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王小广:推进城市化与汽车化 规避阶段性风险

 

CCTV.com  2010年08月14日 12:10  进入汽车论坛  来源:搜狐汽车  
[内容速览]  编者按:2010年8月14日,由中国市场学会、搜狐汽车、中央电视台广经中心联合主办的“第七届中国汽车营销首脑风暴·拉萨峰会”在西藏拉萨举行。以下是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研究员王小广先生题为【当前宏观经济的几个问题及政策取向】的演讲。

  编者按:2010年8月14日,由中国市场学会、搜狐汽车、中央电视台广经中心联合主办的“第七届中国汽车营销首脑风暴·拉萨峰会”在西藏拉萨举行。以下是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研究员王小广先生题为【当前宏观经济的几个问题及政策取向】的演讲。

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研究员 王小广 演讲

  非常高兴参加这个峰会,而且给我颁发了一个证书。我是一个老汽车人,我是从1998年,那个时候国家要扩大内需,对这个产业,对这个行业产生很大兴趣,后来也写了书,对汽车行业情有独钟。我说我对汽车行业的感情用三个看来表达:第一,看好汽车产业、汽车行业。第二,看重汽车产业,因为它是一个战略性的产业,是一个国家最最重要的支柱。我在2000年的时候提出它应该作为第一支柱性产业。现在提出很多战略性的新兴产业。我认为最最重要的产业无非是汽车。这是国家的未来希望,我觉得最最重要的是中国汽车行业能成为世界自主品牌竞争力方面的老大,那才是中国真正中心的标志之一。后面还要继续发展。第三,我看中,因为这些年我对宏观经济有些研究,部分领域的研究也是独树一帜,比如对房地产业的研究,我的一个重要成就来源就是对产业的重视,而汽车行业是宏观经济的一个支撑力量,我看中他。我简单讲这么几句话,刚刚授予我这么大的荣誉,也可以说我是正式加入了汽车的大家庭。

  刚才余部长讲了宏观经济,我也想讲一下我对宏观经济的看法,有一些看法有相似,有一些看法不一致。不绝对是独往独来,我有一套关于宏观经济的思想、框架,而且基本上没有犯过什么错误。预测宏观经济增长、预测价格、预测趋势,我已经干了十五年了,没有出过什么错误。

  我讲宏观经济的三个方面的内容:

  一、2010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

  二、十二五中国经济增长趋势预测。我们今年的宏观经济形势非常好,去年年底的时候我就预测到今年每个季度会怎么增长,大的趋势一点都不走样,没有变化,非常清楚。外部的环境尽管也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但是总体是一个稳定、复苏的态势。国内经济受到政策刺激,也处于复苏态势之中。没有什么太多的不确定性,我觉得很清楚,一季度增长11.9%,二季度10.3%,三季度九点多,四季度八点多,都是预料之中。绝对不是因为不久前出现的房地产调控,出现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与这些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未来不一样。

  三、未来宏观经济正取向。

  首先,我想简单回顾一下09年我们做了什么,我们怎么看待09年的政策。2009年我们采取了积极的财政政策、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我认为我们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扩大投资,主要是促进国有企业投资,央企在中国是非常引人注目的,扩张得非常厉害,其中也产生了些问题,就是国进民退。我们说,国进民退是一个暂时的现象,不是一个趋势。但是09年出现的就是国进民退。

  第二,我们采取了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我们研究货币政策很少低于适度宽松,紧缩的政策,有几个季度、有一两年大部分时间都是适度宽松以上。所以我们去年采取的是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产生效应的同时也带来了问题,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房地产业出现了大反转。

  第三,扩大消费,汽车在其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08年的峰会我也参加了,我说你们要去说,跟媒体到处呼吁,我们对汽车行业很不公平。那个时候我讲了很多国家对汽车行业要采取刺激政策,后来确实采取了一系列的刺激政策,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我认为这个效果没有什么负效应。家电下乡、汽车下乡,家电消费的政策没有错。包括最近对旅游业非常重视,这些都与汽车业有关。

  我们看到2009年做的这些事情效果非常明显,但也存在不少问题:

  第一,结构调整被延缓。

  第二,错失了让房地产顺势调整的大好机会。08年金融危机没有发生,房地产已经调整,金融危机和房地产调整没有一点关系。汽车和金融危机有一点关系,那是短期的。所以当时我讲第一个复苏的应该是汽车行业,最后还真是这样。因为汽车行业是一个内在的增长,错失了房地产调整的大好时机。我们这次又把这个问题变得更加严重。所以今年采取了解决的办法,但是办法灵不灵?今天我不想展开这个问题,但是我认为房地产调控很难。

