辆如果在乌鲁木齐落户非常困难,可以到相邻的小城市,如昌吉、阜康等地,花点钱找个人就可以办理落户手续。

  2 上路后“车托”望风帮助超载车辆通行

  “超载车上路后,想要不被查,就要靠"车托"。”韩先生说,在高速公路上每隔一段路都有路政部门设立的治超站,货车司机花钱雇人盯住治超人员,执法人员休息的时候就是超载货车出动上路的时候。

  为了证实“车托”的说法,8月15日,记者联系了位于吐乌大高速公路乌拉泊收费站旁,乌市乌拉泊超限检测站负责人。这里是乌鲁木齐市的“南大门”,从吐鲁番等南疆地区所有车辆都会经这道关卡进入乌鲁木齐市区。

  乌拉泊超限检测站副站长李锐告诉记者,该治超点白天几乎看不见货车,因为只有符合标准的货车不怕检查敢在任何时段出行,其它大部分货车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超载超限问题,这些车白天都躲在附近的托里乡和辅道上,等到深夜零时过后再聚集起共同“闯关”。

  据介绍,车主们为了让超载车偷偷上路不被抓,想出雇人“望风”的办法,他们花钱雇一些社会闲散人员每天专门盯着执法人员,并将执法人员的行踪及时汇报给货车司机,他们这些人称为“车托”。

  每天进行着查超、治超工作,李锐也从很多货车司机口中打探到“车托”收费标准,他们是按照货车车型收费,前四轮后八轮的货车每个月2000元左右,挂车的费用每个月3000元至4000元不等。“车托”们还承诺,如果超载货车被罚,罚金全部由“车托”承担。因此“车托”们不仅不会对工作懈怠,反而还想出种种办法与执法人员抗衡。

  为了进一步搞清楚李锐描述的事情经过,记者决定深夜探访执法现场。

  3 目击黑夜里执法者与“车托”斗智斗勇

  8月16日零时许,乌拉泊超限检测站前一副“热闹”的景象与这个城市深夜里的安静显得有些不符,站点两侧停着12辆微型车,路对面也停着5辆,还有些车正在缓缓开来寻找停靠点。

  据观察,停着的车都属于中低档车型,车顶上安着天线。停着的车里都有驾驶员,有的司机打开车窗、有的敞开车门时不时地探出脑袋往检测站里望,最多的时候有五十多辆。

  乌拉泊超限检测站副站长惠麟告诉记者,这些车里坐着的就是“车托”。明显的特征是车内留人、目光聚向站点、车顶配专用天线、手持有对讲机。

  “他们密切关注我们的一举一动。”惠麟说,“车托”们把车头对准治超站,一方面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观察,另一方面在执法人员准备出站巡逻时也能够拖延时间。为了让记者更清晰了解这里的情况,惠麟吩咐站点内的人将站点的灯全部关掉,人全部进屋。

  果真,这一个举动让“车托”们慌了阵脚,不到两分钟,五六位按捺不住的司机已经下车凑到站点门口往里面张望,再过一会很多司机聚了过来。记者通过屋子的窗户,看见有几名司机拿着对讲机说着什么。直到站点开了灯,这些司机才回到车里。

  “这样在高速公路上停车是违法的,但他们车内都有人,执法人员一来他们就能马上散开。”惠麟说,曾有一名“车托”还告诉他,就算被罚了他们还是有钱赚。

  当晚,乌鲁木齐市路政海事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鲁涛也来到检测点探班,他找到一辆私家车带记者驶向103省道,看看这里“藏”着的超载货车。

  103省道上通往乌鲁木齐方向的路边停着一辆辆的货车,每辆车之间距离不足五米。“你仔细看,那些都是货车,路上没位置停了。”在鲁涛的指引下,记者仔细看了看,果真这些光都是货车的大灯,还有很多新来的货车,大致估计至少有五六十辆。“这些车都是超载货车,"车托"没有来信号前他们不会离开。”鲁涛说。

  这点也得到惠麟的认同。“每一位检测站工作人员的眼睛就是一台地磅。”惠麟说,他们在辨别车辆是否超载时,首先要观察装载的货物。他指着旁边一辆装沙石的货车说,车侧的挡板已经变形并向外鼓出,缚在沙石上的滤网也被撑变形,这辆车是明显的超载车。

  零时30分,回到检测站,显然记者一行引起“车托”的怀疑。前方执法人员发来消息,随后的半个小时没有一辆超载货车通过。

  惠麟发出撤离的指示,看着执法人员返回站点,“车托”们纷纷放下车窗,或走到检测站的门口张望。1时14分,第一辆超载货车经过,执法人员再次出动,15分钟时间内将经过的5辆货车拦停,经过地磅称重后显示,这五辆货车全部超载其中超载量最少超出核定载重40%,最多的达到126%。

  记者了解到,为保证高速公路的畅通,部门规定,高速公路收费站站前排队车辆超过40辆,收费站的所有闸道必须同时开启免费放行。利用这条规定,“车托”们伪装成私家车在收费站前聚集,让超载超限车辆夹在车中,开闸后,超载超限车辆就会全速通过。

  “虽然知道他们是超载超限车,但是执法人员没有办法拦截。”惠麟说,聚众冲卡是超载超限车惯用的手段,由于超载的程度不同且车距大都在1米左右,全速冲关时速度都非常快。若强行拦截一方面货车司机和执法人员的安全没有保证,另一方面有可能会影响高速公路上其他车辆通行。

  “因为我们执法的权力有限,面对"车托",大多情况下我们也无能为力。虽然交警也经常协助我们,但是"车托"是每天都横在高速公路上。”李锐说,执法人员也只能通过加强巡逻、检查等方法制止超载超限行为。13位执法人员每天工作18个小时,但超载超限的现象还仍然持续着。

热词:

  • 驭动力
  • 商用车
  • 卡车
  • 货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