  第三,保增长的代价太大,我们新增信贷是9.6万亿,货币供应量M1增长32.4%,M2增长27.7%。这么一个极度宽松的政策,比常规的宽松程度要翻一倍。适度宽松的范围是15到18%,我们去年翻了一倍。我们的信贷不得了,去年信贷增长9.6万亿。我们调整的GDP2.5万亿,没有调整的9.1万亿。我们过去发展还不错,一个信贷换一个GDP,但去年四五个信贷换一个GDP,代价太大了。

  今年的形势很清楚,每个季度的增长我们在去年9月份在做今年预测的时候都能够讲清楚。GDP增长也也同意余部长讲的9.5。我认为是9.6至9.7%的样子。房地产调控对今年的经济增长没有影响。房地产调控对今年GDP增长也没有,出口超过预期,消费投资有温和的调整,这都是合理的。所以GDP增长今年还是很高的,我认为是非常高,9.5%到10%之间,这是政策的刺激效应,不是市场的内生效应。

  CPI,我的判断和学界出入非常大,我认为没有通货膨胀。我把它认为是价格的扰动,跟通胀无关。这一次是最后的。去年底的时候大家预计都非常高,今年每个月都会超过3,甚至会达到5、6。有人讲达到10、8。这样运行下去,七个月有两个月的增长是3.0以上,大部分都是3以下。我的预测肯定是四季度要大幅的下降。我现在预测四季度的CPI是1.5。三季度可能是最高的,2.8、2.9。然后全年进入2.5的增长。明年就要遇到通货紧缩的压力,而且很有可能变成实际性的通货紧缩。这三次预测我全对。政策和通胀也没有挂钩,通胀预期今年做了什么?没有做什么,我们没有升息,两次存款准备金率上升,其他都没有做,我们没有对通胀预期做过任何反映。但是我们的问题在房地产上。那么多多出来的货币都跑哪去了?没有在市场上闲逛,全跑到房市里,变成了房价上涨一倍。去年宣传房价增长50%,大地区的房价上涨50%,北京上涨了一倍。货币多出来的基本上变成了房价的上涨。现在房地产,所谓的货币多了,冲击价格,除非他从那里面退出来,把房子卖掉买别的东西,也不大可能,他可能冲击另一个资产价格。所以中国现在不存在任何的通货膨胀。

  出口增长非常好,今年是一个高增长、低通胀、内需出口都不错的年份。所以我认为今年是非常好的,我认为今年是未来五六年、甚至十年最好的一年,以后没有这样的好年份了。不管是通胀还是GDP的关系,特别是出口,都非常好。

  我们现在还处在调整期,我们的调整根本没有结束,我们人为地把它拉起来了,市场还处在低迷的状态,我认为中国的问题在结构,现在真正抑制中国的因素是长期因素,不是短期政策。所以在政策上我们老是在说刺激、退出,没有意义。所以我想说2010年很像2000年。2000年我研究宏观经济刚刚露头角,我和刘副刚先生争论,他们讲是拐点,我讲不是。2002年才开始起来,那一次我也是对的。

  有三个问题,我刚才已经点到了,在下半年的增长就是针对这三个问题:

  第一,增长、回落,我认为再正常不过,调整是合理的、应该的,不需要忧虑。第二,不需要为了保增长而进行第二轮的刺激。第三,房地产调控是一个大问题。

  中国经济正处于战略拐点上,大机遇与大挑战并存。我认为中国有三个周期:长周期、中周期、短周期。长周期是三十年。中周期很多人都研究了,但是原因是什么,是什么规律,没有太多的深入研究,我做了一个初步的研究,我觉得中国的中周期特别有意思,十年周期,六七年的繁荣,三年的调整。而且年份我总结出了三八规律,三上八下。三这一年一定都是繁荣年,八这一年一定都是不好、非常糟糕的年份。58、68、78、98、2008年全部如此,可能2018年也是一样。53、63、73、83、93、2003年,都非常好。2003年那么惨绝,经济繁荣打不住。这就是经济规律,三八定律。你们知道三八定律你下一次预测的时候,是不是下一个繁荣点是2013年?

  我告诉大家不是,中国处在一个特殊的发展阶段,中国处在中等国家陷阱,未来风险大于机遇的阶段。这个阶段再往下走,成功者很少,失败者累累。几十个国家都进入中等发达国家,最后很多国家一到这个关头,两三年就出问题,只有一个国家成功了,那就是韩国。一百多年来只有一个国家实现现代化,中国十三亿人口实现现代化,是一个天大的难题,我们现在很多人认为是一个太容易的事情。所以我们现在遇到的是一个重大的风险,就在十二五期间发生。所以我想未来的十年周期可能被打破。中国未来三年还要调整,可能还是一个深度的调整。深不深取决于对房地产的调控。房地产调控得越有效,中国越没有问题。房地产调控越没有效,中国要出大问题。这是我的判断。

  三个理由:第一,金融危机的影响还在,尽管现在是后危机时代。但是它的影响还在。全球是一个冷周期,过去二十年是一个热周期,全球变暖,未来是全球变冷、经济放慢。这是一个趋势,也是一个规律性的,对中国出口会产生很大影响,因为现在我们增长一点没有变,还是按照原来的模式。所以肯定会遇到挫折。所以中国的挫折是在危机之后。

  第二,2009年经济负效应集中显现在2012或者2013,包括房地产的政策,所以我想2009年许多的代价、成本什么时候付?2012、2013,所以我认为2013年是一个投资负增长、中国经济非常低迷的一年,不是新一轮经济增长周期的开始。因为它中间有一个阶段性,所以叫阶段的风险我们一定要高度的重视。我们国家在制订十二五规划的时候已经重视了。

  第三,下一轮增长远远没有来临,可能需要一个比较长的、周期性的调整。因为我们的调控政策把调整已经打破了,所以我认为调整会有很多年比较难熬的日子。有可能到十二五后期才能看到新一轮增长周期的来临。我们每年做的非常重要。我一直认为后危机时代或者下一轮增长完全不同于过去的三十年,也不同于未来的五年、也不同于未来十年,有新的时代、新的特征。现在奥巴马的政策又开始对中国采取一些新的紧缩的、抑制的措施。当然中国的问题有一部分跟全球经济一样,就是需求不行,不要认为中国有城市化的空间,只是有城市化的空间而已。因为没有人想去加速中国的城市化,中国的城市化被高房价抑制。所以没有真正的城市化而言。另外,中国收入差距那么大,缩小差距就是一个需求,但是现在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在缩小收入差距上有比较有效的措施?有政策、体制的安排吗?没有,我们的需求还仅仅是潜在需求,变成现实需求还有很大的困难。所以我认为需求是未来增长的根本问题,除了汽车需求。投资高增长也有问题,也无法持续。投资一定会放慢,我有一个预测,这个预测不太准,就是大致、趋势性的预测,2013年说不定中国会出现三十年来第一次投资的负增长。因为去年透支的投资太多了,明年还要继续透支,后年还要继续透支。房地产泡沫总是要破灭,不可能在今年破灭,明年破灭也不正常,所以我认为在十二五中期。

  我在2008年的时候提出核心是调整发展模式。我们必须改变模式,这个模式就是对出口、对投资。我对汽车行业的批评就是外资,外资利用是有严重问题的。到现在自主品牌还是不行。转变为对投资的依赖主要是对房地产的依赖,对出口的依赖主要是对外资的依赖。制造上,上面那一块全部是别人的,下面这一块是自己的。下面这一块会受到需求、竞争的影响。所以我认为我们未来的增长有很大的需求的压力。我们只有转变这个模式,这个模式的特点就是促进消费或者提升创新能力。十七大报告的时候,我们从战略的角度拔高了,把它叫做发展模式调整。中国的发展要从对出口投资的依赖转变为对消费、自主创新的依赖。其中核心的一条,不论是消费、创新能力还是制造业升级,一个最重要的就是汽车化。汽车业的升级。所以我认为中国房地产调控要不显成效的话,未来的风险很大,当然有人担心,里调控得狠了,房地产下得太凶了,中国经济就崩了。

  怎么让中国经济不崩溃?我认为有两化:第一,城市化。过去的城市化没有人口,只是房子、房地产,城市面积的扩张、楼房的增长,没有多少农民能够安居乐业变成市民,尽管他进了城了,在城里面也躲在郊区边上,变成了非城市人的状况。既不是农民,也不是市民,他是非人。所以中国的城市化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是没有人。中国真正有需求,就把1.5到2个亿的农民转变为市民,这是中国城市化的核心。城市化完全是富人炒起来的,是富人买了一套、十套、二十套。农民工99.9%都徘徊在住房市场城市之外。所以不是城市化。所以中国要想加强实质性的趁势化,就是人口的城市化,这才是需求。现在地方不愿意付成本,地方搞人口城市化、市民化,不愿意付成本,中央也不愿意多掏钱,这个城市化就没有办法做。加快了人口城市化、1.5到2个亿的农民工转变为市民,那个需求,所有的需求问题都解决了。两化能够防止一化,就是房地产的泡沫化,泡沫化引起的增长,回落,它引起经济增长下滑,我们要避免这样的变化,或者中国的发展模式要调整,就用两个化来划界。

  第二,就是汽车化,汽车化主要有三个功能:首先,制造业升级的核心;其次,扩大了旅游业的发展、服务业的发展;最后,汽车自身的需求很大。这三大功能发挥了以后,中国应该能够变成一个新的发展模式。

  至于加强自主创新能力的命题,我的意见是一个是靠资本市场,一个是发展民营经济。

  谢谢大家!

责编:杨宁

1/1

  相关链接:

相关热词搜索: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